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 传送危机【四更】

    四个角落的纹路不断的延伸,释放出强烈刺眼的光芒,随后各自化作光柱冲天而起,四道光柱宛若天穹一般立在虚空。

    “咻”与此同时,在刚才魂力爆炸的地方,空间开始搅动起来,发出阵阵沉闷的声响,形成一个黑漆漆的漩涡。

    “传送阵开启了!”易辰脸上浮现出激动,这还是他头一回见到如此大型的传送阵。

    “哪里走!”这时,冰雪宫殿传出凶狠的喊声,秋绍闲等人从后面快追了出来。

    “小家伙,走!”传送阵已经形成,孔宁没有半点的紧张,伸手抓住易辰的衣领,双脚猛的一踏,腾空而起,冲入那个黑漆漆的漩涡当。

    也就在易辰两人冲入漩涡的那一刻,秋绍闲一伙人也追了出来,当看到那个大型传送阵时,脸色变得狰狞起来。

    “殿下,咱们追吗?”其一位国师开口询问,此时那个漩涡已经开始缩小,很快便会消失。

    “已经来不及了。”秋绍闲一摇头,随后将纳灵石取出,直接调动魂力打入其,再次将四翼鹏鹰召唤了出来。

    “快将其一个支柱破坏掉,不要让他们逃走!”秋绍闲指向其一道光柱,发出一道怒喝声。

    “啾”四翼鹏鹰会意,仰头发出一道长啸,从虚空俯冲而下,朝其一道光柱撞击而去。

    “轰”震耳欲聋的声音传出,那道光柱狠狠的颤动了下,随后便消散在空气之。

    “轰隆”失去其一根支柱,整个法阵变得不稳起来,正在穿梭的易辰和孔宁两人,感觉周围的空间变得不稳起来。

    “该死,他们在攻击法阵,要是法阵碎裂掉的话,我们穿梭的空间也会碎裂,到时那猛烈的罡风会将我们撕成碎片。”孔宁脸色一变,道。

    闻言,易辰心头一紧,原以为脱离了危险,可没想到好景不长。

    “咻”并没有想太多,易辰快调动魂力从体内涌出,将自己包裹起来,保护在其。

    “轰”又有一道闷响声传出,又有一道光柱被四翼鹏鹰破坏,易辰他们穿梭的空间变得更加的不稳定。

    “真是失算了,没想到摩多那老东西,居然将守护兽也给了他徒儿。”孔宁摇头道。

    “难道没有解决的办法吗?要是这样下去,恐怕整个法阵都会被他们破坏掉。”易辰询问道。

    “现在咱们正在虚空穿梭,根本不能拿采取任何的措施,只能靠自己的力量保护自己,直到到达目的地为止。”孔宁沉声道。

    “轰隆”又是一道闷响声传出,光柱又被破坏了一根,周围的空间开始出现蜘蛛一般的裂痕,好似随时都有可能破裂一般。

    “糟糕。”孔宁眉头一皱,双手结出法印,红色的魂力翻涌,将他包裹得严实,保护在其。易辰也加固对自己的保护。

    “将最后一根也给我轰掉!”传送阵外响起秋绍闲凶猛的声音。

    “啾”四翼鹏鹰并未违抗命令,再度俯冲而下,撞击在最后一根光柱上。

    “轰”毫无意外,在如此恐怖的撞击下,光柱瞬间碎裂,刹那间,虚空的那个漩涡变得不稳定,随后瞬间炸裂。

    原本布满裂痕的空间碎裂,强烈的罡风在周围搅动起来,让易辰感觉胆颤心惊。那些罡风非常的恐怖,有轻易绞杀强者的能量。

    “咻”易辰在身体表面凝聚的魂力,在刚接触到罡风的那一瞬间内,便被恐怖的罡风撕散。

    “完了。”没有魂力的保护,易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罡风向自己接近,登时便有一种绝望的感觉。

    “咻”一股红色的能量,突然将易辰包裹,挡下了那些致命的罡风,原来是孔宁及时出手。

    “多谢了。”躲过这一劫,易辰松了口气,道。

    “我孔宁这一辈子,最大的缺点便是太守信用。”孔宁摆了摆手,装作非常深沉的模样。

    “咱们现在还在穿梭吗?还是会一辈子都被困在这里?”易辰感到非常的无语,摇头询问道。

    “传送阵虽然被破坏,但咱们现在还在穿梭,唯有到达目的地才会停下。”孔宁眉头一皱,道:“不过。抵挡这些罡风,我的魂力以倍数减少,恐怕撑不了多久。”

    闻言,易辰心头一紧,这倒是他们不得不重视的问题,这里的罡风能轻易的将**撕成碎片,要是没有魂力支撑,他们只有死路一条。

    “没有办法了,现在唯一的活路,便是打破这里穿梭的空间,途改变传送的位置。”孔宁皱眉道。

    “成功率有几成?”易辰感到非常的无奈,但他对传送法阵这些并不了解,一切只能让孔宁去做。

    “一成。”孔宁并未隐瞒,他也非常少遇到这样的突发情况,沉思了下,摇头道:“不试的话只有死路一条,现在只能这样了。”

    话音落下,孔宁并没有半点的犹豫,伸手抓住易辰,在虚空稳住身形,停止前进。

    “如若我成功打开了这里的空间,你快点跳出去,不要拖拉。”孔宁吩咐一声,随后牙根一咬,从储物戒拿出一个纹器跟纹盘。

    “八星纹器,八星纹盘。”易辰看了眼孔宁拿出的东西,明显是吃了一惊,但并未多想,静静的看着孔宁的动作。

    “咻”在易辰的注视下,孔宁握住纹器的手被魂力包裹,在他控制下打入纹器,随后便在纹盘刻画起来,一道道神秘的纹路在纹盘形成。

    这并非图鉴,也不是斗灵之术,易辰从未见过这样的纹路,不过他并未好奇询问,而是默默地观看着。

    在他的注视下,孔宁的纹盘上出现一个非常复杂的图案,释放出极度耀眼的光芒。

    当那个图案形成时,孔宁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为了刻画这个图鉴,他可是用尽了体内所有的魂力。

    “不成功便成仁,只能放手一搏了。”孔宁长叹一口气,随后双手结印,纹盘便漂浮在他的头顶上。

    与此同时,孔宁双手结印登时纹盘凝聚的图案,好似活了一般旋转起来,释放出刺眼的金光。

    “给我破!”怒喝声从嘴里传出,孔宁瞳孔一缩,双手迅超前击出,登时一道蕴含庞大能量光柱便从图案冲出,轰击在黑漆漆虚空。

    “轰”震耳欲聋的声音在四周回荡,原本漆黑的空间被撕裂出一个圆圈,一股白色刺眼的亮光传来,在漆黑的空间格外的耀眼。

    “打开了!小家伙快跳!”孔宁脸上浮现出惊喜,转头朝易辰发出一道大喝声。

    闻言,易辰猛的一点头,没有半点的犹豫,直接跳入那个白色的洞。

    “咻”在跳入那个白色洞口的那一刻,易辰眼前所见的场景骤然一变,眼前入眼的土黄色的世界,到处都是黄沙,这里完全是一处沙漠,而他身处的地方,却是在半空,然若流星一般坠落。

    发现自己的处境,易辰瞪大了双眼,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去,那强烈的冲击力,恐怕能让他粉身碎骨。

    “咻”不敢有半点的犹豫,易辰赶紧调动自己的魂力,迅将身体覆盖,将自己严严实实的保护起来。

    “轰”半响后,沙漠传出一道响亮的撞击声,易辰的身体猛的撞击在沙漠上,黄沙四溅,直接轰出一个深坑。

    巨大的冲击力,将易辰冲得头晕目眩,全身传来剧烈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发出一道痛苦的呻吟。

    “呼”狼狈的在深坑躺着休息一会,随后便挣扎着站起身来,环顾周围的环境,而后仰头看向虚空,发现孔宁打开的出口已经重新合上。

    “孔前辈。”在那一瞬间,易辰脸色为之一滞,心升起一种伤感的情绪。

    虽然认识并不久,但就在刚才他让自己先跳下的那一刻,便让易辰心有种莫名的感动。

    “嗡”突然,虚空颤动了下,随后那一片虚空突然形成一个漩涡,随后易辰便见一道臃肿的身躯从漩涡冲出,如流星一般撞入沙漠。

    “彭”这一次所造成的威势比易辰那次更加强烈,整个沙漠都好似地震了一般,黄沙直接溅起足有百来米高,堪称壮观。

    “孔前辈!”见到这般情形,易辰心的那一抹感伤消失无踪,快调动魂力,朝他刚才坠落的地方冲去。

    片刻后,易辰来到深坑的边缘,转头朝坑底看去,登时便发现一道极度狼狈的身影躺在深坑,四脚朝天,身上尽是伤口,正是孔宁无疑。

    刚才易辰还以为孔宁没出来,如今见到他之后,脸上浮现出惊喜之色。

    “咳咳,看来我孔宁真是命不该绝,好人终究会有好报。”孔宁睁开双眼,开口便说出一句这样的话。

    “孔宁前辈,你没事吧?”易辰从深坑边缘跳下,说话的声音已经没有了警惕和防备。

    “暂时还死不了,不过咱们恐怕有麻烦了。”孔宁挣扎着从深坑坐起,仰头看着虚空,说出一句充满无奈的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