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三章 刺杀

    最后一个袋子拿在手,感觉并不是很重,从外形来看,里面装着圆球一般的东西。

    心带着好奇和期待,易辰小心奕奕将袋子打开,

    “咻。”就在袋子敞开的一刹那,一道白色光团从袋子冲出,朝大门外冲去。

    “兽魂?”突如其来的情况让易辰一愣,待到反应过来之后,脸色微变,运转魂力身躯猛然腾空。

    “哪里走。”挡在兽魂的前面,易辰伸手朝它抓了过去,度相当的快。

    “咻。”但兽魂的反应相当的迅,呼的一闪,避开易辰抓来的手臂,继续冲门口外冲去。

    “留下。”没想到兽魂的度如此之快,但易辰的反应也极其快,手的袋子一扬,向那个兽魂罩去。

    这一次兽魂逃脱不了,被易辰抓了个正着,为了防止它继续逃窜,易辰将袋口重新拉好。

    那个兽魂非常不甘心,在袋子横冲直撞,可无论它怎么努力,就是冲不开专门用来装兽魂的袋子。

    “居然是六级兽魂。”感应了下空气留下的气息,易辰脸上露出喜色。

    这又是一个惊喜,现在易辰的兽魂等级只是三级,需要吸收更多的兽魂提升等级。

    “六级兽魂,依照我现在的修为,想要将它吸收,恐怕没有那么简单。”略微思索了下,易辰轻声道。

    越高级的魔兽,拥有的灵智也越高,在将它们斩杀之后,兽魂会保持着生前的灵智,所以越高级的兽魂越难对付,刚才易辰就险些被它逃走。

    非但如此,高级别的兽魂,还具备攻击性,如果在吸收的过程出现什么意外,后果不堪设想。

    “等到境界提升到足够的境界,再将它吸收吧。”并没有急功近利,易辰小心的将兽魂收好。

    “修为已经晋级到辰魂境初阶,这段时间也将修为完全巩固,但随着修为的提升,冥魂术已经没有多大的作用。”易辰眉头一皱,轻喃道。

    冥魂术只有四品,在星魂境使用它修炼,度快到极致。

    而当修为提升到辰魂境,度虽然还算快,但比之以前则要差上非常多。

    易辰以最短的时间提升修为,除了需要提升兽魂的等级,魂术也同样重要。

    “易家品级最高的魂术也才四品,帮助也并不是很大,只能慢慢的想办法。”易辰脸上充满了无奈。

    “咻。”

    这时,门外突然有一道人影闪过,而后一股能量向易辰袭来。

    “谁?”

    对方居然无声无息的潜入,并发动偷袭,让易辰心头一惊。反应过来之后,赶紧运转魂力向右边躲开。

    “彭。”那股魂力并没有打到易辰,而是撞击在墙壁上,发出一道闷响声。

    “反应倒是挺快。”那道人影冷笑一声,随后破门而入,掌带劲风,朝易辰的脑门拍去。

    “滚。”双眼眯成锋芒状,易辰嘴里发出一个字符,手掌带着劲风迎上。

    “彭。”掌与掌之间轰击在一起,发出一道闷响,而后那道身影直接被震退出好几步,稳住身形后,用凝重目光看向易辰。

    “是你。”当看见偷袭之人的模样时,易辰明显一愣。

    因为易辰曾经在死营见过他,他就是那位带着浓重煞气的少年。

    “我说过,你会成为我的猎物。”少年用不带感情的目光望着易辰。

    “有意思。那就废话少说,放狗过来。”嘴角一勾,易辰伸出手指朝他勾了勾。

    “哼。”一道闷哼从少年嘴里发出,紧随着一股灰色魂力从他体内渗透出来,在他的双臂凝聚。

    “灰色魂力,星魂境?”易辰脸上闪现出惊愕,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在死营时,对方只是位阳魂境的小家伙。

    “咻。”并没有回答易辰,那名少年身形一闪,出现在易辰身前,一掌带着致命的气息拍向他的脑袋。“死吧!”

    “口气不小,可惜你还嫩。”前方传来劲风,易辰反应过来后嘴角一勾,双臂被一股赤色魂力包裹,带着凛冽劲风迎上。

    “轰。”震耳声音传出,随后那名少年再度被震退出去,模样看起来颇为狼狈。

    “赤色魂力,辰魂境,这怎么可能?”望见易辰手那股魂力,少年极是震惊。

    对方的年纪和自己相仿,修炼的度居然比他还要快,在龙渊大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如此天赋的人。

    “你等着,命我下次来取。”星魂境根本不是辰魂境的动手,少年留下这句话之后,转头快逃离。

    “想走,门儿都没有。”对方相取自己的性命,易辰岂会那么容易让对方离开,怒喝一声便快追了出去。

    “天雷掌第一重!”少年度虽快,但易辰的更快,眨眼间追到他的身后,右掌被魂力包裹,带着怒雷般的声响击向少年的背部。

    “风影迷踪步!”没想到易辰的反应度如此之快,少年心头一惊,嘴里发出怒喝声,双腿被魂力包裹。

    “轰。”少年快向前踏出一步,发出闷雷般的响声,随后避开易辰的攻击,消失在原地。

    “轰隆。”又是一连串的闷响声响起,但却看不到对方身影,只能听到闷响声越来越远,直至最后消失。

    “被他逃走了。”收回攻势,易辰微微感应了下,发现对方的气息已经完全消失,当即眉头一皱。

    “希望你下次还能这么幸运。”嘴角勾起一抹阴冷,易辰沉声道。

    “怎么了辰儿,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一道身影快从远处奔袭而来,正是易斯庆。

    “刚才让一只小虫子给跑了。”易辰耸了耸肩,道。

    “对方非常不简单,居然没有透露半点气息,想必不是简单的人物。”易斯庆微微感应了下,便猜到原因,沉声道:“难道是古家的人?”

    易家在光天化日之下,居然让刺客无声无息的潜入,这为易斯庆敲起了警钟。

    “不像,当初我在死营的时候,曾经见过他。”易辰摇头,而后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