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三章 第一个!

    易家送来这里历练的天才,所取得的成绩,最好的也才地字号,天字号还从未出现过。

    “绝对不能给阿爷他们丢脸。”易辰脸上闪过坚定,沉声道。

    并没有在这个地方逗留太久,送易辰进来的五人打开城门,将易辰送入死营之后,留下几句叮嘱,随后便离开了。

    这里戒备森严,易辰能够感应到四周传来窥视的目光,不过他并没有理会,完全被眼前的一幕震住。

    打斗,偌大的城池到处都可见打斗,不时有身穿盔甲的囚犯尸体被抬走,大多数活着的囚犯浑身是伤。

    “哈哈,老子终于打败你了,老子终于是一万五千号了!”

    一名浑身带血的年手持一个字号,放声狂笑。他的对手被他踩在脚下,奄奄一息。

    “太疯狂了。”

    这样的一幕不断的上演,易辰看得目瞪口呆,同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在这种环境下生存的囚犯,难怪会成为冷血的杀戮机器。

    来到这个世界后,死人易辰见过不少,倒也没有什么不适,双手还因为兴奋而颤抖。

    “弱肉强食,我喜欢。”眼神闪过凶狠,易辰的脸色逐渐变得漠然起来,眼神看不出半点感情波动。

    “老东西,将你的牌号交出来。”这时,一道狠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引起易辰的注意。

    漠然转头朝那边看去,易辰发现一名年囚犯,正对一名年老的囚犯拳打脚踢,嘴里还不时发出怒骂。

    通过年囚犯的骂声,易辰知道那名老者是一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八,而年人是一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号。这是一场正常的挑战,不过易辰的眉头却皱了起来。

    他微微的感应一番,发现老者身上竟没有半点魂力波动,而那位年却是一位阳魂境高阶修为。

    “老混蛋,我看你交还是不交。”年人不断的拳打脚踢。

    “小家伙,老夫当年纵横龙渊大陆的时候,你还在娘胎里没出来。”被年人殴打,老者反而一脸的平静,抬头向年人看去。

    “是他?”在老者抬头的那一刹,易辰脸上闪过惊愕。如果易辰没有记错的话,他曾经和那位老者见过面!

    “草!你这老混蛋修为都被废了,还嚣张什么?你以为自己还是元玄第一魔鉴吗?”看清老者的容貌,年人脸色阴冷,放声大笑,然后一脚踩向老者。

    周围那些无所事事的囚犯,被年人的笑声吸引,俱是围了过来。不过他们并没有帮忙,而是指手画脚的观望,时不时发出嘲弄的笑声。

    “既然你不想交,那就去死吧!”

    面目狰狞起来,年人右手被一股魂力包裹,一拳朝老者的头部挥击而去。周围无人上前帮忙,眼反而露出兴奋。

    “呼。”正当年人的夺命一拳,快要击老者的脑袋时,一块石头带着破空声呼啸而来,撞击在年人的手上,一股巨力他推了出去。

    突然起来的变故,让在场众人一愣,随即转头朝石头的来源处看去,登时便见一位身穿黑色长衫的少年站在那里,脸上带着与年纪不符的漠然。

    出手的正是易辰,当见到他的时候,所有人都愣住了,因为前者的年龄实在太小了。

    “小鬼,你是不是想死?”发现偷袭自己的只是一个小鬼,年人脸上的狰狞更甚。

    “收起你的臭嘴,否则爷会让你死得很难看。”易辰耸了耸肩,说出一句充满淡漠的话。

    这句话并没有取到任何的效果,那些围观的众人均是哄堂大笑起来,笑声带着不屑。

    “屁大点的孩子,还称爷?”年人伸手指着易辰,脸上带着不屑,嘴里发出狂笑。

    不过下一秒他笑不出来了,只见易辰身躯突然一颤,带着残影消失在原地,下一秒出现在他的身前。

    “咯嘎。”

    易辰度极快,伸手向前一抓,并且猛然用力一掰,伴随着一道刺耳的骨折声传出,年人那根食指被易辰掰断。

    “彭。”与此同时,易辰猛然一提脚,踹在年人的腹部上,直接将他踹飞出去,摔在远处的地面上。

    他再也笑不出来,嘴里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嚎声。

    “狠!”场上的笑声戛然而止,围观的众人瞪大双眼,满脸不敢相信的望着易辰,同时在心响起这句话。

    “刚才不是很嚣张吗?再嚣张一个给我看看。”嘴角勾起一抹残忍,易辰大步流星来到年人身旁,又是一脚将他踢飞。

    “你想怎么样?我那是正常的挑战,难道你要违反死营的规则?”年人对付老者时嚣张的气焰消失,用慌张的目光看向易辰。

    他没有想到,对方虽然年纪轻轻,但一身修为却不在他之下,完全打得他没有还手之力。

    死营倒是有一个规则,凡是正常的挑战,任何人都不得插手,否则就会受到惩罚。

    “你是一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号,而我是两万号,这个貌似我没有违反规则。”易辰淡淡的耸了耸肩,道。

    “想要拿到我的字号,那就要看你有没有本事了。”在这里摸爬打滚,年人岂是那种软柿子,面带狰狞轻喝一声。

    “咻。”嘴角勾起一抹阴冷,易辰身躯一颤消失在原地,下一秒出现在年人的身前,一拳朝他的脑袋挥击而去。

    “彭。”那位年人根本没反应过来,直接被易辰一拳砸,壮硕的身躯宛若木偶一般倒飞出去,重重摔倒在远处,没有了声息。

    秒杀,毫无疑问的秒杀!在长众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因为战斗结束得实在太快了。

    这是易辰第一次杀人,不过他并没有任何的感觉,在这个弱肉强食的地方,怜悯是最不值钱的东西。

    面无表情的迈开步子,易辰来到年人身旁,将他的字号拿过来,同时撕掉自己身上的字号,丢在年人的身上。

    “第一个!”将字号贴在自己的盔甲上,易辰满脸漠然的说出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