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终于相见,秋绍闲!

    央广场人头耸动,足有上百万人聚集在一起,非常的吵杂。

    “怎么了,难道那个所谓的大人物还没来?”转头扫了眼古霍等人,易辰询问道。

    “应该快了吧。”易斯庆眉头微微一皱,道:“龙渊大陆广阔无垠,拥有着无数的国度,元玄帝国不过是最弱的一个,而这次请来的大人物,在那些顶尖势力当,都有极高的威望。”

    “这么厉害?难道那个人阿爷你也认识?”易辰心头吃惊,道。

    “传闻他是第七境界——地魂境的强者,同时也是位七星魔鉴师,是龙渊大陆顶尖势力——穹门的长老。”易斯庆语气微微一沉,道。

    “穹门?”提到这个名字,易辰心头一跳,这个势力可是大有来头,在龙渊大陆可是数一数二的顶尖势力!

    而更让易辰记住它的原因,却是因为他的仇人秋绍闲的原因。

    因为在半年前,那个秋绍闲拜入穹门,成为某位长老的嫡传弟子,享受极是尊贵的身份。

    而在提到穹门的时候,易斯庆两人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他们自然知道秋绍闲拜入穹门的消息,对这个给易家带来伤害名字,身为易家人都不会释怀。

    “不知道那个秋绍闲会不会来。”易辰拳头紧握,一股戾气从心腾升而起。

    “等下有好戏看了,不知道易家人见到那个人,会是什么表情。”古霍脸上浮现出戏谑。

    “阿爷,那个人真的会来?”古韵询问道。

    “这次请的是穹门的摩多长老,而那位皇子就在他门下,不出意料的话,他们两人会一同前来。”古霍道。

    这句话一出,岩佐他们也转头朝易家这边看来,脸上带着深深的戏谑。

    “啾!啾!”

    便在众人等待之时,两道刺耳的鹰啸声从虚空传来,在帝都响彻开来,一些修为较低的修者忍不住捂住耳朵。

    “来了吗?”

    在场数百万人齐刷刷的转头,朝声源传来的方向看去,登时便见两道庞大的身影正快朝这边飞掠而来。

    “咻。”

    越来越近,众人终于能看见两道庞大身影的模样,那是两头体型庞大,羽毛金灿大雕,释放出来的气息非常的恐怖。

    “那是六级魔兽金赤神雕!”

    当看见两头大雕的模样,易辰倒抽一口凉气,来着竟然是乘坐六级魔兽而来!

    虽然见过六级魔兽的兽魂,但真正的六级魔兽易辰还从未见过,单只是威压便令他动弹不得。

    它们的度非常快,眨眼间便来到央广场的上空,庞大的身躯遮挡住一大片的阳光,留下一个极大的阴影。

    “啾,啾!”两头金赤神雕发出长啸声,六级魔兽的威势压得众人喘不过起来,额头冒汗。

    “快看,金赤神雕上有人。”

    有眼尖的修者大喊一声,众人再仔细观看,果真发现金赤神雕背上站着两个人。

    其一位是老者,他白发白发,身穿紫金长袍,上面绣着一个栩栩如生的魔兽图案。

    双手负在身后,一股无形的风浮动长衫,虽然没有释放出任何的气势,但却给人一种沉重如山的感觉,让人心头凛然。

    另外一只金赤神雕上,站立的是一位年轻人,他剑眉星目,身穿一身白色长衫,看起来十分的飘逸出尘,眉宇间带着傲意。

    他并没有释放出半点气息,但却给人高不可攀的感觉,宛若站在云端之上,只能仰视而不可亵渎。

    “并没有释放出半点气息,但却给人这么强的压迫感,甚至比黄魂境强和还要强烈。”众人抬头看向那位年轻人,眼神闪现出骇然。

    “摩多长老终于来了!”当看清那位老者的模样之后,岩佐脸上浮现出笑意。

    “不单来了,而且他的嫡传弟子也来了,不知道易家人会有什么样的表情。”古霍等人转头看向易辰三人,道。

    “是他。”

    当易辰看清那位年轻人的模样时,拳头在一瞬间紧握起来,一股戾气从心腾升而起,双眼都快要喷出火来。

    半年来,易辰每时每刻都在想着那张脸,那张令他充满仇恨的脸。

    虽然那张脸成熟了不少,但易辰永远都不会忘记。就是那张脸的主人,将自己的父亲打成残废,给家人带来深深的伤痛。他就是秋绍闲!

    没错!与摩多一同前来的正是秋绍闲!

    “秋绍闲!”易辰心响起一道咆哮声,眼神带着无尽的恨意。

    半年时间来无时无刻的修炼,易辰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够击败秋绍闲,为父雪耻。

    如今仇人就在眼前,易辰积压半年之久的怨恨彻底爆发。

    秋绍闲负手傲立在金赤神雕的后背上,根本就没有发觉,在观斗台上有一对仇恨的目光,他脸上带着傲然,将所有人当成空气一般,看起来不可一世。

    “摩多长老终于来了,他的那个徒弟秋绍闲,听说在前段时间已经晋级准玄魂境。”古霍看向老者的目光闪现出敬畏之色。

    “还有准玄魂境?”古韵不解询问。

    “当辰魂境之后,每一个境界都会有’准‘境界,能够突破‘准境界’,才能真正的进入那个境界。”古霍轻声道。

    听到这般讲解,古韵点头,随后转头朝易辰看去,脸上浮现出冷色。

    见到秋绍闲的到来,易斯庆的脸色非常的不好看,一股怒气从心腾腾升起。

    特别是易魁,拳头紧握在一起,他这副狼狈的目光,与秋绍闲气定神闲,超然的模样形成鲜明的对比。

    双拳紧握,易辰身躯微微颤抖,这并不是因为兴奋,而是心的愤怒彻底被点燃。

    “咻。”兽魂开始转动起来,魂力源源不断的涌出,顺着经脉游动,宛若洪荒猛兽一般潜伏在经脉,蓄势待发。

    看向秋绍闲的目光闪现出森然之色,易辰紧咬着牙根,心疼升起来的戾气越来越浓烈,面色变得狰狞起来。

    易辰没有料到,会这么快和秋绍闲见面,他心的愤怒彻底被点燃。

    “秋绍闲!”阴冷到极点的话声音心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