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零一章 迷幻阵【三更】

    沉闷的声音在空气回荡,两股极是恐怖的气息,从那黑漆漆的漩涡传出,让易辰心头一凛。

    “穹门的裁决堂?”易辰皱眉轻喃一声,他没想到来人居然会是穹门的人,同时也用异样的目光看向孔宁。

    “现在我可是穹门所通缉的人物,而裁决堂,便是穹门专门设立,负责铲除叛离穹门弟子的机构,也就是说,他们是冲我来的。”孔宁摇头道。

    他的话音刚落,两道身影便从漩涡冲出,他们快从虚空俯冲而下,最后降落在距离易辰只有百来米的地方。

    他们穿着黑色的长袍,看不到他们的模样,但释放出来的气息,却让人胆颤心惊,一股无形的压力,让易辰喘不过起来。

    “好猛烈的气息,他们到底是什么修为。”易辰心头骇然,看向两位黑袍人的目光充满忌惮。

    “眼前这两位,是裁决堂最强的裁决者,他们拥有准地魂境的修为,就算我全盛时期,想要解决他们,都要花费不少的时间。”孔宁沉声道。

    “这么强。”易辰心头一紧,他没想到,眼前两位黑袍人居然是准地魂境,那可是比玄魂境还要强的存在啊!

    “孔宁长老,现在随我们回穹门,我们定会给你一个公道。”

    其一位黑袍人,说出一道极是沙哑的话来,而且好似有气无力,声音随时都有可能断掉一般。

    “公道?别开玩笑了左裁决。”孔宁摆了摆手,并没有理会,同时眼角的余光打量着四周。

    “既然你不愿意配合,那就别怪我们得罪了,摩多长老也特别吩咐,若是你反抗,必要的话可以将你击杀。”

    另外一位裁决者阴沉的说出这句话,同时释放出一股极是恐怖的气息,朝易辰两人压了过来。

    当初在冰雪宫殿的时候,易辰便感受过准玄魂境的气息,但这准地魂境的气息更加的恐怖,瞬间就让他动弹不得,冷汗狂飙。

    “裁决堂,培养出来的修者,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怪物,可现在这里非常的空旷,恐怕逃不了,唯有进入那个地方了。”孔宁虽然修为下降,但却并未受到对方气息的影响,沉声道。

    “难道是进入葬神之地?”听到孔宁的话,易辰心头一跳,道。

    “已经没有办法了,不然只能有两个结果,一是被抓,然后死在穹门,二是直接死在这里。”孔宁无奈道。

    闻言,易辰眉头紧皱,现在的情势不容乐观,思索片刻后,沉声道:“看来是没得选了,那就只好进去了。”

    “走!”

    被那股气息压住,易辰动弹不得,而孔宁快一伸手,拉住易辰的衣领,随后转头朝那漫天的邪雾冲去。

    “休想走!”两位裁决者迅反应过来,冷笑一声,调动魂力便追了上来。

    面对这样的情况,易辰两人咬牙狂奔,将自己的度催动到极致,最后在两位裁决者即将追上的情况下,一头钻入黑色邪雾当。

    “咻”两位裁决者停下脚步,并没有追进去,眼神闪过冷色。

    “进入葬神之地,只有死路一条,咱们走吧。”其一位裁决者说出一道这样的话,随后两人身形一闪,消失在空气。

    “摆脱了吗?”易辰穿着粗气,随后抬头看向前方,只见周围的景色大变,这里并不像外界那边荒凉,而是一处绿意盎然的地方。

    花草树木苍翠欲滴,蜂涌蝶忙,就像是人间仙境一般。

    “这里就是可怕的葬神之地?”易辰瞪大了双眼,有些难以置信,这个地方跟神秘恐怖,貌似没有半毛钱关系。

    孔宁也从未进过葬神之地,对这里的环境也并不清楚,心极是疑惑,看向周围的目光充满了警惕。

    “看,是那两位裁决者。”突然,易辰脸色一变,在前方,正有两道身影站在石头上,用阴冷的目光朝这边看来。

    “奇怪,难道他们追进来了吗?”孔宁脸色变得凝重起来。本来他跟易辰决定闯入这里,就是算定他们不会因此而冒险,如果真的跟来,他们的处境堪忧。

    如果是处于巅峰状态,孔宁无需惧怕裁决堂的人,可现在的他修为降到黄魂境,且易辰也是黄魂境修为,根本就不是对手。

    “这次完蛋了。”易辰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弧度,本以为能够成功逃脱,可没想到两位裁决者也追进来了。

    “不对,他们应该不是裁决者本人。”突然,孔宁好似发现了什么,微眯的双眼闪过两道锐利的光芒,道。

    “怎么了?”易辰感到非常疑惑,如果眼前这两位,不是裁决者本人的话,那他们又会是谁?

    “我与他们同是穹门的人,对他们的气息非常熟悉,但现在他们释放出来的气息,跟以前有很大的不同。”

    孔宁轻喃一声,随后双手掐动法诀,魂力顺着经脉涌出,在他的指尖凝聚。

    “咻”手指超前一弹,两股能量便从孔宁指尖急射而出,朝两位裁决者席卷而去。

    “咻”在易辰两人的注视下,两股能量接触到两位裁决者时,瞬间从他们的身体穿过,就好似撞到的是透明屏障一般。

    “看来我的猜测没有错。”见到这般情形,孔宁摇了摇头,随后起身一跃,来到两位裁决者的身旁,伸出手朝他们探去。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只见孔宁的手直接从他们的身上穿过,并没有受到任何的阻碍。

    “怎们回事?”易辰感到极是惊讶,询问道。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咱们迷幻阵。”孔宁环顾四周,随后解释道:“迷幻阵,是魔鉴师刻画‘阵’的一种,如果了迷幻阵,咱们便会被困在一个虚构的世界。”

    “有办法将这个迷幻阵破开吗?”听到孔宁的解释,易辰点了点头,对方不愧是魔鉴大师,讲解起来也是简单明了。

    “魔鉴师,除了要学习刻画阵法,同时也要掌握破阵的技巧。”孔宁观察了下,随后自信一笑,道:“阵,总共有:上、、下三等之分。而这个迷幻阵,不过是下等阵法,对我来说,还是没有问题。”

    闻言,易辰总算放心不少,同时,仔细观察孔宁的动作。对方是一位魔鉴大师,看他破解阵法,对自己往后的修行非常的有帮助。

    “咻”在易辰的注视下,孔宁从储物戒,拿出纹器跟纹盘,随后开始仔细观察周围的环境,偶尔释放出魂力,感应四周的状况。

    破阵,易辰可从未经历过,也不知道如何破,在见到孔宁的动作后,脸上浮现出疑惑。

    “你也是魔鉴师吧?”正在观察的孔宁,突然转头看了过来,笑着道。

    “很意外吗?”易辰耸了耸肩,并没有半点隐瞒的意思。

    “从第一次见到你,我便猜出你是魔鉴师。”孔宁笑了笑,一边继续观摩周围环境,一边道:“不用怀疑,这是魔鉴师的直觉。而且,如果你不是魔鉴师的话,不会对破阵感兴趣。”

    对孔宁的猜测,易辰感到有些无语,对方刚才只是猜测而已,而他的反应却间接承认。

    “阵法是通过纹路来组成,调动魂力观察四周,便能找出纹路的路线,通过摸索,找出纹路的‘头’与‘尾’,然后再从头尾下手,破坏此阵。”

    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孔宁开始一边观察,一边讲解。

    闻言,易辰脸上浮现出笑意,深深的看了眼孔宁,随后开始像他刚才所说那般,调动魂力,朝头顶方向探去。

    果然,在魂力延伸出一段距离后,易辰感觉有个屏障拦住魂力的去路,通过仔细感应,他发现自己身处的环境,被密密麻麻的纹路笼罩。

    这些纹路极是繁复,而且紧密的相连在一起。

    “刻画图鉴的下刀处,也就是第一道纹路,被称为‘头’而结尾处,便是‘尾’,这两个地方最为薄弱。”孔宁经过一番感应,随后来到两位裁决者的身旁,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幻阵的‘头’跟‘尾’,就在这里。”

    “能够百分百确定吗?”听到这句话,易辰收回感应的魂力,询问道。

    “错不了。”自信一笑,孔宁双手结印,随后调动一股魂力,打在地面上。

    “咻”那些透明看不见的纹路,在这一刻变得清晰可见,并且易辰能够看到,两位裁决者,分别是两条断裂的纹路形成。

    “头,与尾,不可能连在一起,阵法高手都会将它们伪装起来。”孔宁淡淡的笑了笑,随后快调动魂力,在纹盘刻画起来,一道道纹路形成,交织在一起形成一对巨手。

    “出!”一道喝声响起,孔宁将纹盘抛向虚空,嘴里发出怒喝声,双手同时结出一个法印。

    “咻!”纹盘释放出刺眼光芒,那对大手从纹盘探出,朝那两位裁决者抓去。那两位虚构的裁决者没有半点的反应,被牢牢的抓住。

    易辰还是头一回看到破阵的场面,登时睁大双眼,生怕错过每一个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