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二十六章 阴阳会! 【四更】

    身为人精的刘君,岂是那么容易被糊弄,看向易辰的目光闪过冷色,沉声道:“那你想怎样。”

    “人善被欺,马善被骑,其实我算是一个很善良的人,因此经常都受到不公平的待遇。”易辰一边说,还一边摇头叹息,道:“其实我的要求很简单,除了要刚才的赌注外,你们还得赔偿我的精神损失费。”

    “精神损失费?”对这个词,在场的魔鉴师们还非常的陌生,看向易辰的目光尽是疑惑。

    “你到底想怎么样。”刘君也还是头一回听到,有精神损失费这么一说。沉声道。

    “你们斗灵场刚才的作为,简直就是侮辱我的人格,让我精神受到损害,所以必须赔偿。”易辰轻描淡写道。

    “赔偿?”终于知道易辰想要什么,刘君拳头虚握,他可还是头一回遇到,敢跟他们提赔偿的人。

    在场的魔鉴师也是如此,看向易辰的目光闪过异色,眼前这位少年,实在是太大胆了,而且提出的赔偿理由,也太特别了些。

    “怎么,难道客人在里面这里受到伤害,难道要点小小的赔偿,都不行?”毫不畏惧的与对方对视着,易辰淡漠一笑,道。

    “你到底要我们赔什么。”刘君勉强压下心的怒火,道。

    “一颗六星魂灵石。”易辰倒是非常的直接,也不跟对方拐弯抹角,道。

    如果不赔的话,对方肯定会纠缠不休,而且六星魂灵石,对风影拍卖行来说,并不算什么,当即刘君便是一摆手,道:“给他。”

    “不是吧,刘君国师居然退让了。”在场的魔鉴师们眼神闪过异色,纷纷议论道。

    “给你。”一位跟随刘君的随从,从储物戒拿出一颗魂灵石,不过并没有直接递过来,而是直接丢在地上。这无非是想让易辰自己蹲下身子去捡罢了。

    “怎么,难道这就是你们风影斗灵场的待客之道吗?”易辰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并没有半点生气,道。

    “有得赔,你就该偷笑了,还敢要求这么多,不过是一个杂种罢了,有什么资格在我们谈条件。”那位侍从冷笑一声,语气充满的冷傲。

    被人叫做杂种,易辰脸上的笑容,逐渐变得阴冷起来,但并没有多说什么,缓缓蹲下身子,在那位侍从嘲讽的注视下,将那颗魂灵石捡起。

    “这就对了嘛,乖乖的拿着那颗六星魂灵石滚蛋。”那名侍从冷笑道。

    “咻”可就在这时,刚捡起六星魂灵石的易辰,猛的用力,身体带着破空声,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瞬间来到那位修者身前。

    “杂种!”两个漠然的字符,从易辰嘴里发出,拳头猛的一握,带着破空声,击向那位侍从的腹部。

    “彭”那位侍从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也根本没想到易辰会突然出手,遂不提防之下,直接被一股把霸道的力量震飞出去。

    “咻”紧接着,易辰身躯猛的一颤,再度消失在原地,下一秒出现在那位修者要落下的地方,一脚猛的踹出,再度将那位修者踹飞出去。

    “彭”度太快了,那位修者再遭重创,狠狠的跌倒在地面上,吐出一口猩红的鲜血,模样看起来非常的狼狈。

    “他居然出手了。”看着那道狼狈的身影,在场众人脸上尽是震惊,他们没想到易辰会对风影帝国的人出手。

    “实在是太嚣张了,有性格!这还是头一回有人敢在风影斗灵场动手,而且打的还是风影斗灵场的人。”

    在场魔鉴师无不震惊,他们没想到易辰居然如此疯狂,仅仅只是被对方骂一句杂种,便丝毫不顾刘君在场,直接动手。

    “找死。”刘君也从震惊回神过来,怒喝一声,一股极强的气息,从他的体内释放粗阿里,朝易辰压了过去。

    “刘君国师,这样对待后辈,恐怕不太好吧。”半藏的笑声响起,他也快调动气息,直接帮易辰当下刘君的气息。

    “半藏,你这是什么意思?”没想到半藏会出手,刘君沉声道。

    “主人都还未发话,身为奴才的就没大没小乱吠一通,这种奴才不要也罢,这位小兄弟也是为了刘君国师好啊!”半藏笑着道。

    闻言,刘君冷哼一声,看向易辰的目光闪过冷色,现在已经不难看出,眼前这位少年,跟半藏是一伙的。

    “真是对不起啊!晚辈刚才一时冲动,控制不住,这颗六星灵石,就让做给你的补偿好了。”

    易辰非常的直接,将那颗六星魂灵石,像抛垃圾一样,丢到那位侍从的身旁。

    看着眼前的那颗六星灵石,那位侍从肠子都悔青了,本来是想说几句羞辱对方的话,可没想到对方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直接对他出手。

    “既然小兄弟歉也道了,也做出了赔偿,这件事情,不如就这样算来。”半藏大笑一声,转头看向刘君。

    “走吧。”此时,就算刘君想要动手,有半藏在,也奈何不了易辰,沉声道。

    事情终于是圆满解决,那些围观的魔鉴师,也逐渐的散去,相信用不了半点时间,整个暗阁都会知道易辰这一号人物。

    而在得到解决后,易辰临走时,还不忘将刚才的赌注全都收入储物戒,然后才在刘君等人阴冷的注视下,大摇大摆的走出斗灵场。

    “没想到你这小家伙还挺大胆,不过,干得还真是不错啊!”刚刚走出斗灵场,孔宁便走上前来,道。

    “孔前辈出现得可真是及时,难道前辈刚才内急,难以自控,离开了一会?”易辰笑了笑道。

    “小家伙,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叔叔怎么可能离开,那是在给你表现的机会啊!”孔宁做出一副你还得感谢我的模样。

    “得了吧。”易辰撇了撇嘴,道:“有什么事情,你们就直接说吧,带我来斗灵场,难道就真的是为了玩?”

    孔宁说要带他来斗灵场,那个时候,易辰便已经有所猜测,但并没有得到证实,而半藏出现之后,他便能够肯定心的想法,来斗灵场,恐怕是半藏他们所安排。

    “没想到你这小家伙倒是精明得很。”孔宁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下来,道:“其实我们想跟你商量一件事情,刚才不过是向测试下你的斗灵水平。”

    “不知道前辈所提的事,具体是什么?”果然被自己猜,但易辰心却非常的不解,不明白他们有什么事情要跟自己商量,开口询问道。

    “还是由半藏长老跟你详细的说下吧。”转头看向半藏,孔宁道。

    “你们两人需要大型传送阵,前往西域。可目前阁主失踪,无人能刻画出大型的传送阵。”半藏轻声道。

    闻言,易辰心头一紧,如果按照他这样说来的话,传送阵的事情,估计是黄了。

    不过,易辰转头一想,又觉得不对,既然半藏说这样的话,肯定是跟大型传送阵有关,而且既然提出商量,那就是说,他们还有别的办法弄到大型传送阵。

    “半藏长老有话就直话吧,需要什么条件,才能帮我们刻画传送阵。”易辰快反应过来,道。

    “跟聪明人说话,果然是省事!”半藏大笑一声,道:“虽然阁主不在,但我们暗阁的太上长老,却拥有准地魂境的修为,他也能够刻画传送阵。不过,想要请他老人家出马,作为交换条件,小兄弟得为我们做一件事情。”

    “暗阁的综合实力,能比得上三大帝国任何一家,若是你们解决不了的事情,依照晚辈的实力,恐怕也帮不了你们吧?”易辰摇头道。

    “不知道小兄弟有没有听过阴阳会?”听到易辰的话后,半藏并没有表态,而是询问道。

    “前段时间在易物场的时候,便听说过。”易辰点了点头,道。

    “阴阳会,其实是由暗阁跟风影帝国,所举办的武斗大会。双方比较的是魔鉴,并且派出的人员,必须是十八岁以下的少年。”

    “参赛人数要有三人,而目前暗阁最具备实力的两位,一位是香蝶,另外一位则是钟毅,目前还尚缺一位。”半藏非常认真的说道。

    “难道半藏长老,想要我帮忙参加阴阳会?”易辰自然不笨,很快便猜出他的想法。

    “不错。如果你肯帮忙,我们不但会帮你刻画大型传送阵,而且还会让你在阴阳镜修炼三天。”半藏点头道。

    “阴阳镜?就是那天香蝶用来对付闯入者的镜子?”易辰略一思索,道:“莫非举办阴阳会,也是因为那块镜子?”

    当日对付闯入者,那块镜子可是让易辰印象极为深刻,聚集日月精华,形成强大的光柱将一位准玄魂境困住,可见那个镜子到底有多强大。

    “的确,那个镜子就是阴阳镜,而武斗大会,其实就是争夺镜子的归属权。”半藏点头承认,道。

    “归属权?那个阴阳镜,难道不是暗阁的至宝吗?”对方的回答,让易辰非常的疑惑,不解道。

    卡卡了一天,这一章有点晚了,兄弟们久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