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一章 龙将,易辰!

    “彭。”倒飞的身影重重砸在远处地面上,当看清他的模样时,众多修者当下便瞪大了双眼。

    “怎么可能?”不敢相信的话从他们的嘴里吐出,那道身影他们并不陌生,正是胜算最大的古霖!

    此时的古霖模样非常狼狈,身上的长衫像布条一样披在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遍布全身,嘴里吐出猩红的鲜血。

    “我居然输了?这不可能!”虚弱的喊声响起,古霖双眼瞪向变成废墟的擂台。

    “呼。”一阵轻风吹过,漫天尘沙尽数散去,一道手持三米重剑的身影出现在废墟上。

    单膝跪地,易辰嘴角挂着一丝鲜血,脸色煞白,长发有些凌乱。

    “你输了。”缓缓站起身来,易辰擦了擦嘴角血迹,用漠然的目光看着古霖。

    “不可能,我怎么会输给你这个庸才。”败已经是事实,但古霖接受不了,怒吼道。

    “看来你不服?”嘴角一勾,易辰从地面站起,随后拖着千斤重的天陨重剑,走到古霖的身前。

    “那我就打到你服。”眸间闪过冷色,易辰艰难举起天陨重剑,朝古霖的脑袋砸去,似要夺他的性命。

    “难道他要杀人灭口?这也太狠了吧?”众人被易辰的举动震住,瞪大双眼道。

    “给我住手。”

    便在天陨重剑要砸到古霖时,一道怒喝声从观斗席间响起,古霍带着残影冲了过来,一掌拍在天陨重剑上。

    “咻。”在这一瞬间,易辰感觉一股震力从天陨重剑传来,他直接被震退,双腿在地面拖行十余米,才稳住身形。

    “霖儿。”当看见古霖的惨样时,古霍眼眸间闪现出阴冷,转头看向易辰,目光闪现出双杀意。

    “老混蛋。”易辰抬头用凶狠的目光瞪着古霍,没有半点畏惧。

    “小小年纪手段如此狠辣,今日便替你阿爷好好的教训你。”

    心杀意更甚,古霍冷哼一声,运转魂力,准备朝易辰发动攻击。

    “公然扰乱比赛秩序,横行霸道就是你们古家的作风?”一道残影闪过,易斯庆来到废墟上,挡在易辰身前。

    “不用扣这么大的帽子,你易斯庆交出来的好孙子,难道叫知道草菅人命?”

    “龙将争霸大赛本来就是生死之斗,何来草菅人命?我看是你接受不了自己孙儿被打败的事实吧?”

    “哼,强词夺理。”古霍脸色非常不好看,但却被说了心事,不敢怎么反驳。

    “没话可说了吧,现在比赛是继续,还是退赛,你自个看着办。”易斯庆淡淡一笑,道。

    “我们退赛。”古霍脸色惊疑不定,待看到古霖的伤势之后,做出这样的决定。继续比赛,古霖只会被打死。

    “阿爷我还行。”古霖脸上浮现出不服输的神色,艰难站起身来。

    “你还嫌不够丢人?”古霍转头哼了一声,随后叫人过来搀扶古霖离开,走之前还深深的望了易辰一眼。

    望着她们离去的背影,易辰面上的漠然更甚,嘴角勾起一抹冷色,随即将天陨重剑收入储物戒。

    “元玄帝国新一届龙将争霸冠军,得主是易家易辰!”那名负责宣读的护卫半响才反应过来,扯开嗓子大喊一声。

    这道喊声让发愣的人群反应过来,俱是不敢相信的看着易辰,没想到他会成为一匹黑马,夺得了新一届龙将争霸的冠军。

    “没想到易家的小子这么不简单,我们都看走了眼了啊!”

    “对啊!而且他才十五岁,这样算来,他还是我们元玄帝国最年轻的龙将!”人群传出各种议论声。

    “走吧。”帝国掌权用异样的目光看向易辰,随后轻轻一挥手,带着一群手下离开。

    “恭喜易家主夺得这一届的头魁啊!”贾鼎带着一群人上前祝贺。在他身后还有许多其他势力。

    其有一半,易辰没有记错的话,他们刚才讨好过古家的人。

    “只有实力,才能让别人臣服。”易辰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看着不断应付前来祝贺人群的易斯庆,用弱不可闻的声音轻喃一声。

    在易斯庆应付前来祝贺的势力的同时,易辰也拿到了属于冠军的奖品:一块凝脉灵石和十万金币,全都被他收入储物戒。

    三年一度的龙将争霸落下帷幕,易辰成为新一届龙将,这个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向帝都四周席卷而去。

    几乎在一夜之间,易辰之名彻底传开,走入众多势力的视野当。

    随着易辰夺得龙将,易家的声望也是大涨,以前流失的势力重新倒戈投向易家,门槛险些被拜访者踏破。

    也随着声望的提升,好几位拥有辰魂境修者的强者前来投靠,倒是弥补了易家高手紧缺的窘境。

    站在易家大门外,易辰看着熙攘的人群,脸上露出笑意。

    “易家,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踏上权势巅峰,如今只是第一步。”留下一道充满坚定的话,易辰回到自己的住所。

    “岩鉴大师,你怎么来了?”刚入屋,易辰便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在等待。

    “能让我恢复修为的东西我已经列了出来,你看看。”岩鉴找出一张纸条递给易辰,道。

    “禁灵石,五星魂灵石,五星疗灵石。”略微扫了下上面的内容,易辰脸上露出惊疑,道“这禁灵石有什么功效?”

    疗灵石和魂灵石易辰倒是知道,而禁灵石他还是头一回听说。

    “我的修为只是受到封印,并没有被摧毁,而禁灵石是解开封印禁制的媒介。”岩鉴并没有做详细的解释。

    “五星灵石可不容易找,特别是这个禁灵石,我可一直都未听说过。”易辰眉头微皱,道。

    古家和掌权者那方的势力极强,只要帮岩鉴解除封印,便能为易家多拉一位实力强横的盟友,对易家极其有利。

    而整个易家学习的魔鉴的,就只有易辰一人,所以帮助岩鉴的任务便交给了易辰。

    “禁灵石倒是不难找,当初我在魔鉴师协会的时候,曾经收藏了一个,不过现在被现任会长占为己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