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六章 好戏开演!

    “这个价格已经接近六品魂技的最高价了。”易斯庆轻声道。

    闻言,易辰点了点头,很快六品魂技的归属权就会有结果了。

    面对这样的价格,掌权者犹豫了下,张嘴想要报价,可是好像又想到了什么,将原来的话咽了下去。

    “六百六十万金币。”古霍也是犹豫了下,不过他并没有像掌权者那样选择放弃,而是一咬牙,提了四十万金币。

    “古老头难道疯了不成。”贾鼎眉头一皱,这样的价格已经超出他的预算,思索一会,沉声道:“六百八十万。”

    “七百万。”古霍非常的犹豫,这个价格可是古家两年的收入,但他经过思索之后,一咬牙,道。

    “七百万,古家主真是财大气粗,正所谓君子不夺人所爱,贾某只好成人之美。”贾鼎最终还是放弃了,说出一道挽回场面的话。

    “哼。”古霍心头冷哼一声,贾鼎表面说得这么好听,君子不夺人所爱,那得到东西那位必是一个小人。

    “七百万第一次。”

    “七百万第二次。”

    “七百万第三次。”贾孟身为贾家人,自然不愿意天炎圣印诀被古家人得到,但依照拍卖行的规矩,他只好不情愿的喊了三声。

    “恭喜古家主以七百万的价格,拍到六品下等魂技,天炎圣印诀。”三次过后无人加价,贾孟一锤定音。

    “七百万!”在场众人被这个价格震得说不出话来,这对他们来说可是个天数字。

    “恭喜古家主夺得六品下等魂技!”大厅不少拍马屁的站起身来,朝古霍行礼。

    而古霍的脸上也尽是笑意,拥有六品魂术,古家在武力方面再也无需忌惮易家。

    “等下我看你还怎么笑得出来。”望见古霍那副得以洋洋的模样,易辰淡漠一笑。

    所有的物品都已经全部拍卖完毕,已经有不少修者离场,而贾孟也准备收拾东西离开。

    这时,一名护卫走上台去,来到贾孟的身旁,与他耳语了几句,在听到他的话后,贾孟眼前一亮。

    “各位亲爱的来宾,本拍卖行刚刚加了一件拍卖物品,想必大家一定会非常的感兴趣。”

    贾孟脸上浮现出神秘的笑容,扯开嗓子大声宣布道。

    “嗯,临时加了一件?”那些准备离开的修者,在听到贾孟的话后,均是停下了脚步,以前这样的事情也曾经出现过。

    古霍他们刚刚准备离开,可听到贾孟的话后,纷纷停下脚步,疑惑的朝那边看去。

    “开始了,开始了。”贾鑫搓着手,非常期待的说出这句话,而易辰他们也是微微一笑。

    “贾大人,你们临时增加的是什么?”那些准备离去的修者们纷纷回到座位上,大声喊道。

    “别着急,肯定不会让大家失望。”贾孟神秘一笑,随后朝台下摆了摆手。

    片刻之后,两名只从托着一个木盘走了上来,放在木架上,上面盖着一张红布。

    “那是什么东西,怎么好像是一把武器?”望见那东西,大厅响起众多议论声。

    “各位猜得没有错,这就是一把武器,而且还是一把大家十分熟悉的武器。”贾孟笑着解说道。

    “熟悉的武器,到底是什么?”众人的好奇心被彻底调动了起来,纷纷询问道。

    “这临时增加的一件武器,是我们元玄帝国两大名枪之一。”贾孟眼角余光瞟向古霍,道。

    “怎么可能?两大名枪之一银焰长枪,是古家的传家之宝,而另一把则是星龙长枪,但那一把在帝国掌权者手。”

    “就是,那可是古家和掌权者佩戴的神兵,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不少质疑的声音响起。

    “荒谬,我古家的银焰长枪一直都在,而星龙长枪一直在掌权者手。”一道冷喝声,从古霍的嘴里吐出。

    当这句话出来时,站在他身后,还鼻青脸肿的古霖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他的心有种十分不妙的预感。

    “贾家拍卖行编出这样子虚乌有的事情,难道就不怕贻笑大方?”掌权者脸色也非常的不好看。

    “贾家拍卖行的信誉如何,相信在场的各位都清楚,我们从来都不会做那些损人不利己的事情。”贾鼎不知何时,走到拍卖台上。

    “好戏开场了。”易辰嘴角一勾,朝古家那边看去,霎时便发现脸色变得苍白的古霖,当即心头暗笑。

    “哦,那还请贾家主说一说,那是两把名枪的哪一把。”古霍戏谑道。

    “贾家主请看。”贾鼎脸上笑意不减,直接掀开上面的红布,登时一把通体银色的长枪,便暴露在空气之。

    “真的是银焰长枪。”

    “奇怪,古家的传家之宝怎么会落入贾家的手。”众人的目光聚集在长枪上,当仔细看清长枪的模样时,脸上露出震惊之色。

    “哼,不过是一件仿制品罢了,尽管仿造的手段非常高明,但我古家的长枪根本没有丢失。不知道贾家主弄一把仿制品是何用意,难道是想欺骗大家?”

    刚开始古霍也彻底震惊了,因为那把长枪实在是太像了,不过当他回神过来之后,便是冷笑道。

    “就是,连持有者都说是仿制品,那肯定就是假的,看来贾家真的是别有用心。”不少人开始指指点点起来。

    “古家主说这把银焰长枪是仿制品,那你可有证据?”易辰缓缓抱起双手,帮腔道。

    “哼,这就是最好的证据。霖儿,将我们祖传的银焰长枪拿来。”古霍脸上带着自信,转头看向古霖。

    这一下,古霖的脸色越发的苍白,愣愣的站在原地,一时间不知道做些什么好。

    “这次我看你古家还有何脸面见人。”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局面,易辰连最勾起一抹戏谑。

    “怎么了霖儿,快将我们祖传至今的银焰长枪拿出来。”见到古霖这般模样,古霍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催促道。

    “弟弟,别闹了,快将银焰长枪拿出来。”古韵面对古霖时,没有以往冷冰冰的模样,显然对自己的弟弟疼爱有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