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 被镇死的强者【五更】

    玉蟾灵石可是千百年难见的至宝,就算是一些超级强者,见了也会打斗出手,易辰可不能轻易错过。

    快将天陨重剑收回,易辰脚尖不断的点地冲出,可玉蟾灵石逃跑的度实在太快了,眨眼间便没有了踪影。

    “好快的逃跑度。”易辰紧咬着牙根,再度疯狂的调转魂力,片刻之后便来到这条干涸暗河的尽头。

    “前面是一条死路,玉蟾灵石也不见了。”快停下脚步,易辰呆呆的看着前方,那些被一块平滑的巨石挡住,好似是一条死路。

    “怎么会这样。”易辰脸色微微一变,这是唯一的一条道路,如果是一条彻底的死路,那他还怎么出去?

    心头一凛,易辰赶紧在周围查看一番,可并没有发现任何的暗道,这让他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若是不能找到道路,那他就只能被困在这个地方。

    “一定有通道出去,这里绝对不会是死路。”

    刚才玉蟾灵石来到这个地方就消失了,而且将他吸入的漩涡,还吸入了大量的河水,如今那些河水也全部消失不见。

    如果没有通道的话,这里绝对是水的世界,可现在这里只有一滩滩的水迹。

    想到这里,易辰释放出魂力感应,发现玉蟾灵石留下的波动,就在这里断,很显然它是在这个地方消失。

    “应该是这块巨石挡住了前方的路。”易辰在双眼紧盯着那块巨石,并且翻出天陨重剑,试试看能不能将它轰碎。

    可非常的遗憾,易辰使用天陨重剑,只能在上面擦出一些火花,并不能对它造成任何的伤害。

    “这到底是什么石头?”收回天陨重剑,易辰脸上浮现出无奈。

    “这东西这么坚硬,蛮力根本打不开,难道有什么机关不成?”

    有了这样的判断,易辰开始在周围寻找起来,看看哪里有异样。

    很快,一个凸起的东西引起易辰的注意,那是一个石台,看起来十分的奇特,上面有着各种繁复的纹路,看起来十分的奇特。

    取出天陨重剑,易辰尝试着轰击几下,发现这个石台也十分的坚固,天陨重剑只能擦出一道道绚丽的火花而已。

    虽然没有取得效果,但易辰却发现一个问题,每一次轰咂石台,那块巨石也会发出怪异的声响,两者间好像有着一种神秘的联系。

    见此情形,易辰尝试着能不能搬动它,发现不管他怎么用力,那个石台就是纹丝不动。

    几番尝试都没有效果,易辰眉头一皱,随后尝试性的调动魂力在双掌凝聚,搭放在那个石台上。

    “嗡”

    就在这一刻,那个石台轻轻颤动,那些纹路好像活生生的脉络一般,不断的吸收易辰释放出来的魂力。

    “有戏?”

    眼前一亮,易辰毫不保留的调动魂力,不断的注入那个石台。

    “咻”

    那个石台不断地吸收魂力,并释放出一股强烈的光芒,一条条好似经脉般的东西,从地面浮现,延伸到那块挡住去路的石块上。

    无数的经脉来到石块的正央位置,它们交织在一起凝聚出一个八卦图。

    “咻”

    被吸收的魂力顺着那些经脉游动,最终来到巨大的石块上,顺着那个八卦图游动。

    当魂力将那个图案灌满时,那块巨石猛颤了下,无数的沙石从上面掉落了下来,一股璀璨的金光从八卦图传出,让易辰忍不住眯起双眼。

    脸上充满警惕和浓重,易辰并未停止魂力的输出,反而更加疯狂的调动魂力给石台吸收。

    “轰隆”

    那股光芒越来越刺眼,半响后,一道闷响声传出,那块巨石缓缓上升,露出一条宽敞的通道。

    “成功了!”易辰脸上浮现出惊喜之色,赶紧收回魂力,快冲入那条通道。

    “彭”当易辰进入那条通道的时候,那块巨大的石头又落了下来,将原来的道路封死。

    “难道这些都是人为的不成?”脸上浮现出惊讶,但易辰也没有多想,转头便朝前方冲去。

    半刻钟后,易辰突然刹住脚步,前方的去路突然断掉,一个凹下去足有百米的深坑出现在眼前。

    “这。”易辰瞪大双眼看着那个深坑,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因为那个深坑,居然有无数的人类骸骨。

    那些骸骨数量实在太多了,一股荒凉的气息扑面而来。

    不知道这些骸骨堆放在这里有多久,但与他们在以前的武器和盔甲,早已抵挡不住岁月的摧残而风化。

    空气弥漫的这一股若有若无的黑雾,看起来十分的诡异。

    “这里怎么会这么多的人类骸骨?”易辰脸上俱是震惊,这个地方看起来实在太诡异了。

    原本只是被漩涡搅入其,可易辰没想到的是,他居然会来到这么一个诡异的地方。

    而且通过仔细观察,易辰发现那些骸骨还有魔兽的骸骨,庞大的骨架宛若巨龙一般,剔透没有半点的杂质。

    “这些都是什么魔兽?”为了更好的观察,易辰在确定没有危险后,便在上面跳了下来,发现这些魔兽的骨架种类极多,但他从未见过这样的魔兽骨架。

    “这是纹器,这是纹盘?”

    在经过一番观察后,易辰发现那些生锈的武器,并不是普通的武器,而是魔鉴师们使用的纹器跟纹盘。

    “这是七星纹器。”就地捡起一把腐蚀了一半的纹器,易辰赫然发现,上面居然有七条纹路,毫无疑问,这是一把七星纹器。

    只是非常的遗憾,这般纹器已经被腐蚀了一般,完全不能使用。

    丢掉那把纹器,易辰再度翻找,又找到一些八星的纹器,还有一些纹盘,甚至也达到了八星。

    “这些人到底死了多久,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会死在这里?”易辰脸上浮现出震惊之色。

    纹器和纹盘蕴天地能量而生,就算是四星的纹器和纹盘,一位地魂境强者使用全力都难以将它破坏。

    而这里的纹器跟纹盘,居然经不住岁月的蹉跎而腐蚀。

    但更让易辰震惊的是,连纹器和纹盘都腐蚀了,可这里来的骸骨依旧完好无损,就好像刚死去不久的人,所留下的骸骨一般。

    “这些骸骨实在是太坚硬了,难道他们生前都是一些超级强者吗?”易辰捡起一段断裂的手骨,疯狂的调动魂力,可却不能将他掰断。

    虽然不知道他们死了多久,但从纹盘和纹器都被腐蚀的情况来看,可判断出这些人已经死了有很长的一段的时间。

    魂修者在修炼的过程,魂力都会改造身体和骨骼,但这些人的骸骨实在是恐怖,比易辰的**都要强几十倍。

    “这些强者怎么会死在这里。”易辰非常的不解,随后他四处观望,发现这个深坑的石壁上,有着秘密的纹路,它们交织在一起,形成一条条锁链。

    “这个怎么那么像是封印之术,难道这些强者并不是被杀,而是活活的被镇死这里?”

    易辰脸上浮现出不敢相信,他学习过一门封印之术,对这方面倒是有一些了解,从这些纹路的构造来看,这是一种大型的封印之术。

    不过。这种大型的封印之术更加恐怖,像易辰他学习的封印之术,只能封住修者的修为,而它却能镇压修者。

    在经过一番检查后,易辰发现,因为岁月太长远,这个封印的能量早已耗光而失效。

    “实在是太疯狂了,这倒是谁做的,居然将这么多强者镇压在这里。”易辰感到十分的震惊。

    “这些强者又是什么人,为何会被强者镇压在这里。”目光重新放回到那些骸骨身上,易辰暗自嘀咕一声。

    再仔细观察一番,易辰发现这些并非普通人类的骨架,他们的骨架要比普通人的大上极多,而且身高比较矮,露骨的正央,还有一个奇特的印记。

    “这些骸骨,怎么跟天都森林的那几具很像?”好似想到了什么,易辰惊讶道。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天都森林的那些骸骨,也是这个模样,跟这些骸骨有着极其惊人的相似度。

    从这样来看,他们应该是同一类人。

    “这里还有一个巨大的手印。”易辰四处张望了下,在一处墙壁上发现了一个爪印,它给易辰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

    “这个印记,很像是天都森林,天妖王留下的爪印。”易辰回想了下,到。

    当初在天都森林的墓地,他也看到一个相同的爪印,并且两个爪印留下的气息都是一致的,显然是同一个人所留。

    “天妖王到底是谁,他怎么会来这里,而且这里的封印明显是被它给破坏。”

    当日那个墓地的墙壁上,有天妖王的留字,这里虽然没有,但从爪印和气息来看,这个爪印一定是天妖王留下。

    “不知道那个天妖王有多强,它为何又要来这个地方。”易辰脸上尽是不解。

    “呱呱。”忽然间,一道道异响声在这片空间响起,这种叫声易辰十分的熟悉。

    “是玉蟾灵石的叫声。”易辰迅做出这样的判断,双眼四处张望,想要捕捉它的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