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 初试武极铠甲

    (三更爆发完毕!求收藏!)

    站在易斯庆的身后,易辰身后闪过异彩,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易斯庆发飙。

    “看来阿爷他并不是被磨平了棱角,而是考虑到家族利益,才隐忍那群老混蛋。”易辰心响起这句话。

    几位长老不敢再多说什么,他们可不想彻底激怒易斯庆,只好带着受伤的弟子离开。

    那些宾客大多都是带着目的前来,在族会结束之后,他们也匆匆离开,恐怕不出半个小时,易辰之名会传入众多势力的高层。

    易晓被易辰打败,冠军自然归易辰莫属,他非常顺利的得到一颗四星魂灵石。再加上未成年组的冠军,易辰还得到一颗三星魂灵石。

    “都是没有鉴定过的魂灵石。”

    族会已经结束,易辰踩天才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他回到自己居住的地方,玩弄着两颗黑色的魂灵石。这两颗魂石都还没有鉴定。

    以往奖励的魂灵石都是经过鉴定的,不用想易辰都知道原因,因为家族的两位魔鉴师就是大长老和三长老。

    族会的时候,易辰可是将他们的孙子打得非常惨,他们怎么可能帮易辰这个‘凶手’鉴定魂灵石。

    现在易辰也算是魔鉴师,不过他并没有三星和四星的图鉴,所以这两颗魂灵石暂时还不能用。

    “一群老混蛋,希望你们不要做得太过分,否则我易辰一定不会放过你们。”易辰眼眸间闪过阴冷,随即将两颗魂灵石收入储物戒。

    与此同时,易辰将目光瞄准储物戒的一个角落,那正有一件炫酷的铠甲,那正是印巍留下的武极铠甲。

    当初印巍说只要到星魂就能穿,如今他已经到达星魂境。

    “当时老师说,武极铠甲封印有一样东西,不知道是什么。”想到印巍留下的话,易辰忍不住好奇起来。

    “等到实力足够,武极铠甲的封印就会破除。”暗自嘀咕一声,易辰也没有多想,将武极铠甲召唤了出来。

    也在这时,易辰伸手去拿武极铠甲,发现重量增加了不少,这让他想起,铠甲的重量会随着他的修为提升而加重。

    “现在这件铠甲,恐怕有四百斤吧?”易辰稍微测量了下,随后艰难的将铠甲穿在身上。

    “咻。”在那一瞬间,铠甲对准丹田的那个图案,释放出微弱的光芒,一股能量在铠甲游动,随后钻入易辰的丹田,牵制他的兽魂。

    “好沉重的感觉,魂力受到压榨,运转的度比以前慢了一倍。”易辰并没有慌张,他尝试运转魂力,结果有了这个震惊的发现。

    眉头一皱,易辰尝试迈开步子,结果却是举步维艰,实在是太重了,只是一会而已,他就满身大汗,额头上暴起青筋。

    “彭。”最后在坚持走动片刻,易辰终于因体力不支倒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身上的黑色长衫早已热汗打湿。

    “太重了,穿着这样的东西简直就是受罪。”恢复一阵后,易辰从地面上做起,摇头道。

    每天穿着这东西,能够压榨身体的潜能,锻炼到**。如果一直穿着武极铠甲,等到适应重量后,再脱掉时,他的度和力量会达到叫人疯狂的地步。

    想到这里,易辰开始兴奋起来,隐隐也有些期待。

    “有人来了。”房间外传来一股微弱的波动,在捕捉到之后,易辰赶紧从地面爬起,同时快将武极铠甲收回到储物袋。

    “阿爷,你怎么来了。”片刻后一道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当看清他的模样之后,易辰脸上浮现起笑意,询问道。

    “辰儿,你今天的表现,真是出人意料。不过,做得很好!”易斯庆脸带红光,看起来心情非常的不错,一进门就夸赞道。

    “阿爷过奖了,只不过是身手小露而已,不值一提。”易辰淡淡的笑道。

    “你这小家伙啥时候变得这么谦虚了?”易斯庆笑骂一声,随即满脸疑惑的询问道:“辰儿,在午的比斗,你最后使用的那招是天雷掌第三重?”

    “嗯,的确是天雷掌第三重。”听到这句话,易辰顿感头疼,不过该来的终究会来,暗暗叹气后,道。

    “那日交给你的是天雷掌第二重,你怎么会拥有第三重?”知道易辰使用的是天雷掌第三重,易斯庆更加疑惑。

    “孙儿我前几天到被烧毁的藏宝阁看看,结过却找到残缺的天雷掌,经过我一番琢磨之后,不想却将他完善了。”天书的秘密不能泄露,那样的东西一个不好就会给自己的家人来到麻烦,易辰只好扯一个借口。

    “你修复残缺的天雷掌第三重?”易斯庆瞪大了双眼,满脸的不敢相信。

    “嗯,您看。”为了让易斯庆相信,易辰找出一张纸墨,随后便在上面图画起来,将完善后的天雷掌第三重一一画出。

    “当初我看过天雷掌第三重,你这个比原来的天雷掌简陋不少,颇有返璞归真的感觉,难道真的是你修复的?”易斯庆经过一番琢磨后,道。

    “本来孙儿准备将那残缺的天雷掌第三重交给您,不过在我尝试完善后,便打消这个念头,准备给你一个惊喜。”易辰轻声道。

    “好!没想到我易家居然能出这样的奇才,仅仅只是星魂境就能修复魂技,在元玄帝国可从来都没出现过啊!”听易辰说得头头是道,易斯庆那一丝怀疑彻底消失,大笑道。

    听到这样的夸奖,易辰脸不红心不跳,淡定耸了耸肩,表现出极佳的定力,可见功力非常深厚啊!

    “阿爷,咱们易家的藏宝阁为何会被烧毁,为什么易家族人,对那件事情好像很避讳一样。”略微的思索后,易辰询问道。

    这个问题易辰早就想知道了,可惜一直都没有机会,这件事情也一直压在他的心头上。

    “你现在也长大了,家族里的一些事情,也是该让你知道的时候了。”易斯庆沉思了下,随后沉声道:“这件事情,其实和你的母亲有关系。”

    “母亲?”听到这个熟悉又有些疏远的词,易辰心头一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