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四章 四星魔鉴师,古良

    易辰的态度已经非常的明确,今天他就要好好的捞上一笔,打古家的脸。

    而斗主的脸色也是阴晴不定,应的话,又怕带来眼的经济损失,不应的话损失的又是斗灵场的面子,陷入两难境地。

    “这位兄弟这么喜欢斗,不如老夫陪你玩一局,如何?”便在这时,一道爽朗的笑声从不远处传来。

    突如其来的声音,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他们转头朝声源处望去,只见一位老者向这边走来。

    他身穿一套魔鉴师服装,看起来和普通的老者没什么区别,但在他的服装胸口位置,却有一个四星勋章,那正是四星魔鉴师的标志!

    “古家斗灵场第一斗主——古良。”当看清来着的模样时,在场众人微微一愣,说出一个这样的名字。

    “古良?”周围的惊呼声也传入易辰的耳,这个名字他并不陌生,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个古良是古家的长老,同时也是魔鉴师协会的人。

    “是他的气息。”再微微感应了下,易辰隐藏在斗笠下的目光,闪过森冷的光芒。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当日潜入易家后山,置放引魔灵石的人,他的气息和古良的一模一样,那个黑衣人就是他!

    “长老。”目光面带着笑意,但眸间却不时闪过阴冷,当他来到台前时,刚才那位斗主恭维的朝他行了一礼,回头看向易辰的目光闪现出冷色。

    “来着便是客,这位兄弟难道不准备斗了?”古良并没有理会那位斗主,转头看向易辰,道。

    闻言,易辰眸间的冷色更甚,家人便是他心目的逆鳞,古良当初动作已经触犯了他的禁条。

    “既然古长老想斗,那我奉陪到底便是了,我也早就想请教请教,古家第一斗主的厉害。”压低声音,易辰用沙哑的声音道。

    “嗯?难道他准备挑战古良?真是疯了,难道他也是四星魔鉴师?”在场围观的魔鉴师,望向易辰的目光满是愕然。

    古良心非常的不愉悦,本来他以为,对方见到他四星魔鉴师的身份,会乖乖的离开,没想到他还真的杠上了。

    如果对方也是四星魔鉴师,那不管输赢,他都不会留下诟病,难道真的要自降身份陪他斗一局?

    “古长老刚才说得倒是好听,难道连你也不敢斗?”易辰嘴角一勾,用充满挑衅的语气道。

    “既然你想斗,那我就陪你一局,准备用几星的魂灵石,随你选。”

    古良看了眼围观的人群,如果拒绝的话定会影响到名声,当即便装作大度的模样,道。

    “依旧还是二星魂灵石吧。”易辰思索了下,做出这样的决定。

    他不想暴露四星魔鉴师的实力,暴露得越多,麻烦也会越大,到时想要脱身也就没有那么容易。

    “真是嫌命魂灵石多啊!四星魔鉴师其实三星魔鉴师能比,那个家伙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刚才易辰的展现出来的实力,让人误以为是三星魔鉴师水准,周围又响起众多议论声。

    “那就开始吧。”古良脸上写满轻松,非常随意的摆了摆手,好像并没有将这场斗灵放在心上,随后将自己的纹盘和纹器拿了出来。

    “三星纹器,三星纹盘!”古良拿出来的两样东西,上面都有三条神秘纹路,见到这样的情形,围观魔鉴师眼神闪烁起炙热,贪婪道。

    对周围众人的反应非常满意,古良的眼神充满傲然,将两样东西放在桌上,转头淡淡的看着易辰。

    对方是位四星魔鉴师,易辰眼神闪过凝重,他并不准备隐藏实力,手掌一翻,一把拥有四条纹路的纹器出现在手上。

    “是四星纹器!”望见易辰拿出的纹器,众人的脸色一滞,随后眼睛紧紧的盯着那把纹器,眼神充满了贪婪和炙热。

    古良的目光,亦是被易辰手的纹器吸引,两道贪婪的光芒一闪而过,同时也有惊讶之色,他没想到后者居然会有四星纹器!

    “可以开始了吗?”易辰没有半点反应,紧握手的纹器,说出一道沙哑的话。

    很快就回神过来,古良收回贪婪的目光,微微一摆手,握紧纹器等待护卫宣布。

    “斗灵开始!”那名护卫见双方做好准备,当即便是喊了一声。

    “嗖。”话音刚落,易辰两人便开始刻画起来,但古良却并没有将注意力放在纹盘上,而是抬头淡淡的看着易辰。

    “盲刻?不愧是斗灵场最强的斗主,即便是盲刻,也依旧刻画得如此完美,没有半点瑕疵。”围观众人议论纷纷,嘴里不时发出惊叹声。

    “好强的实力。”

    易辰也采用盲刻,但他戴着斗笠,外人并没有发觉,当看到古良刻画的图鉴时,忍不住嘀咕一声,眼神的凝重之色更甚。

    此刻易辰刻画的度并不快,远远的被古良甩开,但他好像并不着急,不紧不慢的刻画每一条纹路。

    “这样的度想要追上古良可不简单啊!看来他是输定了。”

    “任何人对上四星魔鉴师,都不可能保持平常的心态,他这样也是情有可原。”不少人在关注易辰刻画图鉴,他们摇头道。

    外界的评论声并没有影响到易辰,他的目光微眯,紧盯着古良刻画的图鉴。

    “咻。”仅是半刻钟的时间,古良就将二星图鉴刻画出三分之二,而且没有半点的瑕疵,堪称完美,这又是引起一番惊叹。

    “刚才乖乖离开不就得了,何必弄成这样,这次看你怎么收场。

    ”刚才被易辰击败的斗主,转头向易辰那边看去,发现他只刻画了三分之一,当即便是嘲讽道。

    “你还是直接认输吧,古良大人的鉴定水准,不是你能够比的。”那名护卫看似好心相劝,但眼神闪现出的却是玩味。

    “可惜了那把四星纹器,如果是我带上它,刻画图鉴的度一定能提高不少。”不少魔鉴师酸溜溜的讽刺道。

    各种嘲讽传入耳,但易辰好像没有听见一般,依旧不紧不慢的刻画,漠然的脸上看不出感情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