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七章 古家,憋屈到吐血!

    “阿爷,大姐,你们惩罚霖儿吧。”被这么一催促,古霖的脸色越发苍白,随后双膝跪在地面上。

    “完了。”古霍这一刻只感觉五雷轰顶,从古霖的模样不难判断出,他心那股不祥的预感果真应验了。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银焰长枪真的丢了,那把真的是银焰长枪?”古霍依旧抱着一丝侥幸,否则古家可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当日不但洛河死在他的手,而且我们古家的银焰长枪,也被那小杂种拿了去。霖儿害怕阿爷责罚,才不敢告知您这个消息。”

    原来当日古霖只说洛河被杀,而没有说银焰长枪被夺走的事情,也就是说古霍一直被蒙在鼓里。

    “你。”这一刻,古霍感觉天塌了一般,脸色涨得通红,喉咙有些发甜,一口鲜血涌了上来,但被他强行吞了下去。

    “古家主,刚才你不是说有证据吗?现在证据哪里去了?”那一幕易辰自然看在眼里,当即便是笑着道。

    “你。”这一下古霍被气得不行,他没想到对方会这么无耻,夺了宝就算了,而且还拿出来拍卖。

    这完全是在削古家的脸啊!连传家之宝都保不住,而且还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被拿出来拍卖。

    这不单只是丢了宝物,更是一个响亮的巴掌,抽在古家脸上的巴掌,而且还特别的响亮。

    “不会吧,难道那把银焰长枪是真的?”古霍的表情落在众人的眼,当即便引来众多猜测。

    “怎么样古家主,这把银焰长枪并未仿制品,对吧?”贾鼎脸上笑意更浓,道。

    “哼,你们贾家拍卖行,为何要偷盗我古家的传家之宝?”

    古霍毕竟是古家之主,手段非常人能比,很快就回过神来,用非常气愤的语气喝道。

    “说话可是要有证据,人家拿来我拍卖行拍卖,便是他人之物,你要找人算账,应该找那位送东西来拍卖的人。”贾鼎摆手不屑道。

    “既然是这样,那究竟是谁,送银焰长枪来这里拍卖?”

    古霍虽然知道东西是易辰送来拍卖,但并没有能够服众的证据,为了挽回古家的颜面,他只好逼问贾鼎。

    “对不起,我们拍卖行有规定,绝对不能透露客人的资料。”贾鼎直接摆手拒绝。

    “我看你是隐瞒事实,还我古家银焰长枪。”

    古霍的语气充满愤然,随后身躯一跃,从厢房上跃下,伸手抓向银焰长枪。

    “尔敢。”贾鼎没想到对方会强抢,但他岂会那么容易被古霍得逞,身形一闪,快来到长枪旁边,一掌带着破空声,朝古霍拍了过去。

    古霍的战斗经验极其丰富,岂会那么容易被击,抓向银焰长枪的手掌一翻,与贾鼎拍来的手掌轰击在一起。

    “彭。”闷响声传出,贾鼎两人身躯俱是一颤,随后古霍腰间扭动,借助那股震力退出,稳稳落在拍卖台上。

    “自家的传家宝丢了,居然怪罪到拍卖行身上,我都怀疑,是不是你们古家故意叫人将长枪拿来拍卖,想要陷害贾家拍卖行。”易辰淡漠的笑声响起。

    “对啊!倒是有这个可能,古霍可是黄魂境强者,有谁能够在他的身上夺得银焰长枪。”

    这句话一出,刚才还站在古家这一边的人群,开始对着古霍指点起来,语气满是怀疑。

    没想到易辰会无耻到这种地步,古霍冷冷转头朝前者看去,他现在恨不得将眼前这个小混蛋掐死。

    “难道古家主还怀疑是我拿你的银焰长枪不成?您老可是黄魂境强者,而我这是辰魂境,根本偷不走你的宝贝。难道你们古家都是废物?”易辰满脸无辜,说出一句险些让古霍吐血的话。

    “够损!”知道真相的贾鑫,自然知道易辰在讽刺古家人都是废物,当即便是竖起了大拇指。

    闻言,易辰不过是淡淡的耸了耸肩。刚才古霍侮辱易家的话,依旧在易辰的脑海回荡,如今终于有报复的机会,他岂会那么容易错过。

    “好,好,很好。”古霍气急反笑,只不过笑声当却带着狰狞。

    “古家主,你这是要闹哪一出,我们的拍卖会可还要继续呢。”贾鑫大声抗议道。

    这句话一出,便有不少好事的修者开始大喊,让古霍快点离开,让拍卖会继续进行。

    古霍脸色极度难看,但众怒难犯,来这里参加拍卖会的,大多都是帝都有头有脸的人物,如果全部得罪,对古家的打击可是致命的。

    想到这一点,古霍只好转头返回厢房。

    “阿爷,现在怎么办?”古韵无奈的看了眼古霖,询问道。

    “只能买回来,不然在这么多人面前,让银焰长枪落入他人的手,对古家的声誉影响更大。”古霍沉声道。

    “我们古家的东西,居然要用金币买回到?”古韵脸色阴晴不定,转头朝易辰看去,美目浮现出冷色。

    一股寒意从脚底传至头顶,易辰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转头与古韵对视片刻,随后直接选择无视。

    “被盯上了,你可要小心点。”贾鑫提醒道。

    “只要她敢来,小爷一定给大皇子带绿帽子。”易辰努了努嘴,道。

    “嘿嘿,小易子,我发现你是变猥琐了。”贾鑫奸诈的笑了一声。

    “现在开始拍卖银焰长枪,起价一百万金币,每一次喊价,增加十万金币!”贾鼎的喊声,在大厅回荡。

    “起价一百万?每喊价一次十万,这怎么不去抢?”古霖脸色大喊一声。

    古霍的脸色更加难看了,按照这样的价格,就算拿回银焰长枪,也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啊!

    “这就是拍卖会的规矩,如果你们不想要,可以不竞拍。”贾鑫非常不满的回应。

    “我是个非常守规矩的人,一百一十万金币。”易辰非常的配合,一扬手,直接喊出一个价格。

    喊得越多,古家损失就越大,易辰非常乐意做这样的事情。

    “一百二十万。”他倒是爽了,而古霍却有种想要杀人的冲动,最后带着憋屈感,喊出这样的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