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四章 三个箱子!

    脸上满是疑惑,易辰非常的想不通,特别是这个墓地,埋葬的又是何人?

    “这是什么东西?”

    突然,易辰发现一块黑色的铁块,它看起来非常普通,黑漆漆的没有光泽,但却有一股魂力蕴含其。

    “圣灵。”间位置还有两个大字,苍劲有力,一笔一划都非常玄奥,但并不是古字,易辰很容易就看懂。

    “这应该不是铁块,而是令牌。”易辰仔细观察,得出这个结论后,转头朝那骸骨看去。

    “圣灵?”那些骸骨穿在身上的衣服,已经非常的破烂,但在衣角位置,易辰发现了这两个字。

    “看来这块东西是他们生前留下的。”易辰得出这样的结论,而后转头看向贾鑫,发现他并没有注意这边的情况。

    没有声张,易辰直接将令牌收入储物戒,随后转头走到贾鑫身旁。

    “天妖王,留!”墙壁上有四个大字,摄人心魄,易辰心脏有种被某种东西压制的感觉,闷得喘不过气。

    “好恐怖,究竟是什么人留下的大字,单只是残留在字的气息,都有这般威力。”易辰骇然道。

    “天妖王应该是他的名字,你看这里应该是他的手印。”贾鑫点头,而后伸手指向大字旁边的位置。

    顺着贾鑫所指的方向望去,易辰发现一个巨大的手印,那并不是普通的手印,因为它太大了。

    “比普通人的大上四倍,这真的是那个天妖王的手印?”易辰走上前比划了下,道。

    不单如此,易辰还发现一个问题,那个根本不像人类的手印,倒像是魔兽的脚印。

    “应该是。”贾鑫点头,随后走到墙壁下,运转魂力一掌拍在墙壁上。

    “彭。”伴随着闷响传出,贾鑫抽了一口凉气,一股剧痛传来,但那墙壁却完好无损。

    “辰魂境都不能留下半点痕迹,那个天妖王的修为该要有多深?”易辰愣了愣,道。

    “天妖王,难道留下手印的是妖族的人?”贾鑫甩了甩手臂,道。

    “妖族?”易辰从未听过这个词,脸上闪现出疑惑,询问道。

    “以前我阿爷还未陨落的时候,曾经和我说过,魔兽的等级达到一定程度,便能幻化人形。而它们留下的后代则被称为妖族,它们能幻化人形。”贾鑫思索了下,道。

    “在我们元玄帝国,难道也有妖族?”这还是易辰第一次听到,当即脸上浮现出浓浓的兴趣,继续询问道。

    “这个我也不清楚,而且好像也没有人见过妖族的人。”贾鑫摇头道。

    闻言,易辰点了点头,随后移开目光,走到第二层的间位置。

    “这里有一个坑和碎沙石,想必是放置棺木的地方。”观察一会之后,易辰轻声道。

    “如果这里是放置棺木的地方,那墓主人的尸骸哪里去了?”贾鑫凑上前,不解道。

    “我看应该是被那个天妖王带走了,也有可能是一些缺德的盗墓人弄走了。”易辰摇头道。

    “如果是普通的盗墓人,我看他们会顺手带走第一层的东西,从这样来看,应该是被强大的人物带走。”贾鑫点头道。

    “这倒是有些可惜,不然棺的陪葬品,说不定还会有功法。”

    易辰无奈摇头,随后便在这里寻找起来,看看有没有值钱的东西,或是比较好的陪葬品。

    在见到易辰的动作,贾鑫也终于想起来这里的目的,当即加入搜寻行列。

    “奇怪,偌大的第二层,居然没有半点物品。”在经过一番仔细的搜寻之后,两人没有发现半点值钱的东西。

    “难道进来搬走棺木的人,还将陪葬的东西也全都搬走了?”贾鑫非常的郁闷,道。

    闻言,易辰眉头一皱,不过他可不想白来一趟,又是仔细的搜寻一遍,但还是没有半点结果。

    “真是晦气,白忙活了大半天。”贾鑫轻啐了一声,嘟囔道。

    “不对,你有没有感应到,空气有一股波动?”易辰突然站立不动,他好像感应到了什么。

    “波动?”经易辰这么一提醒,贾鑫愕然,随后也开始感应起来,道:“果真有一股微弱的波动。”

    “好像是在原本放置棺木的地方。”易辰猛然转头,双眼紧盯着前方,随后迈开脚步走上前去。

    “应该错不了。”来到这个地方,易辰感觉那个波动最为强烈,道。

    “没想到你的感应能力这么强,和你合作,果真是最为明智的选择。”贾鑫笑着走上前来。

    “东西很有可能就在这里,不过咱们两赤手空拳,怎么挖?”易辰脸上带着无奈,道。

    “嘿嘿,还好我早有准备。”贾鑫大笑一声,从储物戒找出两把铲子,递给易辰。

    淡淡一笑,易辰接过贾鑫递过来的铲子,随后两人便开始行动起来,用铲子铲起泥沙。

    两人的都是修者,体力都极好,度也相当的快,片刻功夫便铲了有三米深,而那股波动也更强了。

    脸上浮现出喜意,易辰铲动的度快了许多,片刻之后,他感觉铲子铲到硬邦邦的东西。

    “挖到了。”易辰心头一喜,随后和贾鑫两人加快度,终于里面的东西挖了出啦。

    并非只有一样东西,易辰两人挖出了三个铁箱子!

    虽然不知它埋藏在底下,经历了多少岁月,但这箱子却完好无损,而且没有半点生锈。

    “想必这不是用普通的钢铁制成。”易辰观察了下箱子,道。

    在箱子出还有一个钥匙孔,想必是打开箱子的地方,不过易辰两人并没有钥匙,打不开。

    又在挖到箱子的地方寻找了下,结果没有找到钥匙,这让易辰眉头一皱。

    “不知道使用蛮力能不能打开。”贾鑫脸上浮现出狠色,随后运转魂力,悍然拍向其一个箱子。

    “彭。”一道闷响声在目的响彻,可非常不幸的是,那个箱子没有任何的反应,倒是贾鑫疼得冷汗狂飙。

    “这箱子居然如此坚固。”见到这般情形,易辰暗自吃惊,同时心越发的好奇,这箱子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