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章 岩鉴

    “好狠辣果断的手段。”围观的死囚用骇然的目光望向易辰,眼神全然没有了嘲讽,取而代之的是忌惮。

    “实力,果然是个好东西。”感受到诸多不同的目光传来,易辰嘴角轻轻一勾,迈开脚步来到老者的身旁。

    “救我对你没有好处,刚才你杀掉的那个人还有几位同伴,他们铁定不会放过你。”老者抬头看着易辰,道。

    “来一个,收拾一个便是,又不碍事。”易辰并没有放在心上,道。

    “说吧,为什么要救我?难道是来看我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头子笑话?”老者脸上浮现起自嘲,道。

    “我只是好奇,昔日的岩鉴大师,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易辰沉默片刻后,说出一个曾经令元玄帝国魔鉴界颤三颤的名字。

    如果易辰没有记错的话,这位老者就是元玄帝国唯一一位六星魔鉴师,拥有玄魂境的修为,是魔鉴师协会的会长。

    易家曾经和岩鉴有过来往,对他易辰并不陌生,以前他还见过岩鉴几次面。

    这句话一处,岩鉴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眼神闪过愤怒,不过他并没有回答易辰,转头离开。

    “真是奇怪,难道魔鉴师协会内部发生了什么事情不成?”并没有上前去追,易辰脸上浮现起疑惑。

    这些都不关易辰的事情,他也没有多想,深深的看了眼岩鉴落寞的背影,眼神闪过异色,同时转头离开。

    这是个强者为尊的世界,易辰在死营闲逛一会,随后来到一处最为偏僻的地方,直接用武力抢过一间房子,暂且当做落脚点。

    “充满血腥和混乱的地方,真是叫人兴奋。”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易辰直接盘坐在床榻上修炼,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沙沙。”约莫两个时辰之后,门外突然想起脚步声,一位佝偻的老者走了进来。

    感应到动静,易辰直接掐断法诀,从床榻上跳下,淡漠的笑道:“岩鉴大师前来拜访,难道有什么事情吗?”

    “你是易家的人吧?而且看你很脸熟,我们应该在哪里见过。”岩鉴用浑浊的双眼盯着易辰。

    “易斯庆是我的阿爷,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几年前咱们在易家见过面。”易辰并没有隐瞒,道。

    当年魔鉴师协会和易家走得极近,偶尔岩鉴也会前往易家商量一些事情,所以易辰倒是见过他几次面。

    “原来是你,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当年我还想收你为徒,结果你很不留情面的拒绝了。”岩鉴好似想到了什么,摇头道。

    “当年易辰年少不懂事,还望大师莫怪。”

    在易辰十三岁那年,岩鉴的确有过收他为徒的想法,不过当日易辰对龙渊大陆还不了解,所以并没有答应。

    “以后不称我为大师了,那些都是过往云烟罢了。”岩鉴脸上浮现起落寞之色,道。

    “难道是魔鉴师协会内部出问题了?”易辰开口询问。

    “都怪我瞎了眼,养了一只白眼狼。”岩鉴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随后深深的看了眼易辰,道:“小家伙,我们做一个交易怎么样?”

    从岩鉴的话不难判断出,魔鉴师协会真的发生了变动,不过他也没有多想,疑惑的看向岩鉴,道:“交易?”

    “对,只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情,我可以教你练习魔鉴。”岩鉴的眼神闪过恨意,道。

    岩鉴的话让易辰微微一愣,他没想到岩鉴居然会提出这样的条件。不过岩鉴当初可是六星魔鉴师,如果能得到他的指点,对易辰的帮助一定极大。

    “我易辰不喜欢被当枪使,先说说你的条件是什么。”不过易辰十分的冷静,开口询问道。

    “帮我杀了现任魔鉴师协会的会长。”岩鉴阴沉着脸,说出这句话。

    眉头微微一皱,易辰脸上浮现起为难,魔鉴师协会属于第三方势力,不参与各大家族的争斗。但它的实力却非常强,就算是易家也不敢轻易得罪。

    “得罪了魔鉴师协会,对我易家没有任何的好处。”微微思索一会之后,易辰直接摇头拒绝。

    “我岩鉴自创几套图鉴,苦无传人。也罢,我那个请求你可以放在一边,不过如果你想要练习魔鉴,我可以教你。”

    深深的看了眼易辰,岩鉴眉头一皱,随后暗暗叹了口气,道。

    “多谢岩鉴大师。”易辰微微一愣,在反应过来之后,直接说出这句话。

    “不过是几个图鉴而已,不必放在心上。”岩鉴伸手摸入怀间,找出一张有些破烂的图纸递给易辰,道:“这是一套四星以下的图鉴,你拿去练习吧。”

    闻言,易辰伸手接受那张破烂的图纸,发现上面有四个看起来有些模糊的图鉴,在经过检查后,发现最高的是四星图鉴,最低是一星。

    “没想到易家会送你进来这里历练,依照你星魂境的修为,在这里恐怕会有性命的危险。”

    “如果我没有记错,龙将争霸即将开始,想必你是为了参加龙将争霸,才来这里的吧?”岩鉴轻声道。

    “只有这样才能激发我的潜能。”易辰耸了耸肩,并没有直接回答,将图鉴收入储物戒。

    “我这里有一套四品上等魂术,不知你需不需要?”岩鉴从怀间找出一本书籍递给易辰。

    “多谢岩鉴大师。”易辰心头一喜,他现在最缺的就是魂术,毫不犹豫的拿了过来,道:“岩鉴大师拜托的事情,易辰一定会尽全力去办。”

    拿人手短,易辰不是那种喜欢欠人情的人,如果他实力足够的话,倒不介意帮岩鉴解决魔鉴师协会的会长。

    “那些事情以后再说,你还是解决手头上的麻烦吧。”岩鉴摇了摇头,转头朝房子的房门外看去。

    “咻。”这时,四道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前,他们脸上带着阴冷,杀气腾腾。

    “这年头什么人都缺,最不缺的,就是送死的。”望见四人,易辰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