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二十五章 不走了! 【三更】

    在斗灵场,极少出现武力斗灵,因此并未有足够的防护措施,此时的斗灵场,经过易辰两人的战斗后,已经是一片狼藉。

    不过,在场所有的魔鉴师们,首先关心的并不是斗灵场的问题,而是用惊骇的目光看向易辰。

    他们原以为,眼前这位少年,不过是一位冲动的魔鉴师菜鸟,可没想到对方的居然也是位五星魔鉴师,而且实力还在刘华之上。

    此时的刘华,瘫倒在墙角下,脸色看起来非常的苍白显然是受了伤,不过还是用凶狠的目光看着易辰。

    他没有想到,自己以为能够轻易踩死的蝼蚁,居然有这么强的实力,反而将他给狠狠的踩了下去。

    “怎么,难道你还不服?”感应到对方投射来的凶狠目光,易辰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漠然的说出这句话。

    本来刘华想要找回场子,可没想到的是,场子没找回,反而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再度丢了一次脸,这让他心泛起无尽的杀意。

    “给我死!”挣扎着站起身来,刘华颤颤巍巍的举着纹器,调动魂力刻画纹路,想要再度发动攻击。

    “既然你想死,那我成全你!”易辰嘴角一勾,双腿猛的一蹬,带着破空声冲出,眨眼间来到刘华身前,一巴掌抽过去。

    “啪!”响亮的声音在空气响起,此时已经受伤的刘华,岂是易辰这位拥有黄魂境**力量的对手,直接被抽飞出去。

    自从来到这里,易辰只想要低调一些,可有些偏偏就不让,既然这样,那自己也只好高调一会,免得别人以为自己是软柿子。

    一个深深的巴掌印,出现在刘华的左脸颊上,从小到大,他何从受过这样的屈辱,依旧昂扬起头颅,用凶猛的目光瞪着易辰。

    “没有半斤八两,也敢出来献丑,刚才不是口口声声,说要给我长长见识吗?”易辰嘴角一勾,缓缓迈开步子朝他走去。

    这句话让刘华双脸涨红起来,羞愧难当,这让他大感丢脸。

    “是何人,在我风影斗灵场闹事。”这时,一道极具威严的声音,在围观魔鉴师们的身后响起,瞬间吸引所有人的注意。

    众人让出一条通道,易辰停下脚步,快转头朝声源处望去,登时便看见一位颇为眼熟的年人。

    “是他。”当看到那位年人的模样时,易辰眼神闪过异样之色。

    易辰见过他,并且就在几天前。他就是在易物场,跟钟毅谈过话的刘君,拥有玄魂境的修为,是风影帝国的国师。

    “父亲。”当看到刘君的到来时,刘华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大声喊道。

    听到刘华的喊话,易辰心头一紧,他没有想到,那个刘君,居然就是刘华的父亲,当即脸色一沉,沉声道:“看来有麻烦了。”

    “怎么回事,是谁将你打伤?”刘君转头看看去,当发现刘华的惨样时,脸上浮现出怒意,沉声道。

    “是他,父亲大人不要让他跑了。”伸手指向易辰,刘华脸色阴沉道。

    顺着刘华所指,刘君转头看来,目光定格在易辰的身上,当发现后者是这幅模样时,他微微一怔,因为对方的年纪,也太年轻了些。

    被一位玄魂境修者盯住,易辰在一瞬间,感觉好像面临的是一座高山,一座无法撼动的高山,让他压郁得喘不过起来。

    “你是什么人,为何来我风影斗灵场闹事。”见到易辰不卑不亢的与自己对视,刘君感到非常惊讶,但很快便恢复常色,释放出一丝气息,将易辰笼罩。

    虽然只是一丝气息,但对方可是位玄魂境,易辰瞬间便感觉有座大山,压在自己的身上,让他喘不过起来。

    对方一开始,就用上位者的语气,早就让易辰极是不爽,如今又用气息来压他,一股无名之火,从易辰体内熊熊燃烧,快调动魂力对抗。

    “面对玄魂境的气息,那个小家伙还能抵抗,真是不可思议。”见到这一幕,围观的魔鉴师非常的惊讶,对着易辰指指点点。

    对易辰的表现,刘君感到十分的惊讶,若是其他的黄魂境修者,恐怕早就在他的气息下崩溃,而眼前这位少年,却能咬紧牙根抵抗。

    “有意思,难怪敢来我风影斗灵场耍横,原来倒是有几分实力。”快恢复常态,刘君冷冷一笑,气息逐渐加强。

    “咯嘎。”易辰膝盖传出刺耳的声响,此时他承受着极大的压力,随时都有可能崩溃。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风影斗灵场,是个讲理的地方,没想到也是如此的盛气凌人。输了斗灵不打紧,反而还当众诬陷。”易辰咬紧牙根,冷哼一声。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风影斗灵场,做事向来磊落,岂容你污蔑。”刘君脸上尽是怒意,喝道。

    斗灵场,还有不少魔鉴师,若是让他们误会的话,以后风影斗灵场,在暗阁城的名声,将会毁于一旦,刘君不敢怠慢。

    “好一个光明磊落。”便在这时,斗灵场的门口位置,响起鼓掌声,随后便有一位老者缓缓朝这边走来。

    “半藏,你怎么回来这里。”突如其来的掌声,让刘君眉头一皱,道。

    “斗灵场,本来就是娱乐的地方,我为何不能来。”半藏脸色平静,随后手指一弹,一股能量急射而出,化作一张大手,抓住易辰的衣领,直接将他拉了出来,摆脱刘君的气息。

    “呼”在这一瞬间,易辰感觉那股压迫感尽数消失,忍不住松了口气,同时转头看向半藏,眼神闪过疑惑,不知道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半藏,你这是什么意思?”见到半藏出手,且还是护着易辰,刘君面色变得极是不好看。

    “这位小兄弟,不过时来斗灵场寻开心,是你那宝贝儿子惹事,且还率先使用斗灵之术,这才毁了斗灵场。而你不问缘由,就以势压人,这好像有点过份了吧?”半藏笑着道。

    这句话一出,在场的修者俱是点头,同时也开始议论纷纷。

    “事情是这样吗?”转头看向刘华,刘君开口询问。

    这件事情,可关系到斗灵场的名声,要是处理不好,斗灵场砸了,他可无法向风影帝国的上层交代,还有可能会被责罚。因此,刘君不敢有半点的怠慢。

    被这么一问,刘华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他还是头一回见到自己父亲这般模样,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当即便是默默的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混账东西。”见到自己的儿子承认,刘君心头一沉,怒喝一声,一股气息压过去,直接将刘华压得跪到地面上。

    “刘君国师,现在已经证明,并非这位小兄弟惹事。而你刚才的那番作为,可是十足的伤透我们这些客人的心啊!”半藏摇了摇头,显得非常遗憾。

    围观的那些魔鉴师,也是附和着点头,他们都是这里的常客,易辰刚才那副模样,指不定就是他们以后的下场。

    “刚才由于一时心急,没有了解事情经过,便贸然出手,还请小兄弟莫要见怪。”刘君回过头来,态度瞬间转变,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道。

    这态度转变之快,让易辰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半响后,他压低斗笠,沉声道:“莫要见怪?一句这样的话,就要想要将刚才的事情揭过去吗?”

    这一次,易辰并没有选择退步,反正都已经彻底将对方得罪,他也不介意得罪更加彻底些。

    况且,半藏从一出现,便站在易辰这一边,而半藏是暗阁的长老,他几乎可以代表暗阁的势力。这让他闻到一丝特别的味道,反正有暗阁撑腰,无论如何都要找回刚才的场子。

    “他难道疯了不成,居然敢这样跟刘君国师说话。”在场的魔鉴师,俱是用惊讶的目光看着易辰,敢跟那种大人物叫板的人,他们还是头一回遇见。

    “那你想怎样。”刘君脸色微微一沉,本以为经过他这么一说,眼前这毛都没长齐的小家伙,会乖乖的息事宁人,可现在的结果却是超出他的意料。

    “本来只是来斗灵场寻开心,未曾想遇到这档子事,若是我实力不足,恐怕躺下的早就是我。而你刚一到来,不问青红皂白,便问罪于我,如此霸道的行径,着实让我们这些客人寒心。今天要是不给个说话,小爷我不走了。”易辰搬来一张凳子,大摇大摆的坐了下去。

    见过大胆的,可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大胆的,在场的魔鉴师俱是瞪大双眼,他们还是头一回看到,敢在风影斗灵场耍横的魔鉴师,且还是位少年。

    “半藏长老,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易辰的行为,让刘君心升起怒意,但在场的魔鉴师极多,他不好发作,冷冷的看向半藏,道。

    “别,我跟他不认识,只是看不过你们的做事风格,为正义讨说法。”半藏大义凛然道。

    为正义讨说法,这句话实在是太扯了一些,连易辰感到脸红。不过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暗阁跟风影帝国,两者间的关系,并没有表面的那么和谐。

    (先上三章,还有一更,继续全力码最后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