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 门前血战!【十五更】

    易家庄园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氛,外面被数千士兵包围,古霍、岩佐和元桐三人面色阴冷的站在大门外。

    “今日我元桐要踏平易家,为我爱子元林报仇。元桐发出一道阴冷的喝声,在易家庄园响彻。

    “明明就是围攻易辰兄弟不成被反杀,你这不要脸的居然还敢叫嚣?”一道年轻的身影出现在围墙上,他正是贾鑫。

    “哼”

    元桐心的伤痛被戳,心头冷哼一声,手掌一翻便有一股能量冲出,想要取贾鑫的性命。

    “轰”

    易家庄园冲出一股能量,挡住了元桐的进攻,同时有三道身影出现在围墙上。他们是易斯庆、贾鼎和岩鉴三人。

    此时的易斯庆脸色苍白,没有半点血色,显然是受了重伤,他的双眼紧盯着古霍,就是他,杀害了自己的孙儿。

    “易老鬼,这些天可吃得可好?睡得可香?”古霍戏谑笑道。

    “若不是用卑鄙的手段,你古霍还能站在这里吗?”易斯庆眼神带着森然的杀意。

    “若不是不小心被他逃脱,你已经能进入黄泉,跟你的孙儿见面。”古霍面色阴冷道。

    “别得意太早,等会我会亲自了解了你,让你给我孙儿陪葬。”易斯庆语气有一丝苍凉。

    “就凭你们这些人?如若你易斯庆还没有受伤,说这话我还相信,现在你们还不够格。”古霍不屑道。

    “对付你们,足矣。”岩鉴冷哼一声,但严重却浮现出凝重。

    本来他还在闭关,突然得知易家有难,采用强行出关的方式,结果修为并没有完全恢复,只恢复到准黄魂境的修为。

    “你这老东西别在这里大言不惭,只是准黄魂境的修为,我能轻易的将你捏死。”岩佐冷声道。

    “你这逆徒,老夫真是瞎了眼。”岩鉴双眼紧盯着岩佐。

    “哼,废话少说,今日我便要出去你这老废物。”

    岩佐冷笑起来,手出现四星纹器和纹盘,快刻画出一头面相狰狞的魔兽,朝岩鉴冲袭而去。

    “呼”岩鉴全盛时期可是六星魔鉴师,战斗经验非常的丰富,迅拿出自己的纹盘和纹器,刻画出一个盾牌,挡住他的进攻。

    两人本来是师徒,如今却是生死相斗,他们朝远处移动,剧烈的战在一起,

    “易斯庆,今日我要取你性命,灭你全族,以祭我林儿在天之灵。”元桐面带冷色,因元林的死他对易家恨到极点,运转魂力冲向易斯庆。

    贾鼎回头看了眼易斯庆,心无奈的叹了口气,这场战斗要是赢了还好,如果输了贾家和易家会在一夜间除名。

    “你的对手是我。”默默的叹了口气,贾鼎运转魂力,朝元桐攻去。

    “贾鑫,易家势头已去,现在归顺我们,我可保你们贾家平安无事。”被贾鼎拦住,元桐阴冷道。

    “你们不配。”如果现在倒戈的话,除了会背上骂名之外,孤立无援的贾家定会率先遭到进攻,贾鼎岂会想不到这一点,冷笑一声。

    “那我只好先除了你,然后再铲除易家。”元桐怒喝一声,运转魂力跟贾鼎战在一起,声势骇人。

    “易斯庆,你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一天吧?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滋味怎么样?”古霍脸上戏谑更甚。

    “我易斯庆,一定会用你的鲜血,祭我辰儿在天之灵。”易斯庆声音带着阴冷和苍凉。

    “杀。”古霍并不回答,直接一摆手,他身后的数千名士兵举着武器,朝易家庄园冲杀了进去。

    “易家儿郎们,给我杀!”虽然身受重伤,但易斯庆释放出来的气息依旧强烈,大喝一声。

    “杀!”震天的杀声从庄园响起,数千名身穿铠甲的士兵从庄园冲出,和古家那边的士兵冲杀在一起。

    但易家的士兵显然要强一些,释放出浓重的血煞之气,他们就像人间兵器,不断的收割敌人的性命。

    “易家掌管帝国七成的兵力,所挑选出来的士兵果然不一样,但在强者面前,都是一群蝼蚁。”

    古霍冷笑一声,手掌向前一挥,一股能量化作一把大刀劈下,登时便有数十名士兵惨死。

    “今日之后,你易家将会在元玄帝国除名。”古霍又挥出一掌,又有几十位士兵被杀。

    “那就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一把丈长大刀出现在手,易斯庆轻哼一声,运转魂力一刀朝古霍劈了过来。

    “如果是你的全盛时期,我还忌你三分,但你现在不过是苟延残喘,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可怜虫。”

    银焰长枪出现在古霍的手,腰间一扭带着强劲的风势刺出,与大刀轰击在一起。

    如若是巅峰时期,古霍绝对不是易斯庆的对手,可无奈他身受重伤,硬是被震退出两步。

    易斯庆可是纵横沙场半辈子的人物,将震力卸去之后,大刀缭绕起黄色的魂力,劲风凛冽朝古霍的脑袋劈去。

    “垂死挣扎只会死得更痛苦,不如乖乖束手就擒,我可留你一条全尸。”

    对方不过是强弩之末,古霍没有半点的害怕,催动魂力注入长枪,随后再度刺向易斯庆的大刀,发出一道闷响。

    “四品上等魂技——半月斩!”

    非常的冷静,易斯庆嘴里发出轻喝声,大刀迅抽回,朝古霍的脑袋劈去。

    “四品上等魂技——赤焰鬼枪!”

    疯狂的调转魂力,古霍持银焰长枪舞出十几朵绚丽的枪花,发出‘呜呜’犹如鬼哭的风啸声迎上。

    “轰”长枪和大刀凶猛的撞击在一起,震耳的声响在空气响彻,一股肉眼可见的余波冲出,易斯庆被推出七八米,吐出一口鲜血。

    如果是全盛时期,易斯庆早就几刀劈了对方,可无奈受了重伤,只能发挥出一般的实力。

    “易老,一定要撑住啊!如果倒下的话,咱们两家可就彻底的完了。”贾鼎有些着急,不过却分不出身帮忙。岩鉴亦是如此。

    “强弩之末你不是我的对手,再拼下去毫无意义,乖乖束手就擒,我能给你一个体面的死法。”古霍面色狰狞道。

    “取你性命,祭我孙儿英灵。”易斯庆擦了擦鲜血,苍老的身躯仿若有无穷的力量,大刀释放出刺眼光芒,劈向古霍的脑袋。

    “你想死,那我只好成全你。”

    古霍冷笑,腰间一扭刺出一枪,挡下易斯庆的攻击,强横的震力将他震退两步。

    “五品下等魂技——天雷掌!”

    易斯庆战斗经验相当的丰富,终于有欺身的机会,右掌汹涌出庞大的魂力,带着闷雷般的响声击向古霍的丹田。

    这一招若是击,恐怕古霍这一身修为不保。

    强横的劲风来袭,古霍心头一惊,待到反应过来后,脸上浮现出狰狞之色。

    “五品下等魂技——古煞枪法!”长枪闪烁起刺眼的光芒,古霍发出一道怒喝声,枪势一转刺向易斯庆手掌。

    “轰!”震耳欲聋的声音在空气响彻开来,一股肉眼可见的能量向四周扩散,时间在这一瞬间好似停止流动。

    “噗”

    紧随着,便见易斯庆倒飞而出,重重的撞在一块大石上,手的大刀脱手而出。

    终究还是因为受伤的原因,易斯庆只能发挥出一半的实力,刚才那必杀的一招非但没有取得成功,还让他受了更重的伤。

    “易斯庆,今日你终于要栽在我古霍的手!”昔日的对手惨败在自己手下,古霍疯狂的大笑起来。

    易斯庆脸色苍白如纸,原本他就身受重伤,如今又是伤上加伤,动一根手指头都难。

    “辰儿,阿爷不能为你报仇了。”易斯庆的眼神深处,闪现出一抹追忆和悔恨。

    岩鉴和贾鼎他们自顾不暇,虽然知道易斯庆败了,但他们都有各自的对手,根本脱不开身,只能干着急。

    那些易家的士兵,也有自己的对手,他们也只是干着急。

    “你易斯庆没想到自己会有今天吧?就让我送你去黄泉路,与你的孙儿见面吧!”

    脸上浮现出狰狞,古霍举起手的长枪,朝易斯庆的脑袋刺去,威势极强,势必要取易斯庆的性命。

    易斯庆脸上浮现出不甘,看向古霍的眼神尽是杀意,想要躲避却已经没有力气,只能任凭长枪在瞳孔逐渐放大。

    “老狗,住手!”

    突然,一道充满杀意的怒喝声响起,紧随着一把三米长的重剑带着强烈的劲风冲袭而来,朝古霍撞去。

    威势实在太强了,古霍心头一惊,赶紧收回长枪,身形一闪,后退出十几步。

    “轰”古霍刚一离开,三米长的重剑便撞在他刚才站立的地方,插在地面上,释放出浓烈的煞气。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众人的心头一惊,转头朝重剑飞来的地方望去,只见一道身穿黑色长衫的身影随风而立。

    “是他。”

    当看清他的模样,在场所有人都瞪大了双眼,满脸不敢相信。

    “我易家人你也敢动,今日我要你们伏尸于此!”滔天的杀意在空气弥漫,一道森冷的话从他的口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