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三章 赢,不敢应斗?

    两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鉴定完成,判断不出究竟是谁快一步。

    “倒是有两下子。”斗主目光闪过异色,冷冷的说出这句话。

    “彼此彼此。”嘴角一勾,易辰耸了耸肩,非常平淡的回应一声。

    “不要高兴太早,还有精纯度检测,希望你能过得了这一关。”斗主说出这句话,随后朝身旁的护卫摆了摆手。

    那名护卫恭敬的点头,随后将鉴定精纯度的仪器拿了出来,摆放在桌子上。

    “谁胜谁负,马上就要见分晓了,不知道他能不能赢。”一些魔鉴师转头看向易辰,道。

    “别做梦了,这个斗主可不简单,我见过他检测精纯度,可是达到过惊人的百分之七十五,这可是最高值了。”其也有不少冷笑声。

    “检测纯净度,便能判断出谁胜谁负,这个规则你应该知道吧?”斗主语气带着戏谑,道。

    “当然,不过我好像记得,斗灵场有一个规定,在检测纯净度这一环,有一个加注的机会,对吧?”易辰淡漠一笑,用沙哑的声音道。

    这句话一处,让在场众人一愣,难道易辰是准备加注?这也太疯狂了吧,现在都已经有十六颗,难道他还要叠加?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加注之后你会输得更惨,可要考虑清楚,别怪我没提醒你。”斗主戏谑道。

    “狗嘴吐象牙,小心被戳死。”易辰脸上充满平静,用极度沙哑的声音道。

    “你这人真是不知好歹,我说你还是识相点吧,留着点灵石,不然输了,可别怪我们没提醒你。”护卫鄙夷道。

    “废人废话多,我这里还有七颗魂灵石,一并加上。”易辰右掌一番,七颗二星魂灵石出现,他直接丢在桌上。

    “疯了,还从来都没有见过,有人敢在斗灵场这样玩。”

    “赢了两场就得意忘形,目无人,这样的人就应该得到教训。”见到易辰这般动作,人群传出不少鄙夷的声音。

    “既然你想输,那我就让你输得心服口服。”鉴定精纯度时可以加注,这时斗灵场的规定,斗主倒是没有反对,说出一道森冷的话。

    待到话音落下时,斗主将刚才鉴定的魂灵石,直接放置在鉴定精纯度的仪器上,这一刻,众人停止议论,等待结果。

    一股能量在仪器游动,朝那颗魂灵石游动了过去,最后直接将那颗二星魂灵石包裹。

    “二星魂灵石:精纯度百分之七十九。”片刻之后,一行这样的小字,出现在仪器的正央位置。

    “哇,精纯度居然达到百分之七十九,这样的精纯度可算是非常顶尖的了。”

    “这样的精纯度可是极高,看来他是输定了。”魔鉴师人群开始议论起来,其一些看向易辰的目光充满了怜悯。

    那些议论声直接被易辰无视,当看到斗主的精纯度时,他的眼神闪过异色,没想到后者倒是有两下子。

    “我说过,你会输得非常惨。”感受到易辰异样的目光,斗主非常的有成就感,将魂灵石从仪器拿出,道。

    “希望你能记住这句话才好。”易辰耸了耸肩,最后满脸漠然的走到仪器旁,准备鉴定魂灵石。

    “鉴定的话你只会更加没面子,还是现在滚蛋吧,不然以后在帝都你会永远抬不起头来。”那名护卫凑上前来,戏谑道。

    这句话一处,周围众人看向易辰的目光闪过笑意,他们更愿意看到的是易辰输掉的情形。

    面对这样的讽刺,易辰嘴角微微一勾,并没有多说什么,在众多鄙夷目光的注视下,将那颗魂灵石放入鉴定的仪器。

    “二星魂灵石:精纯度百分之八十。”一串这样的数据,从仪器的间位置跳出,在场众人的目光逐渐放大,眼神的戏谑被不可思议取缔。

    半分之八十的纯净度,比斗主百分之七十九高了百分之一,虽然只是百分之一,但谁胜谁负已经决定出来了。

    “怎么可能?”斗主脸上的笑容为之一滞,随后浮现出不敢相信之色。

    “爷我跟你说过,狗嘴吐象牙,会被戳死。”淡漠一笑,随后易辰学着斗主刚才的语气道:“我会让你心服口服。”

    这句话实在是太打击人了,斗主的脸色瞬间涨得通红,这一刻他没有刚才超然的感觉,而是被羞怒所取代。

    “别磨蹭了,赔注吧,大爷没时间跟你们浪费时间。”易辰也懒得继续损他,转头看向那名护卫。

    “是,是大人。”此一时彼一时,在易辰获得胜利之后,那名护卫的称呼变得恭敬起来,赶紧赔给易辰二十三颗二星魂灵石。

    又有二十三颗入账,加上押注的二十三颗,易辰已经有四十六颗,再加上鉴定完的两颗,现在他总共有四十八颗魂灵石!

    短短的半个时辰,易辰就进账三十八颗魂灵石,接近十万金币,这样的捞钱度实在是太快了!

    并没有收手的意思,易辰直接用两颗鉴定过的魂灵石,换成三颗未鉴定的魂灵石,留下一颗鉴定,剩下的五十颗全都推到桌子间。

    “这次我押注,五十颗。”淡淡耸了耸肩,易辰说出一句让在场所有人哗然的话。这实在是疯狂,居然一场压五十颗,那可是十万金币啊!

    “你。”斗主脸色一变,现在他终于知道,眼前这人不单是来斗灵的,而且还是来踢馆子的。

    斗灵场每天所赚取的利润在三十万左右,如果还输的话,一天的利润可就要被捞走一半了,这个损失他可承担不起,一时间有些为难。

    “怎么,难道你们斗灵场,也有不敢应斗的时候?”易辰嘴角勾起一抹戏谑,道。

    这句话一出,在场的魔鉴师目光闪过异彩,望向斗主的目光满是玩味,以前这些斗主懵提有多傲气,没想到他们也有吃瘪的时候。

    “这。”斗主的脸色十分难看,作出决定又怕损失,不做决定,损的又是斗灵场的面子,古家的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