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四章 你初一,我十五!

    “一百万金币。”这样纠缠下去也不是办法,但易斯庆只能豁出去。

    这个价格已经是五星疗灵石的最高价格,掌权者并没有继续叫价,而贾鼎也没有出声。

    “一百一十万金币。”古霍用异样的目光看了易斯庆一眼,闪过戏谑的光芒,喊道。

    “这样下去可不是个办法。”易辰用冷冷的目光看向古霍,眉头一皱,沉声道。

    “一百三十万金币。”对易辰的话非常赞同,但易斯庆并没有放弃,将这颗疗灵石的价格又提升了二十万。

    “易老头,你要这疗灵石有何用?难道是要给你那个废物儿子疗伤?”见易斯庆跟自己杠上,古霍心头冷哼,转头看了过来,道。

    这句话一出,大厅上响起不少笑声,掌权者和岩佐他们的脸上,也是闪现出戏谑的笑意。

    与他们不同的是,易辰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拳头紧握,手臂上的青筋暴起。

    易魁被打成残疾,是易家难以抹去的痛,古霍这番话是往易家的伤口上撒盐,彻底激起了易辰潜藏在心的仇恨。

    对这一世的父亲,易辰极是敬爱,而古霍在大庭广众下说出这样的话,这完全是对易魁的侮辱。

    一股戾气从心腾升而起,还有就是那个名字,将易魁废掉之人的名字,秋绍闲。

    紧咬着牙根,易辰运转魂力,将那股戾气压下去,如果在这个时候发怒,损的是易家的颜面。

    易斯庆的脸色也非常的不好看,藏在长袖的双手紧握在一起。

    “原来真的是要给易侄儿疗伤,这样我也不好意思再争下去,但愿易侄儿能够早日康复!”

    一百三十万的价格已经超出古霍的预期,他直接选择退出,但却说出一道极是大义的话。

    “古家的家主为人还真是不错,如此仁义心肠,单凭这一点就比易家那些只懂打打杀杀的强。”不少议论声响起。

    “咯嘎。”易辰拳头握得更紧,因太过用力而显得苍白。

    缓缓抬头朝掌权者那边看去,发现掌权的脸上也带着戏谑的笑容,这让易辰更加的愤怒。

    元玄帝国能屹立千年不倒,这完全是易家的功劳,如果不是有易家为其征战,元玄帝国能有如此稳固的地位?

    更让易辰不忿的是,易魁是为了帝国征战,是为掌权者的江山而战,换来的并不是尊敬,而是嘲讽和侮辱。

    “我发誓,总有一天,会让你们匍匐在我易家的脚下,让你们做我易家的奴才。”一道阴冷到极点的话,从易辰的心响起。

    “多谢古家主对魁儿的关心,善恶终须有报,希望有些人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身为一家之主,易斯庆绝对不能失态,从喉间发出这句话。

    此话一出,古霍他们的脸上戏谑更甚,心升起了无限的快感。

    “五星疗灵石,由古家主以一百三十万的价格夺得。”贾孟倒数三声,随后敲了下桌子。

    本来是一场胜利,但易辰心却没有半点高兴,这好像是他们在施舍一般,让易辰极度的不爽。

    “忍一时风平浪静,现在还不是跟他们翻脸的时候。”贾鑫沉声道。

    贾家和易家在同一条船上,易家被打脸,他贾家也没有脸面。

    “希望等会他们还能笑得出来。”易辰当然知道这个道理,长长的吸了口气,将心头的戾气都压了下去。

    “易侄儿,你这是?”对易辰这句话感到非常不解,贾鼎询问,而易斯庆也看了过来。

    “贾伯父,拍卖行现在还能增加拍卖物品吗?”易辰嘴角勾起一抹阴冷,道。

    “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件物品,想要增加的话只能在压轴之后拍卖,我想应该没问题。”

    “那就好,我有一件物品要拍卖。”

    “哦?易侄儿要拍卖什么物品?”贾鼎脸上带着不解,易斯庆他们也同时投来询问的目光。

    易辰淡漠一笑,随后摸了摸手指上的储物戒,缓缓拿出一把银色的长枪。

    “古家的家传之宝——银焰长枪?”当看见易辰拿出的东西时,贾鼎他们脸上浮现出不敢相信。

    这把银焰长枪,可是元玄帝国两把名枪之一,古霍一直将它看做自己的性命一般,如今怎么会出现到易辰的手。

    “真的是银焰长枪。”易斯庆将长枪拿了过来,仔细查看之后,肯定道。

    “奇怪,古家银焰长枪怎么会在你的手上?”当日易辰并没有提到银焰长枪的事情,易斯庆他完全不知情。

    “是这样的。”贾鑫见到这般情形,便将当日的事情给说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哈哈,实在是太好了,我这就去安排,相信古霍那老东西,见到家传之宝出现在拍卖会上,表情一定会很精彩!”贾鼎大笑起来。

    “人做初一,我做十五,这次看古霍怎么收场。”易斯庆脸上的阴霾完全消失,笑着道。

    “对了易小侄,这把枪准备弄个多少钱?”贾鼎将那把长枪拿了过来,询问道。

    “底价一百金币,每喊价一次,增加十万金币。”易辰没有半点思索和犹豫,直接报出这样的价格。

    “够狠啊!等下古霍估计要心疼死。”

    贾鼎大笑一声,随后招了招手,让一名护卫进来,将银焰长枪交个他,顺带吩咐了几句。

    那名护卫得到吩咐之后,便带着银焰长枪离开厢房。

    “古家,这只是第一步。”回头看向古霍,易辰嘴角勾起一抹阴冷。

    “本次拍卖会已临近尾声,接下来拍卖的是本次拍卖会最后一件压轴物品。”便在这时,一道充满兴奋的话从贾孟的嘴里发出。

    “终于最后一件了,不知道压轴的是什么东西。”一道道充满期待的声音在大厅响起。

    而易辰也收回目光,放回到拍卖现场上,根据贾鑫给的提示,他知道最后一件是魂技,只是目前还不知道品级。

    也并没有多想,易辰眼神闪现出期待之色。

    “终于来了。”在提到最后一件物品,古霍和岩佐等人都来了精神力,眼神闪过异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