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二章 死营

    盘坐在床榻上,易辰身上的长衫无风自动,一股强力的吸力从他身体内渗透出来,天地间的灵力源源不断的被他吸收。

    半个小时之后,易辰体内释放出来的吸力逐渐减弱,最后天地间的魂力如潮水一般散去。

    缓缓睁开双眼,易辰内视了下兽魂,经过刚才那一番修炼,兽魂的魂力精纯了不少。

    “三品魂术显得鸡肋了。”易辰现在最头疼的就是功夫,如今他的三品动魂术,已经跟不上现阶段修炼。

    “易家有一门最强魂术,品级是四品上等。不过那并不是什么人都能修炼,必须要有辰魂境的修为。而且还要家族的长老同意。”

    想到这里,易辰心暗骂,如果不是那些长老,恐怕易斯庆早就将那门魂术传授给他了。

    将那些无关的杂念全都驱逐出去,易辰从床榻上拿起天书,上面正有一个二星图鉴。

    这几天来,他一直都在修炼,闲暇之余就是练习刻画二星图鉴。现在虽然还不能刻画完美,但鉴定魂灵石已经没有问题。

    当初印巍留下六颗二星魂灵石,除了两颗鉴定失败,变成一摊粉末之外,剩下的四颗全被他吸收。

    “老师留下的魂灵石已经全部用来,接下来只能靠自己了。”易辰将天书收入储物戒,目光也在族会上得来的魂灵石上逗留了一下。

    “三星图鉴和四星图鉴,也只能慢慢想办法。”这两颗魂灵石需要自己鉴定,让易辰十分的无奈。

    不过他也没有多想,收拾好东西之后,便走出房门,在众多族人敬畏的注视下,来到易家的大门外。

    大门前停着一辆糜柴车,易斯庆和易临站在车旁,当看到易辰出来时,脸上浮现出担忧。

    “阿爷,可以出发了吗?”走到易斯庆的身前,易辰装做出轻松的笑容。

    “那里非常危险,一定要小心。”易斯庆非常了解自己孙儿的脾性,倒是没有相劝。

    “放心好了,做事我有分寸。”易辰点了点头,随后便上了糜柴车。

    易斯庆并没有相送,驾车的是易临,在他的驱使下,糜柴兽拉着车子出了帝都,朝北面方向行驶过去。

    坐在摇晃的车厢里,易辰手捧着一套黑漆漆的盔甲,上面印着‘两万号’三个大字。

    死营每一名囚犯,都有自己的编号,每一个编号代表一名死囚,算上易辰的话,总共有两万名。

    没想到死营里有这么多人,易辰在暗暗咋舌的同时,利落的将套盔甲穿上。大小刚刚好,并没有不舒服的感觉。

    “易临叔,还有多久到死营?”易辰掀开车厢的篷布,询问道。

    “再有半个时辰吧!那里不比外面,每天都上演着杀戮,从建营到现在,已经有四位辰魂境强者陨落在那里。”提到死营这个词,易临脸上露出凝重。

    “这么恐怖?”易辰脸上露出惊疑之色,同时双眼闪现出凝重。

    接下来易辰没有做多询问,在经过半个时辰的赶路后,远处渐渐出现一座城池。

    死营并非一个营地,而是一座城池的名字,远处出现的城池便是死营。

    “吁。”并没有接近死营,易斯庆一拉缰绳,三头糜柴兽立刻停下。

    “小的见过管家大人。”也在那一瞬间,五道身影从两旁的草丛冲出,他们十分恭敬的朝易临行了一礼。

    “小少爷,为了不引起注意,我也只能送你到这了。”朝来着点了点头,易临掀开篷布。

    听闻此言,易辰轻点了下头,随后从车上跳下,当感受到前来五人释放出来的气息时,易辰心响起这三个字:“星魂境!”

    “见过小少爷。”易临提前打过招呼,五人都知道易辰的身份,脸上露出恭敬。

    对此,易辰只是淡漠的点点头,道:“易临叔,你就先回去吧。”

    “万事小心。”易临说出这句话,随后又对前来迎接的五人吩咐了几句,方才驾驶糜柴车离开。

    “走吧。”等到易临离开之后,易辰朝五人淡淡的说出这句话,随即便在他们的带领下,朝死营行去。

    途,易辰询问了一些关于死营的事情,在经过一番了解之后,才知道死营并不像外人得知那么简单。

    所有的死囚都有自己的编号,越靠前的编号,代表的是实力和身份,享受的待遇也更好。

    前四个号被称为‘天字号’,只要拥有这四个号,便能摆脱死囚的身份,成为大队长。

    后面的九十六名则被称为‘地字号’,同样能摆脱死囚的身份,成为小队长。

    死营是帝国的尖刀利刃,需要的只有一群冷血的人,为了激励他们不断的战斗挑战,死营有这么一条规定。

    每一名囚犯都能挑战比自己高一个号的囚犯,只要赢了便能得到他的号数,经过不断的挑战,只要有实力,还能够挑战地字号和天字号。

    所以说,并不是取得天字号和地字号,就能算是绝对的安全,他们性命随时都会受到威胁。

    “难怪被称为死营,单只是每天不断发生的挑战,就会有无数的死伤。”易辰暗暗说出这句话,不过却没有半点害怕,反而开始兴奋起来。

    “少爷到了,进入死营之后,一切只能靠你自己。”终于来到城门外,带领易辰前来的五人说出这句话。

    听闻此言,易辰点了点头,此时只是在城门位置,但他却已经感应到一股血煞之气,空气还弥漫着一股血腥味。

    “这里有块石碑。”大门旁边有一块刻满名字的石碑,这引起易辰的注意。

    “易家每年都会有天才进来历练,离去之后都会将所得的名次写在上面。”陪同的五人解释道。

    “易晓那混蛋也来过?”点了点头,易辰的目光停留在石碑的最后一列,那里正有一行小字:“易晓,最佳名次:六千号。”

    “父亲和阿爷的也在。”易辰的目光移动,停留在最前一排,那里刻着两行字:“易斯庆,最佳名次:地字号。易魁,最佳名次:地字号。”

    “连阿爷他们也只能打入地号,这死营难道真的有那么可怕?”易辰脸上露出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