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二十章 拦截准玄魂境!【二更】

    “咻”那位老者一心想走,根本不愿与易辰纠缠,在将他击退之后,快调动魂力,朝前方冲去。

    “休想走!”眸间闪过凶狠,易辰紧握纹器,快在纹盘上刻画,两只大手快从纹盘探出,带着破空声,朝老者的双脚抓去。

    “不自量力,以黄魂境的修为对抗准玄魂境,无异于螳臂挡车。”老者阴冷一笑,猛的超前一跃,避开那对巨手。

    “螳臂?只要能够将你拦下,一切都值!”易辰漠然一笑,纹器飞旋转起来,无数的纹路形成,密密麻麻的大手,铺天盖地的朝老者抓去。

    “没完没了。”见到这般情形,老者显得非常的恼怒,虽然他能够击败易辰,可也需要时间,此时时间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那就让我先解决你,然后再离开。”

    老者很快就做出判断,猛的抬起脚,超前踢出,前方的空间猛的震荡了下,一股能量化作一把大刀,将纹路形成的大手全都斩断。

    “口气倒是不小,莫非是吃了大蒜没漱口?”

    在老者刚刚斩掉那些大手之时,易辰突然冲出,眨眼间就来到老者的身前,一拳带着破空声,朝老者的脸部挥咂而去,并没有调动半点魂力。

    “怎么回事,这也太大意了吧,对付准玄魂境,居然不用魂力。”见到这般情形,香蝶惊呼道。

    “放心吧,等会估计有人要吃亏了。”知道易辰根底的孔宁,丝毫不担心,反而出一道笑声,度也加快了几分。

    “白痴,居然不调动魂力,那就让老夫,送你到地狱忏悔去吧!”老者大笑一声,手掌一翻,同样没有调动魂力,迎上易辰。

    他可是拥有准玄魂境的修为,**也经过淬炼,而易辰只是黄魂境,**力量肯定及不上他,这就是他的自信。

    “轰”一拳一掌,猛的撞击在一起,可结果却出人意料。只见老者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好似遭到重创一般,猛的倒飞了出去。

    “彭”老者重重的摔倒在远处,吐出一口猩红的鲜血,用骇然的目光看向易辰,不敢相信道:“怎么可能,你怎么会有这么强的**力量。”

    “还好,你不是使用魂力跟我对抗,不然刚才那一招,恐怕躺下的就是我。”易辰耸了耸肩,并没有回应,道。

    “咻”这时,孔宁他们终于追了上来。香蝶与钟毅,俱是用惊讶的目光看向易辰,没想到他的**力量,居然这么霸道狂猛。

    “你走不了了,快将阴阳镜交出来。”不过,很快香蝶就收回目光,抬头看向那位老者。

    此时,那位老者气息有些凌乱,易辰刚才那一拳,直接震伤他的五脏六腑。不过他并没有慌张,暗暗调动魂力,修复身体的创伤。

    “没想到千算万算,最后居然栽在一个小鬼的手。”那位老者缓缓抬头看向易辰,道。

    闻言,易辰耸了耸肩,并没有多说什么。刚才若不是老者大意,恐怕现在躺下的就是他。不过,一拳震伤准玄魂境,这样的战绩也足以让人惊叹。

    “别扯开话题,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偷我暗阁至宝——阴阳镜。”香蝶娇喝道。

    “小娃娃,跟我这样说话,你显然还不具备资格。”突然间,老者从地面上跃起,想要逃离,刚才躺着修复**创伤,他已经能够活动。

    见到这般情形,易辰心头一惊,不过并没有去追,他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继续追的话,已经知道他底细的老者,可没有那么好对付了。

    “现在正是操纵阴阳镜的距离,我看你往哪走。”而香蝶他们也没有追,只见香蝶双手快掐动法诀,一股魂力在她的指尖凝聚。

    “恩?”见到她的动作,易辰脸上浮现出疑惑,莫非她想要对一位准黄魂境动手不成。

    “嗡”在易辰的注视下,正在逃跑的老者,背在他后背上的包袱,轻轻颤抖了下,随后一面镜子快急射而出,快停在半空。

    那面镜子,看起来好似非常的普通,但却释放出无尽的威压,在香蝶的控制下,释放出强烈的光芒。

    “那就是阴阳镜?”当看到那面镜子时,易辰脸上浮现出惊疑之色。

    “糟糕。”那位老者见到这般情形,忍不住叫声糟,不再留恋,转头快朝暗阁外逃去。

    “想走,门儿都没有,阴阳镜——囚!”香蝶娇喝一声,随后易辰便看到,周围的月光居然朝阴阳镜靠拢,形成唯一的一条光柱。

    也就在这一瞬间,那个镜子轻轻颤动了下,一个‘阴’字,在镜片上浮现,通过折射,那道宛若天柱般的月光,朝那位老者罩去。

    “该死。”被那道光柱罩住,老者心头大惊,伸手一摸,发现那道光柱并不是虚影,而是真实的存在,他被囚在间出不来。

    “咻”也就在这时,十几道身影,从暗阁周围冲出,他们度都非常的快,释放出来的气息,也非常的可怕。

    “两位玄魂境,十三位准玄魂境。”当感应到来人的气息时,易辰脸上浮现出惊讶,道。

    “长老他们终于来了。”感应到那些气息,香蝶松了口气,对那位老者道:“放弃抵抗吧,长老他们已经来了,你跑不了。”

    “哼,想要抓我审问,老夫才不会让你们得逞!有你们陪葬,老夫搭上这条命也值!”

    老者的脸上带着凶狠,说出一道不屈不挠的话,双手快掐动法诀,霎时间,可见他的肚子开始胀大起来。

    “不好!他要自爆!”那样的场景,易辰刚才就见过,当即便大喊一声。

    在旁边的孔宁和钟毅,反应过来后,快卧倒。而香蝶在控制着阴阳镜,一下子无法摆脱魂力的束缚,依旧站在那里。

    “该死。”见到这般情形,易辰暗骂一声,起身一跃,直接将香蝶抱住,将她给扑倒在地上。

    一股清香的味道扑鼻而来,易辰左手刚好扣住她的小蛮腰,两人四目相对,而香蝶刹那间脸色变得通红起来,挣扎着想要推开易辰。

    “不想死的话就别动。”紧紧的将他压住,易辰轻喝一声,霎时间让香蝶一愣。

    “轰隆。”也就在这时,惊天的爆炸声响起,准玄魂境自爆的威势极是可怕,一股肉眼可能的能量余波朝四周扩散,周围的房屋被夷为平地。

    在上面的易辰,感受到可怕的劲风来袭,刮得他背后生痛,赶紧调动魂力,将两人保护在其。

    可怕的威势持续了半刻钟,方才逐渐的恢复平静,孔宁他们站起身来,朝爆炸的地方看去,只见那个地方被轰出一个深坑。

    “快点放手。”被易辰压着的香蝶,在此时想到洗浴时的情形,脸颊变得越发的通红,快挣扎起身,整理身上的衣物。

    其实,相比较香蝶的羞涩,易辰则要惨得多,如果不是一直使用魂力,压制心的那股邪念,恐怕早就因‘龙抬头’而出糗。

    “这些人到底是什么势力派来的,居然这么疯狂,宁愿自杀也不肯背捉。”好半响才恢复常色,香蝶轻声道。

    闻言,易辰的好奇心也被激发起来,到底是什么势力,居然敢对暗阁出手,而且这伙人,跟那天晚上潜进来的修者,很有可能是同一个人。

    “香蝶小姐,钟毅少爷,你们没事吧?”这时,那长老也终于到来,其一位正是半藏,他快步上前,询问道。

    “没事,而且阴阳镜也成功夺回,只可惜没有活捉他们。”香蝶摇了摇头,道:“不过,这些人,好像对我们暗阁的地形非常熟悉。”

    “难道小姐怀疑暗阁有内鬼?”半藏询问道。

    “我们暗阁的地形,可是非常的复杂,如果没有地图的话,想要如此熟悉的行走根本不可能。”香蝶轻声道。

    “我早就说过,要快点选出新阁主,好定夺阁事情,可你们偏就是不听,现在好了吧,人家都打上门来了。”这时,一道阴沉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闻言,易辰转头看去,发现说话的是其一位玄魂境长老,从这说话的语气和姿态,可见他在暗阁的地位不低。

    “青冥长老,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半藏非常的愤怒,道。

    “阁主失踪已有一个多月,暗阁大小事务总需要有人处理。如今发生这档子事,我定会向太上长老汇报,快些定夺新阁主之位。”青冥沉声道。

    “哦?那是不是阁主之位,也要让给你座?”半藏冷笑道。

    “如果太上长老答应的话,青某愿意以大局为重。”青冥大义凛然道。

    “见过无耻的,可从未见过这么无耻的。”这是人家的家务事,易辰直接选择避开,站在远处观望,当听到青冥那句话后,他感到十分的无语。

    “这就是那些大势力,你现在看到的不过是最粗浅的东西,这些都不算什么,一些更大的势力,为了争夺权利,那手段才叫一个精彩。”孔宁显得非常平静,淡淡的笑了一声,只是那笑声带着一丝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