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 两头猪在对拱

    (兄弟们,已经84个收藏了,今天只要再涨16个收藏,明天三更爆发!)

    (能不能爆发,决定权在兄弟们的手!求收藏!)

    未成年组易辰轻松夺得冠军,虽然那些族人还有些不敢相信,但事实就摆在眼前,他们看向易辰的目光也由鄙夷转变成敬畏。

    “强者为尊的世界,果然只有之力才能令人臣服。”嘴角轻轻一勾,但易辰也没有多想,他的目光被比武台的两道人影所吸引。

    相比未成年组,成年组的冠军争夺更让人期待,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着易晓两人。

    “易鼎,识相点滚下去,你不是我的对手。”易晓许是狂傲的看着易鼎,道。

    “你还是那么狂,希望你等下还狂得起来。”易鼎冷哼一声,运转魂力率先动手,右拳带着劲风轰向易晓。

    易晓可不是软柿子,两人很快就战在一起,一时间打得难分难解,强力的劲风在那一片空间刮起。

    “不愧是星魂境高手,战斗余波居然如此强烈。”距离比武场比较的受到影响,他们赶紧退出一段距离,惊骇道。

    “这才叫战斗,刚才未成年的那组根本无法比拟。”

    “今年易家年轻一辈的水平提高了不少,看来今年易家希望摘掉龙将头衔啊!”各种声音在观斗人群响起。

    听到各种赞叹声,五长老和二长老脸上闪过傲色,倒是易斯庆的脸上,闪过一抹难以察觉的无奈。

    这几年旁支成员崛起不少天才,而他们嫡系成员却一位都没有,这让易斯庆非常的担心。

    坐在易斯庆后面的易辰,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看着那道苍老的身影,脸上的坚定之色更甚。

    “爆风拳。”

    “残影腿。”

    比武场响起两道怒喝,随即在众人的注视下,易鼎和易晓两人的身躯狠狠的撞击在一起,发出一道沉闷的声响。

    “噗。”两人在半空保持着撞击的姿势,随即易鼎嘴里吐出一口鲜血,狼狈的倒飞出来。

    “易鼎,你输了。”冷笑一声,易晓收回拳头,用极是不屑的目光看着易鼎。

    “在我易鼎的字典,从未有输这个字。”易鼎从地上爬起,随即疯狂的运转魂力凝聚在右手上,阵阵犹如闷雷一般的响声在空气响起。

    “天雷掌?”感受到那股强劲的威势,易晓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同时他也运转灰色的魂力,疯狂的在右手上凝聚,同时也响起闷雷般的响声。

    “好猛烈的威势,难道他们都要使用易家两大绝学之一天雷掌?”围观的众人惊呼起来。

    “易家绝学果然不简单,可惜只剩下前面两重,后面的三重在一场大火被烧毁,否则易家凭借两大绝学,定能稳坐第一世家之位。”许多与易家交往得较深的势力,暗暗的交头接耳。

    “这么快就只用天雷掌,不过也只能是前面两重。”易辰眼神闪过异色,淡漠的笑了笑。

    “刚刚接触天雷掌不久,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能熟练,真是叫我刮目相看啊。”看着易鼎的,易晓戏谑的笑道。

    “不过比我早练几天天雷掌,有什么好得意,受死吧。”易鼎冷喝一声,身体腾空起来,右拳化掌,带着奔雷一般的气势拍向易晓,同时嘴里怒喝:“天雷掌第一重!”

    “天雷掌第一重。”易晓同时也怒喝一声,右掌带着奔雷一般的气势迎上。

    “轰。”双掌交接,恐怖的声音向四周扩散,一股强横的余波向四周扩散出来。

    “彭。”易晓的实力明显要强过易鼎,在经过凶狠的过招之后,易鼎的身躯直接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一颗景观大树上,跌倒之后便昏死过去。

    “鼎儿。”见到这样的情形,二长老当下大喊一声,从原地座位上冲出,向易鼎冲去,同时帮他封住经脉稳住伤势。

    “哈哈,二长老,今年的族会真是不好意思,冠军的头衔我们就笑纳了。”坐在旁边的五长老大笑起来,笑声满带着得意。

    “五长老的孙儿果真是不凡,年纪轻轻就展现出如此天赋,将来成就必会是所有弟子最高的!”易家族人见到这样的形势,赶紧上前拍起马屁。

    “都是一群贱人。”看着那些拍五长老马屁的族人,易辰努了努嘴,眼神闪过一抹不屑,转头看向易晓的目光闪过冷色。

    “家主,易晓拿到了冠军,看你怎么好像有点不高兴啊?!”五长老突然转头看向易斯庆,说出这句话来。

    “家族发展需要源源不断的新鲜血液,如今年轻一辈如此优秀,我高兴都还来不及,又何来不高兴之说?”纵横沙场半载的易斯庆,岂是那么容易被激怒,面含笑意的道。

    “既然家主这么高兴,那还请宣布成年弟子的冠军得主吧。”五长老明显就是为难,宣布名次本该由宣判官宣布,但他却要堂堂易家之主宣读。

    易斯庆的眼眸间闪过怒意,可现场无数双眼睛向他看来,如果不这么做的话,恐怕以后在族人面前,会丧失一些公信力。

    可要是宣读了,他堂堂的家主又颜面何存?一时间就连易斯庆都皱起了眉头。

    “怎么,家主好像很不乐意?既然这样,那还是算了吧,可怜我们这些旁支的易族人,身份就是比嫡系的低贱。”五长老摇头道。

    易家只有易辰这一系是嫡系,其他的都是旁支成员,五长老这句话颇有挑拨的意味,当下在场的族人们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没错,就是不乐意,如何?”这时,一道略带稚嫩的声音,打破紧张的气氛,在空气响起。

    “嗯?”这一道声音瞬间引起众人的注意,他们转头向声源处看去,发现说话的居然是身穿一袭黑色长衫的易辰。

    “辰儿,莫要胡闹。”易斯庆脸色非常的不好看,这件事情要是处理得不好,很容易引发家族内部矛盾,他不想易辰卷入其。

    “这场比赛真的是很没看头,可以说是两头猪在对拱,想要我阿爷自降身份,你们根本就不配。”

    给易斯庆使了一个放心的眼神,随即易辰转头向比武台看去。

    “易晓,爷我向你发出挑战,你敢接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