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大会开始

    修为成功晋级准黄魂境,易辰对参加魔鉴师大会,又多了几分信心。

    “辰儿,准备得怎么样了?”一道身影坐在轮椅上,行入易辰住的房间。

    易辰转头看去,发现来人是易魁,当目光移到他的双腿上时,眼神闪过阴冷和心疼。

    他永远不会忘记,将自己父亲打成残废的那个人,他就是秋绍闲。

    “保证万无一失,毕竟不能给咱们易家丢脸不是。”易辰表面上倒是非常平静,笑着道。

    “你可要小心一点,根本可靠的消息,这次参加魔鉴师大会的人数有万人之多,而且就四星魔鉴师就有三千多。”

    易辰是位魔鉴师,而且还成功晋级准黄魂境,刚开始这个消息,易魁表示难以置信,随之便是欣慰。

    “这次参加魔鉴师大会,估计还会有五星魔鉴师,不过这样才更有挑战性。”易辰嘴角一勾,他忍不住兴奋起来。

    “你这小家伙现在倒是出息了,比起当年的我,要强太多了。”

    易魁心非常的欣慰,当初他十六岁的时候,修为也就辰魂境,二十五岁才进入准黄魂境,三十岁进入黄魂境。

    但就在他进入黄魂境的那一年,惨遭毒手,下辈子只能在轮椅度过。

    想到这里,易魁看了眼自己的双腿,眼神闪现出不甘和无奈。

    见到这般情形,易辰拳头微微虚握而起,总有一天他成为最强的魔鉴师,找到更高级的疗灵石,让自己的父亲重新站起来!

    “走吧,魔鉴师大会快要开始了,咱们可不能迟到。”很快便收敛不甘的神色,易魁脸上带着笑意,道。

    闻言,易辰点了点头,最后推着轮椅,与易魁一同离开易家,朝央广场所在的位置行去。

    繁荣的帝都街道居然看不到一个人影,非常的冷清,跟以前车水马龙的情形形成鲜明的对比。

    “万人空巷,所有人都去央广场了,魔鉴师大会的魅力真是大。”在帝都已经住了十六年,易辰自然知道原因,轻声道。

    “单只是帝都的人便有上百万,还有一些从其他城市赶来的居民,如果能够夺得冠军,那才是真正的一夜成名。”易魁笑道。

    听闻此言,易辰赞同点头,当年的岩鉴,便是在魔鉴师大会上技惊四座,为众人所熟知。

    “取得冠军哪有那么容易,要从上万名魔鉴师当突出重围,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易魁摇头道。

    “每年的魔鉴师大会,都会请大人物前来观看,不知道今年请来的是什么人。”易辰轻声道。

    “这个倒是没有透露,听说来头不小,是某个大势力的长老,实力非常的强。”易魁所知也不多,道。

    谈话之间,两人已经来到央广场。

    浩大的广场此时人山人海,正央位置被搭建起一个高高的圆台,上面摆着上万张桌子。

    道路被围得说些不通,人头耸动的人群不时传出议论声。

    “今年的魔鉴师大会,可有上万人参加,而且听说还有大人物前来观看,可真是热闹。”

    “那是,而且还有几位五星魔鉴师,特别是有两位五星魔鉴师,听说才二十岁。”

    “真的假的?当年岩鉴发迹的时候也只是二十岁,但却凭借五星魔鉴师的水准,一鸣惊人,夺得冠军,而今年居然有两位年轻的五星魔鉴师。”众人议论声在人群响起。

    “两位二十岁五星魔鉴师?”易辰嘴角一勾,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这些人讨论的那两人一定是古韵和元林两人。

    “这里太拥挤了,我们去观斗台。”易魁一笑,随后指向东面位置。

    在东面有一个观斗台,能够容纳十万人,但能够坐在上面的都是些有身份的人物。

    “阿爷。”“父亲。”

    刚刚来到观斗台,易辰两人就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他正是率先来到这里的易斯庆。

    “你们两要是再晚一点,可是要迟到了。”易斯庆一笑,道。

    “现在不都还没开始么。”易辰耸了耸肩,脸上没有半点大赛的紧张,推着轮椅来到易斯庆身旁坐下。

    “魔鉴师协会的人来了。”便在这时,不知道是谁大喊一声,随后便见一大群身穿统一服装的魔鉴师朝这边走来。

    领头的是被黑袍包过的岩佐,还有一位则是古霍,以及掌权者元桐,跟在他们身后的是古韵和元林一众。

    “那两人,应该是魔鉴师协会新培养的两位魔鉴师天才吧?”不少人将目光集在古韵和元林的身上。

    “他们年纪才二十岁,但却已经晋级准黄魂境,成为五星魔鉴师,前途不可限量啊!”

    周围的议论声传入元林两人耳,他们不自觉的挺起胸膛,脸上的傲意更甚。

    “没想到易家主的度这么快,我还以为你们不打算参加这一届的魔鉴师大会。”岩佐等人来到易斯庆这边,用戏谑的语气道。

    “魔鉴师大会可是我们元玄帝国第一大盛会,不参加岂不是太可惜了些?”易斯庆脸色不变,道。

    “易家好像没有四星魔鉴师,难道你准备派小的上去?”转头看向易辰,古霍用嘲讽的语气道。

    他们这般,无疑是想看易家的笑话,根据他们的了解,易辰没有一位四星魔鉴师,而且那个易辰也不过是个魔鉴白痴。

    “怎么,难道我不可以参加魔鉴师大会?”易辰淡漠一笑,道。

    “参加倒是可以,但就是怕你输掉比赛,当众哭鼻子。”元林不屑一笑,道。

    这句话一出,周围竖起耳朵朝这边看来的人群,俱是发出大笑声。

    “希望你能记住这句话,我非常希望看到你哭鼻子的情形。”易辰脸上看不出有丝毫变化,他对自己的实力非常有信心。

    “等下我看你怎么还怎么装。”元林狰狞一笑,而古韵怎用怨恨的目光看着易辰,对那天当众被羞辱的事情耿耿于怀。

    己方最重要的人马都已经到齐,预示着魔鉴师大会即将开始,但岩佐他们坐在观斗台的椅子上,并没有宣布比赛开始,好像在等待什么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