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两情相悦?

    古韵根本不会想到,最后居然会落到这样的下场,不但没能教训易辰,反而被后者当众吃豆腐。

    用冷冰冰的双眼瞪着易辰,古韵嘴里不断的吐出警告之语,但易辰恍然不觉,慢慢的朝她的私处摸去。

    “我要杀了你。”脸颊因羞怒而涨红,古韵用充满杀意的语气说出这句话。

    “我很期待。”易辰根本没有半点惧怕,反而凑到古韵的胸前,并且还朝她的胸部吹了一口气。

    “找死。”就在易辰准备加深动作,也就在他的手要摸到古韵的私处时,一道充满杀意的喝声从身后响起。

    “咻。”紧接着,一道身影冲了过来,高高跃起,双脚被魂力包裹,带着霸道的力量朝易辰扫了过来。

    身经百战的易辰,感应到劲风来袭,这才从古韵的身上跃起,双手带着狂蟒般的力道,迎上那道身影。

    “彭。”两道身影撞击在一起,紧随着易辰感觉一股强横的震力,从双臂处传来,他直接被震退。

    “大皇子。”待稳住身形之后,易辰抬头看向来人,登时便见一位身穿蟒袍的年轻人,用阴冷的目光看着他。

    见到是大皇子,易辰眉头微微一皱,古韵可是对方的未婚妻,而自己当街吃她豆腐,他恐怕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拳头紧握,易辰毫不畏惧的与他对视,魂力犹如猛兽一般潜伏在经脉,随时准备发动进攻。

    “古韵,你没事吧?”用阴狠的目光望了易辰一眼,随后大皇子将古韵扶了起来,用关切的语气道。

    这一刻,古韵的泪水不争气的掉了下来,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被这样羞辱。

    “好你这易家小鬼,我元林的女人你都敢动。”见到这般情形,大皇子元林闪现出杀意。

    “腿长皮肤白,体香还叫人陶醉,你的目光很不错。”易辰脸上闪现出陶醉,故意刺激道。

    被这么一说,古韵又想到刚才被摸的情形,脸色更红了,泪水犹如雨水一般滴落,跟以往冷艳的模样形成强大的反差。

    “给我杀了他。”但她很快就稳住了情绪,指着易辰,说出到阴冷到叫人打起寒颤的话。

    以前古韵总是对他冷冰冷的,如今终于有表现的机会,元林非常的兴奋。

    “哼,杀了太便宜了,打断他的四肢,然后凌迟处死。”元林冷笑连连,随后运转魂力朝易辰冲了过去。

    元林也是一位准黄魂境,度实在是太快了,只见一道残影闪过,他直接出现在易辰的身前。

    “四品下等魂技——赤月拳。”双拳闪烁起赤色的光芒,犹如小太阳一般炙热,元林怒喝一声,带着万钧之力轰向易辰的腹部。

    面对如此强的威势,易辰岂敢怠慢,手掌一翻,一股极强的魂力便在掌间凝聚。

    “五品下等魂技——天雷掌第五重!”紧随着易辰怒喝一声,右掌带着奔雷之势迎上。

    “轰隆。”拳掌撞击在一起,一道震耳的声音传出,两人身躯各自颤了下,随后两人各自退出好几步。

    刚才易辰使用的魂技,比元林的高出一品,但只是斗得势均力敌,可见准魂境有多强。

    “希望你能接下这一掌。”元林冷笑起来,再度冲上前来,又是一掌拍出,这次的威势比刚才更强,直取易辰的脑袋。

    “彭”可就在那掌要击易辰的时候,一道苍老的身影从人群冲出,挡在易辰的身前,一招击出,将元林震退。

    “易老头。”元林抬头看向来者,发现帮易辰挡下攻击的居然是易斯庆。

    “阿爷你怎么来了。”易辰也反应了过来,疑惑道。

    “你这小家伙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惹出一堆麻烦事,你说我能放心吗?”易斯庆笑了笑,道。

    “怎么回事?”一道略带阴冷的声音从人群后方响起,众人转头看去,只见古霍了领着一群护卫朝这边走来。

    “阿爷。”见到是古霍,古韵快迎了上去,双眼红肿,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

    “这是真的?”古霍向来对自己的孙女疼爱有加,当听到古韵的话之后,脸色变得阴沉无比。

    “是的阿爷。”元林和古韵有婚约,自然要跟着叫一声阿爷,他亦是阴沉的点头。

    “易斯庆,今日你要是不给个交代,我古家定倾尽全族之力与你拼了。”得到肯定的答复,古霍怒喝道。

    “交代?我很想知道你要个什么交代?”易斯庆和易辰对视了眼,随后回头淡淡一笑。

    “哼,你的孙子做了什么事情,相信你不会不知道吧?”古霍脸色非常的阴沉,看向易辰的目光带着杀意。

    “这老东西。”易辰翻了翻白眼,直接将对方的目光无视,轻啐一声。

    围观的魔鉴师,脸上浮现出兴奋之色,从这样的情形来看,等下恐怕会有好戏上演。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还请古家主告知一下。”易斯庆淡淡一笑,道。

    “哼,当众玷污我的孙女,这件事情可不能这么算了,现在将你的孙儿教由我处置,否则咱们就来个鱼死破。”古霍沉声道。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好像是孙女动手在先吧?而且依照你孙女准黄魂境的修为,我孙儿岂是她的对手?如果不是你孙女自愿,他又怎么可能得逞?”易斯庆淡淡笑道。

    这句话一出,人群俱是转头看向古韵,易斯庆说得的确非常有道理啊!一位辰魂境,怎么可能轻易吃到准黄魂境高手的豆腐?

    刚才易辰使用封印之术,外人都不知道,而古韵心更是气急。运转魂力,发现魂力又可以用了,看来是封印之术的时间已经过了。

    元林眉头一皱,用阴冷的目光看了眼易辰,随后又转头看向古韵,眼神带着询问之色。

    “哼,不管怎么说,你孙儿大庭广众下做出如此龌龊的事情是事实。”古霍也很想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并没有询问,冷声道。

    “两情相悦,又何来调戏之说,何来龌龊之说?”易斯庆淡淡一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