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八十九章 怒!【三更】

    对方的气息非常的可怕,易辰他只有准黄魂境的修为,根本就不是对手。

    见到易辰那副坚持的模样,秋绍闲眼神闪过惊讶,他没想到眼前这个戴着斗笠的少年,意志力如此之强,居然能抗下他的气息。

    “给我跪下。”但很快,秋绍闲眸间的惊讶便被戏谑所取缔,发出一道喝声,同时压向易辰的气息更加强烈。

    “咯嘎”压力再度增加,一道刺耳的声音从易辰的双膝间传出,由于承受的压力太强,他的双膝开始弓起,缓缓朝地面接近。

    见到易辰苦撑的模样,秋绍闲眼神的戏谑之色更甚,释放出来的气息也更强。

    “小爷我上跪天地,下跪父母,但从来不会给人渣下跪。”当双膝快要接触到地面时,易辰说出一道这样的话,随后快要跪下的膝盖又缓缓的离地,重新站直起来。

    “好惊人的毅力。”旁边的孔宁心响起一道惊奇的声音,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易辰,他没想到后者的毅力居然如此之强。

    目光缓缓移动,孔宁发现易辰的手臂上,居然还有一个牙齿咬出的伤口,再将目光移到那把大刀上,脸上的惊讶之色更加浓烈。

    通过感应,孔宁发现易辰的修为只有准黄魂境,也就是说后者根本没有抵抗器魂的能力,可现在他却保持着清醒。

    “好可怕的小家伙,居然通过疼痛的方法抵抗器魂,而且现在的他还在抵抗准玄魂境的气息,双重压力之下,居然还没有崩溃。”在作出这样的判断后,孔宁心头骇然不已。

    “是他。”刘毅他们的也冲了上来,当他看到易辰的模样时,先是惊讶了下,随后心便生起无尽的杀意。

    “他就是你们派人三番五次追杀,又每次都被逃走的小家伙?”诺蒂秦天距离刘毅不远,自然感应到对方的感情波动,道。

    微娜曾与易辰在一起过,诺蒂秦天在前者那里了解到不少消息,结合上微娜的描述,以及刘毅的反应,他做出这样的判断。

    “那不过是他运气好罢了,这一次惹到秋绍闲那个疯子,他在劫难逃。”刘毅冷哼道。

    “哼,我看你还能撑多久,给我跪下。”秋绍闲不带感情的话出这句话,同时气势又加强了几分。

    气息再度加强,易辰有种快要崩溃的感觉,双膝再度弯曲,朝地面接近。

    “咄咄逼人,难道这就是摩多那老鬼教你的不成?”便在这时,孔宁有些看不下去,一挥手,直接便将秋绍闲释放出来的气息拍散。

    “呼”没有了对方气息的压迫,易辰感觉身体一松,险些软倒在地,转头朝孔宁看去,不知道他为何要帮自己。

    “将长枪交出来。”秋绍闲目光扫向孔宁的身后,发现他已经身处大殿大门的边缘,当即便用阴冷的语气道。

    现在孔宁的身处的位置非常微妙,只要一转身便进入狭窄的长廊,而四翼鹏鹰的体型非常庞大,根本无法通过。

    如若易辰将大刀交给孔宁,后者一定拿了东西一定会掉头就走,只要进入长廊,四翼鹏鹰便威胁不了他,他便能大摇大摆的离开。这个结果可不是秋绍闲想看到的。

    闻言,易辰心头冷笑一声,且不说秋绍闲是不是自己的敌人,就他刚才那般咄咄逼人的模样,他就不会将武器交出去给他。

    “若是交出武器,然后跪地磕几个响头,我可让你安然离开这里。”好似感应到易辰的情绪变化,秋绍闲再度开口道。

    “多谢你的大度,可小爷我不稀罕。”易辰心升起熊熊的怒火,交出东西还要磕头?他还是头一回遇到如此霸道的人。

    “小家伙,要是将武器给我,叔叔我保证带你离开这里。”见到易辰不屈不挠的模样,孔宁眼神闪过不易察觉的欣赏之色,开口道。

    闻言,易辰转头朝他看去,脸上浮现出思索之色。

    器魂想要吸取他的灵魂,此时的他感觉灵魂正在缓缓的脱离本体,眼睛所看的场景也开始有些模糊,再这样下去的话,恐怕真的会陨落这里。

    而要是将武器交给秋绍闲的话,对方不一定会放过他,就算会,在他不远处的刘毅也会下杀手,毕竟从后者那阴冷的目光不难判断出,他已经猜出易辰的身份。

    所以说,不管是交还是不交,情况对易辰来说都非常的不利,唯一的希望便只有孔宁。

    如若他真的肯信守承诺,易辰将至宝交出,然后带着他离开的话,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孔宁是穹门所通缉的人物,若是你与他在一起,将要面临的是整个穹门的追杀,你可要考虑清楚。”秋绍闲威胁道。

    “穹门。”易辰眉头一皱,这倒是他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如果不想面临穹门的追杀,现在就乖乖的将至宝给我交出来。”秋绍闲沉声道。

    “我交你妹啊!”易辰狠狠的啐了声,随后便将手的至宝扔给孔宁。现在性命对他来说才最为重要,以后的事情走一步算一步。

    孔宁没想到易辰如此果断,当即脸上浮现出笑意,快出手将至宝抓在手,随后收入自己的储物戒。

    “找死!”秋绍闲瞳孔一缩,右脚猛的一踏四翼鹏鹰的背部,那头七级四翼鹏鹰发出一道长啸,随后从虚空朝易辰俯冲而去。

    恐怖的破空声在空气响起,易辰额头上冷汗滴落,被七级魔兽的杀意锁定,他有种如坠冰窖的感觉。

    “小子,你还在发什么愣。”便在这时,孔宁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随后易辰感觉衣服被人抓住,猛的一拉便被人甩了出去,直接冲向昏暗的长廊,避开了四翼鹏鹰的冲击。

    突如其来变故让易辰一愣,待到落地之后他才反应过来,抬头朝大殿看去,发现孔宁也在这时冲了过来。

    “快走,离开冰雪宫殿。”见到易辰还在发愣,孔宁大喊一声,马不停蹄的朝冰雪宫殿的出口冲去。

    “彭”四翼鹏鹰体型太大,无法通过大殿的大门,在不断的撞击,可惜终究是因为体型的原因,无法成功。

    见状,易辰松了口气,紧接着转头快调动魂力,跟上孔宁的步伐,朝冰雪宫殿的出口位置冲去。

    “没想到你还挺守信用。”两道身影快在长廊穿梭,易辰转头朝孔宁看去,道。

    “废话,爷爷这一辈子最大的缺点,就在于太守信用。”孔宁倒是一点都不客气,满脸的得瑟,让人忍不住想要揍他。

    “七级飞行魔兽的飞行度非常快,就算我们离开冰雪宫殿,他们也会很快追上我们。”对方的得瑟,易辰直接选择无视,道。

    “放心好了,在冰雪宫殿的四周,都有我刻下的阵纹,那是大型传送阵,等会我便启动传送阵,离开这里。”孔宁大笑道。

    “原来你还有这样的准备。”易辰表面上看起来非常的轻松,但心却非常的惊讶,原来那天晚上孔宁深入心地带,刻画的居然是大型传送法阵,看来他在还未进入之前,便已经做好了跑路的准备。

    “那日晚上爷爷我深入心地带,跟在后面的就是你吧?”突然,孔宁说出一道险些让易辰摔倒的话来。

    “你怎么知道?”易辰非常的吃惊,当日他自认已经隐藏得非常好,对方到底是怎么察觉的?

    “地魂境这个境界可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凭我的灵觉,一公里内的动静爷爷我都能察觉。”

    “况且人的外貌能够改变,气息却是改变不了,当日跟在我后面的小家伙,释放出来的气息跟你一模一样。”孔宁轻松一笑,道。

    “原来是这样。”易辰摇了摇头,他当日以为隐藏得极好,可没想到对方早就发现了。

    “小子,你要学的还有很多。”孔宁摆了摆手,随后用异样的目光扫了眼易辰,嘀咕道:“真是个奇怪的小家伙。”

    虽然表面看起来轻松,但唯有孔宁自己知道,当日之所以能够感应到易辰的存在,是因为他触摸冰雪宫殿被震开,气息在一瞬间凌乱,才被他捕捉到。

    “咻”并没有再度交谈,易辰两人的度再度提高几分。片刻之后,前方出现刺眼的亮光,已经能够看到冰雪宫殿的大门。

    在没有任何阻碍的情况下,最终两人都成功从冰雪宫殿冲出,刺骨的寒风刹那间扑面而来,让易辰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他们应该快追来了。”易辰做了两个深呼吸,随后转头看向孔宁。

    “放心好了,真快就能完成。”孔宁轻松一笑,随后双手结印,一股红色的能力顺着他的经脉涌出,红色魂力,正是地魂境的标志。

    “传送法阵,启!”神情变得肃然起来,孔宁双手重新掐出一个法诀,朝前方的虚空击出,红色的魂力如怒龙般冲出,在虚空炸裂开来。

    “嗡!”在这一瞬间,冰雪宫殿四个角落,浮现出一道道的神秘的纹路,那些正是当日孔宁刻画的纹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