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 冠军争夺

    (已经有75个收藏了!兄弟们超给力!还有25个,下星期一就能爆发三更了!鉴于这两天超猛的收藏,啥也不说了,今天多更一章感谢兄弟们的支持!)

    这次易辰并不打算隐藏实力,他在易逆还未反应过来的情况下,眨眼间来到他的身后。

    “狂风腿。”易辰发出一道怒喝,右脚迅在空勾出完美的弧度,随即带着强烈的劲风扫向易逆的脑袋。

    “无双拳。”劲风从身后来袭,易逆心头大惊,赶紧收回攻势,腰间一扭转过方向,右拳被黑色魂力包裹,迎上易辰。

    “彭。”拳头和易辰的右腿轰击在一起,易逆直接被一股巨力震退,狼狈的落在远处,用骇然的目光看向易辰。

    “怎么回事,他怎么会有这么强的实力,莫非刚才他隐藏了实力不成?”手臂传来剧痛,让易逆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察觉到易逆的情绪变化,易辰嘴角勾出一抹阴冷,虽然被易逆躲开了攻击,但这次他准备主动进攻。

    “咻。”脚尖点地易辰身体化作残影冲出,眨眼间来到易逆的身前,挥起拳头向他的脑袋轰咂而去。

    “雕虫小技。”眸间闪过狠色,易逆全然不惧,快运转魂力,拳头紧握,以极快的度迎上易辰的拳头。

    “咻。”就在两人的拳头快要撞击在一起时,易逆只感觉身前晃过一道残影,他的拳头落了个空。

    “你输了。”不知何时,易辰已经来到他的身后,右脚勾起残忍的弧度,向易逆的头部扫去。

    “彭。”易逆还未收回攻势,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瞬间被易辰一脚扫,身体像断线的木偶一样倒飞了出去。

    “彭。”又是一道闷响传出,易逆摔倒在冰冷的比武台下,脑袋遭受重击的他瞬间昏迷过去。

    “能够败在我的手下,你应该引以为荣。”看着易逆昏迷的身影,易辰脸上充满认真,说出一句和他一模一样的话,如果不是因为昏迷,恐怕易逆会被活活气死。

    “好!”空气,响起一道非常激动的喊声,只见易斯庆和易魁满脸激动的看着易辰。

    “怎么可能,一个只有一级兽魂的庸才,怎么会有这样的实力?”几位长老彻底傻眼,震惊的看着易辰。

    “那还是被流放的庸才吗?”众多族人脸上的神色变幻莫测,均是不可思议,全然没有了刚才的鄙夷。

    “真是英雄出少年啊!易家主的这个孙儿果真不简单,将来定能让易家发扬光大。”见到这样的情形,一些与易家交好的势力赶紧拍起马屁。

    “运气,运气罢了。”此时的易斯庆一扫之前的郁闷,可谓是扬眉吐气,口的话虽然谦虚,但眼神却难掩骄傲之色。

    不管各方的反应如何,易辰脸色依旧是那么平静,好像对这样的胜利没什么感觉,转头看向发呆的宣判官,淡淡的道:“可以宣布了吗?”

    “第五轮,易辰胜!”终于反应过来,宣判官赶紧大喊一声,而易辰也在这一刻跳下比武台。

    “没想到居然给你打入前三,希望你不要那么快遇到我,否则你将会死得很难看。”刚刚下台,一道阴冷的声音便在背后响起。

    听闻此言,易辰转头向后面看去,发现易硕成功淘汰对手,正向用阴冷的目光看着他。在易硕的眼,易辰不过是运气好罢了。

    “傻X。”并没有理会,易辰站在原地,转头朝成年弟子那边看去,发现他们刚刚进行到第五轮,那个易晓成功打入第六名。

    见到这样的情况,易辰眼眸间闪过冷色,他非常想让易晓尝尝,天雷掌第三重的威力。

    “我赢了!”这时,比武场上响起一道激动的声音,原来是最后一组决出了胜负,一位旁支族人打入了前三。

    “弱者只能成为强者的踏脚石。”望着那道激动的身影,易辰心响起这句话,如果不是因为实力飞涨,恐怕他也只能在底层挣扎。

    “最后一轮抽签,因人数有三人,只要谁抽到‘轮空’字眼的签,便能直接进入第二名。”负责抽签的侍卫喊出这句话。

    只要轮空,便预示着能够直接进入第二名,不过易辰倒是不在乎,和易硕三人各自抽出一根签。

    “我是一号。”那位好不容易打入前三的弟子,脸色瞬间煞白,这就是说他的对手将会是两人的一个。

    “别浪费我的时间,滚出去吧。”易硕看了眼竹签,随即面色阴沉的看向那名弟子,显然他抽的也是一号。

    “难道是我轮空了?”易辰没想到自己的运气这么好,看了眼竹签,发现抽的果然是轮空的签。

    “我退出。”不过那名弟子非常的理智,直接宣布退出,并且丢掉那根竹签,离开了比武场。

    “第六轮一号有人退赛,易硕胜出,现在进行冠军争夺战,由易辰对易硕。”裁判官反应倒是快,直接开口宣布。

    “这样倒是省了不少时间。”暗自嘀咕一声,易辰直接将竹签丢掉。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走上比武场。

    “和一个庸才争夺冠军,打倒你也是败坏名声。”与前者不同的是,易硕右脚踏地,身躯腾空而起,非常潇洒的落在比武台上,坚硬的比武台被震出蜘蛛一般的裂痕,气势相当的不凡。

    “口臭是病,得治。”淡漠的耸了耸肩,易辰直接选择无视,等待比赛的开始。

    “那个易辰也太嚣张了吧,易硕可是年轻一辈最强者,拥有阳魂境高阶的修为,莫非他以为打败一个易逆,就能与易硕抗衡?”

    “只能说他无知,咱们就等着他被痛揍的场景吧。”各种声音在族人群响起。

    “打入前三能留在易家,但换来的是终身残废,以后永远不能修炼,等于成为一无是处的废人,这笔买卖貌似不错。”大长老高深莫测的笑了笑。

    “还是大长老想得周到,提前吩咐易硕侄儿。”其他几位长老亦是跟着笑了起来。

    “依照辰儿的性子,一定会死扛到底。”易魁的眼神闪过担忧。

    “放心吧,从小到大,你看过辰儿他吃过几次亏,就算是吃亏了,他也会想尽办法,十倍的还回去。”易斯庆笑着说出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