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报名现场冲突!

    只要能够夺得冠军,就能得到一颗禁灵石,目前三样物品就缺这一样。

    特别是易家已经接受到邀请函,如若派不出一位上得了台面的人物,那脸可就丢大了。

    考虑到这两点,易辰才决定参加魔鉴师大会。

    从易斯庆那边离开之后,易辰便返回到兵器阁,静修巩固修为,同时等待魔鉴师大会的到来。

    ……

    接下来的日子易辰都在修炼度过,就这般过了半个月的时间。

    盘坐在床榻上,易辰双眼紧闭一动不动,双手掐着一个法诀,天地间的魂力从四面八方涌来。

    在易辰的控制下,庞大的魂力在他的经脉淬炼,随后引入丹田。

    这般修炼持续了半个时辰,当吸力逐渐消失时,易辰方才掐断法诀,天地间的魂力尽数散去。

    缓缓睁开双眼,易辰轻吐出一口浊气,经过这半个月来的淬炼,因进阶而变得驳杂的魂力,变得极是精纯,没有半点杂质。

    “距离魔鉴师大会开始还有半个月的时间,不知道能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晋级准黄魂境。”易辰非常无奈的摇头。

    魔鉴师大会规定参加大会,进行比赛的魔鉴师年轻,必须在三十岁以下。

    目前知道的准黄魂境就有两位,分别是大皇子和古韵,易辰猜测他们应该能够鉴定五星灵石。

    魔鉴师大会是按照能够鉴定的灵师星级,以及灵石精纯度来判定胜负,如果不能鉴定五星灵石,易辰想要夺冠希望极低。

    当然也并不是说没有希望,易辰他有足够的自信,在四星魔鉴师领域,他不会惧怕任何人。

    而在鉴定五星灵石时,有着非常高的失败率,如果大皇子他们鉴定失败,那易辰也就有夺冠的希望了。

    “只有晋级准黄魂境,夺冠的希望才更高。”易辰眼神带着坚定,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便是冠军。

    “算算日子,今天是魔鉴师大会报名的日子。”易辰好似想到了什么,轻吐出一口气浊气,随后从床榻上跳下。

    整理了下衣衫,易辰走出兵器阁,随后帝都的央广场走去。

    此时的央广场非常的热闹,尽是人头耸动,一眼望去全是黑压压的人群。

    来到这里的大多数人,都穿着魔鉴师协会的服装,这里就是报名的地点。

    “好多人。”易辰他是自己前来报名,当看到人山人海的情形时,忍不住吃惊。

    这里的修者数量极多,恐怕有数万人,当然大多数都是前来凑热的,但易辰观察了下,发现魔鉴师数量恐怕有近一万人。

    如此多的魔鉴师,让易辰暗暗吃惊,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毕竟这里聚集的是元玄帝国接近九成的魔鉴师,这样的数量倒也正常。

    目光移动,易辰发现南面位置正摆着一张长桌,几位年过花甲的老者坐在桌子后面。

    那里正是报名的地方。此时已经有不少人在那里排队。

    见到这般情况,易辰快步走上前去,站在其一人的后面,默默的等待。

    前面的魔鉴师特别多,易辰这一等就是一个时辰,当前面那个人离开时,终于轮到他。

    “呼,终于解脱了。”易辰忍不住松了口气,准备走上前报名。

    “让开,让开。”一道粗鲁的声音从后面响起,一道身影动手要推开易辰。

    拥有辰魂境高阶修为,易辰岂是那么容易被推开,身躯微微一颤,将对方的手震开。

    “小子,你居然敢反抗。”就这样被震开,那名护卫十分的不爽,显然是横行霸道惯了,直接拳头招呼了过来。

    “滚。”易辰根本无需回头,淡淡的吐出这一个字,随后右腿肌肉绷紧起来,转身朝那名护卫的脸部扫去。

    “彭。”易辰的度非常快,护卫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直接被易辰一脚扫飞出去,狠狠的摔倒在地面上。

    “古家的人。”转头看去,易辰发现与那名护卫一同前来的还有几位年轻人,从他们的服装易辰可以判断出,他们都是古家人。

    “易家的庸才。”那几位年轻也终于看清对方的容貌,脸色开始变得阴沉起来。

    那些前来报名的魔鉴师,被这边的动静吸引,俱是聚集了过来,将易辰和古家的几位年轻围了起来,凑热闹。

    “怎么回事?”人群刚刚围了过来,一道清冷的声音,便从人群后方响起。

    “是古韵。”众人转头朝声源处看去,当看清来人的模样时,赶紧让出一条道。登时一道身穿魔鉴师服装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古韵的出现,让易辰心头一紧,特别是对方也注意到她了,一股无形的杀意向易辰压来。

    古易两家矛盾极深,已经到了不可调解的地步,特别是当日的贾家拍卖会,更是将两家的关系提升到不死不休的地步。

    “你们易家的人,欺人太甚。居然在大庭广众下横行霸道,真以为没人治得了你?”

    极其护短的古韵,转头看了躺在地上哀嚎的护卫,当即冷声道。

    听到这句话,易辰心头冷笑,刚刚明明就是那名护卫想要将他推开,现在反过来倒是他横行霸道了?

    “你们古家的人自己横行霸道,不成反被教训,可别将那么大的帽子扣在小爷我的身上来。”易辰脸上满是淡漠,沉声道。

    “狡辩,今日若是不给你一点教训,你还真以为我古家无人。”

    古韵自然不会相信,而且早就想要教训易辰一顿,当下一股强横的气息从她体内渗透出来,朝易辰扑了过去。

    “易家的小家伙有麻烦了,就算错不在她,依照古韵的性子都不会轻易饶他。”

    “这倒是,而且那个古韵可是准黄魂境。”见到这般情形,不少议论声响起。

    至于那些议论,易辰并没有理会,因为古韵的气息早就压在他的身上,在这一刻他感觉天穹压身,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不过易辰现在是辰魂境高阶,与古韵之间的差距缩短了不少,如若真动起真格来,他也浑然不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