正文 第两百二十八章 身中幻阵【二更】

    “院长,我很好奇,那个小家伙修炼天赋虽然不错,但还达不到让院长如此关注的地步吧?”年修者非常的好奇,道。

    “还记得我曾跟你说过,在元玄帝国的时候,收过一名徒弟吗?”那位老者笑了笑,道。

    “莫非那位徒弟就是他?”年人瞪大双眼,道。

    闻言,老者并没有给出肯定的答案,摆手道:“这些就不用细问了,那位小家伙可不是省事的主,你们处理事情的时候,可得小心点。”

    “是,院长。”虽然还有很多疑问,但年人并没有继续追问,回应一声,随后便转头离开。

    “真是个不省事的小家伙。”直到年人离开后,那位老者方才叹了口气,遥望前方的双眼闪过异彩。

    ……

    “咯嘎”推门声响起,告别孔宁两人,易辰回到居住的地方,同时转头将门关上。

    “呼”轻呼出一口气,易辰盘坐在床榻上,用炙热的目光看着那本小册子。

    “终于能够学习阵法了!”一句极是兴奋的话,从易辰嘴里发出,随后他打开小册子,登时一句介绍话,便出现在眼皮底下。

    “阵,是由无数的阵纹组成,不同阵纹能够组成不同的阵,每一种阵都有上下三等之分。”默默的读完这段介绍的话,易辰便翻开到下一页。

    “阵法驳杂多样,但破解之法,却万变不离其宗。”易辰仔细的阅读小册子,上面记载的,都是阵法的介绍,以及破解之法。

    当初在葬神之地的时候,易辰看过孔宁破阵,也亲自看过无比高深的阵纹,吸收起这些信息来,倒也容易得很。

    时间过了几个时辰,易辰终于将小册子的内容全都看过,霎时间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那本小册子,上面记载的破阵之法非常的详细,易辰看完之后,便已经掌握了破阵的知识,现在他只缺亲自破阵的经验。

    “阴阳会,真是叫人期待。”将那本小册子收入储物戒,易辰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

    “嗡”突然,易辰感觉周围的空间猛的一颤,随后眼前的场景发生了变化,他身处的地方,彻底发生转变。这已经不是小屋,而是一座巍巍高山的脚下。

    “这是怎么回事?”易辰脸上浮现出凝重,看着眼前的场景,让他警惕起来。

    “莫非这是阵法?”这实在太诡异了,易辰瞬间就做出这样的判断。

    他能肯定自己是在暗阁,除了了阵法,否则不会出现这样的情景,只是让他奇怪的是,布阵的到底是什么人,又为何要对他动手。

    不过,易辰他并没有多想。身处幻境的他,根本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若是对方有敌意的话,他可就危险了。

    “一定要快些破掉这个阵才行。”易辰心头一紧,快闭上双眼,调动魂力感应周围的环境。

    破阵第一点,便是先判断出,这个到底是哪种类型的阵,依照现在的环境来看,这个应该是幻境才对。

    “吼”就在易辰准备感应阵纹时,一道魔兽的吼声,在空气响起,强大的威势让易辰心头一沉。

    来不及感应阵纹,易辰转头朝声源处看去,只见一头体型庞大的魔兽,正等着血红色的双眼,阴冷的看着他。

    “六级魔兽——金角冰蟒。”当看到那头魔兽的模样时,易辰心头一紧,沉声道。

    六级魔兽可是能跟玄魂境对抗,易辰根本就不是对手。而且在幻境,若是受伤的话,现实也同样会受伤,也就是说,若是在幻境死去,现实也会死亡。

    “幻阵居然还有魔兽,看来这个并不是下等幻阵,而是更加强大的等幻阵。”易辰额头上冒出冷汗,道。

    当初在在死亡流域的时候,他可是亲身面对过六级魔兽,深知它的可怕,若是不快些破阵,恐怕真的会被它杀死。

    “吼”金角冰蟒用冷冷的目光看着易辰,发出一道怒吼声,根本不给他寻找破阵的机会,盘旋起身体,随后带着破空声扑咬而来。

    “咻”六级魔兽**力量极是强大,易辰不敢有半点怠慢,也并没有选择硬碰硬,快调动魂力,朝右边躲开。

    “彭”就在他离开原地的一瞬间,一道沉闷的声音响起,他站立的地方被轰出一个深坑。

    “吼”一击不,金角冰蟒并没有放弃进攻,尾巴猛的一卷,径直朝易辰的脑袋扫了过来。

    攻击度太快了,易辰刚站稳脚,便感应到劲风来袭,躲避已经来不及了!

    没有半点的犹豫,易辰双拳猛的一握,带着破空声击出。

    “彭”沉闷是声音响起,两道身影撞击在一起,易辰瞬间感觉到一股霸道的力量袭来,他瞬间被震退出十几步。

    六级魔兽,还不是易辰现阶段能够抗衡的存在,现在唯一的办法,便是快点找出这个阵的源头与尾端。

    “吼”一道怒吼声打断易辰的思索,金角冰蟒显然不想给易辰机会,怒吼一声,再度张开巨大的嘴巴扑咬而来。

    “该死。”易辰眉头一皱,若是不解决这头金角冰蟒的话,他根本腾不出手来破阵。可依照他的实力,根本就斗不过金角冰蟒。

    “烈焰,出来!”此时的易辰,已经顾不了太多,双手快掐动法诀,登时烈焰三头犬便从石灵冲出。

    “吼”同为六级魔兽,烈焰三头犬丝毫不惧金角冰蟒,发出一道怒吼声,强壮的四肢猛的一蹬,便朝金角冰蟒扑咬而去。

    两头六级魔兽战在一起,场面非常的惨烈,而摆脱了金角冰蟒,易辰也快行动起来,迅调动魂力,如一张大般,朝四周扩散而去。

    在魂力扩散的一瞬间,易辰感应到阵纹的存在,密密麻麻的阵纹,将易辰牢牢的罩在其。

    已经感应到了阵纹的存在,易辰按照刚才小册的记载,开始寻找阵纹的源头跟尾端。

    阵法的弱点,便是源头跟尾端,一般布阵之人,都会非常小心的隐匿起来,不让被困之人轻易寻到,从隐藏的手段,便能判断出布阵之人的阵法有多强。

    “奇怪,源头跟尾端在哪里。”根本小册子上的记载,易辰开始查找,可几番努力下来,并没有找到半点蛛丝马迹。

    “法阵必定会有源头跟尾端。”易辰心响起一道这样的声音,如果周围并没有源头跟尾端的话,那就只有一个可能。

    “难道源头跟尾端,在金角冰蟒的身上?”易辰快转头,朝正在与烈焰缠斗的金角冰蟒看去。

    如今感应不到阵纹的存在,那就只有这一个可能,易辰双眼瞬间眯成锋芒状,调动魂力朝金角冰蟒盖去。

    果然,在这一瞬间,易辰在金角冰蟒的眼睛部位,找到两条金色的丝线,毫无疑问,那就是阵法源头与尾端。

    “找到了!”没想到源头跟尾端居然在那里,易辰脸上浮现出喜色,准备动手破掉这个幻阵。

    “咻”便在易辰准备出手时,一道劲风闪过,随后他感觉脖子传来冰凉的感觉。

    眼前的场景发生转变,先是那座巍峨的高山消失,紧随着烈焰与见金角冰蟒的身影,也逐渐变得模糊起来,场景再度发生了变化。

    此时,易辰‘重新’回到屋,盘坐在床榻上,而在他的身前,还站立着一道身影,持着一把长剑,架在他的脖子上。

    “连这样的幻阵都破不了,真不知半藏长老是怎么想的,居然让你参加阴阳会。”持剑之人非常的不屑的撇了撇嘴,道。

    闻言,易辰抬头看去,微眯的双眼闪过冷色,来者他并不陌生,而是暗阁唯一的小少爷,钟毅。

    从对方说话的语气,不难猜测出,他是来试探易辰的修为,当即他沉声道:“随便对人使用幻阵,难道你没有考虑过,身幻阵之人的安全吗?”

    “我这么做也是为暗阁着想,你连个幻阵都破不了,有什么资格跟我们合作。如果在刚才的试探你死了,我们暗阁会给你家人一笔不小的补偿。”钟毅冷冷的道。

    闻言,易辰拳头猛的一握,刚才若不是拥有烈焰三头犬帮忙,恐怕他早就葬身在金角冰蟒的嘴下。而对方居然还说得如此轻巧,这让他心腾升起无尽的怒火。

    “补偿,很好。”四个这样的字,从易辰的嘴里发出,随后他身躯猛的一颤,瞬间就消失在原地。

    突如其来的情况,让钟毅微微一愣,刚一反应过来,易辰便出现在他的身后。

    “不要以为你是暗阁的小少爷,就能为所欲为。”易辰漠然一笑,快出手抓住他的衣领,随后好似扔小鸡一般,将钟毅扔了出去。

    “彭”撞在一根柱子上,钟毅感觉背后一疼,发出一道闷哼声,他冷冷的看着易辰,道“你敢对我动手。”

    “小爷我不是暗阁的人,不用听你的命令,对你动手又如何。”易辰嘴角勾出一抹弧度,快调动魂力,带着残影冲出,下一秒来到钟毅的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