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拆你骨头!

    “柳玉妹妹,别走嘛,留在这里陪哥哥们玩一玩。”烈日下,两名身材高大的护卫将柳玉拦下,嘴里不时的吐出淫秽之语。

    而在不远处的树荫下,正有几位穿着练功服的少年站在那里,他们抱着双手,做着一副看戏的模样。

    “阿福,阿旺,你们两个快些让开,否则等我家少爷回来了,定有你们好看。”柳玉那张脸颊因愤怒而涨得通红,可身为女儿之身的她,又岂是两位成年男子的对手,无论如何都不能逃过两人的堵截。

    “嘿嘿,你家少爷?还要我们好看?这是老子今年听到最可笑的笑话。”那位叫阿旺的男子脸上闪现出不屑之色,道。

    “谁都知道,你们伺候的那位少爷,已经被流放到西平马场,成为了一无是处的马夫。我说你这丫头还是死心点,识时务者为俊杰,现在来陪我家‘易捷’少爷,只要将他伺候好了,将来定少不了你的荣华富贵。”另一位叫阿福的亦是笑道。

    “呸。你们两个少啰嗦,快给姑奶奶让开,还有,要是你们再说我家少爷的不是,当心老娘剥了你们的皮。”

    狠狠的啐了声,柳玉似被踩尾巴的母猫一般,张牙舞爪的想要强行冲过去,可却又被两人拦下。打又打不过,骂又骂不走,柳玉的眼眸间因气愤而弥漫起薄雾。

    这样的事情已发生无数次,虽然早已有些习惯,但过程还是让柳玉很不好受。

    “瞧着刚烈的劲,要是弄上床定讨人喜欢。”阿旺脸色因兴奋而涨红起来,张开双手便向柳玉扑去。

    “将你母亲弄上床一定更爽。”突然,一道喝声传来,一根铁棍带着破空声咂向阿旺,后者避让不及,直接被砸飞出去。

    “彭。”一道闷响传出,阿旺重重的摔倒在远处,嘴里吐出一口鲜血。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得在场众人一愣,他们看向铁棍袭来的方向,发现正有一位身穿黑色长衫的少年,满脸淡漠的站在树荫下。发梢之下,隐藏着一对带着寒芒的双眼。

    “少爷。”柳玉在看清他的容貌后,脸上出现不敢相信的神色,同时发出惊喜的喊声,快步向易辰扑了过去。

    “怎么样妹妹,想我了吗?”伸手向前一搂,将柳玉拉到怀间,闻着她的体香,易辰嘴角轻勾出一抹弧度。

    “少爷,你终于回来了。”易辰充满挑逗的话,并没有起到安慰的作用,柳玉的双眼反而淌出泪水,可见这段时间她到底受了多大的委屈。

    “以后有我易辰在,没有人再敢欺负你们。”易辰最见不得的就是女人,在安慰几句之后,用凶狠的目光瞪向阿福,沉声道:“我易辰的女人你都敢动,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易,易辰少爷,我们只是和柳玉做游戏而已,并无伤害她的意思。”阿福脸上哪还有先前的嚣张之色,额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

    阿福心暗叫倒霉,这个庸才少爷,不知被流放了吗?怎么会回来了?

    “哦,原来是玩游戏。”易辰装作出很是了然的模样,而后松开保住柳玉的手,来到阿福面前,随即抬起右腿带着破空声扫向阿福的脑袋。

    “呼。”

    易辰突然出手,阿福根本反应不过来,只听得破空声在耳边响起,凶猛的一腿在瞳孔逐渐扩大着。。

    “彭。”一声闷响传出,易辰那一腿并未抽到阿福的脑袋上,而是被一只手抓住。

    一位相貌俊秀,剑眉星目,眉宇间带着傲然之气的少年,出现在阿福身旁,拦住攻击的正是他,从相貌来看,他是刚才围观之人的一员。

    “易捷少爷。”见到出手相救之人的相貌时,阿福当即便是喊了声,声音满带着劫后余生的庆幸。

    而易捷并未回应,看向易辰的眼神闪过一抹玩味,不屑的笑道:“你这废物还能回来,真是叫人意外。”

    “易捷。”看清对方的模样,易辰牙根紧握,从牙缝击出两个字符。

    “没想到你这庸才还能回来,那我就揍你一顿,当做是见面礼吧。”眸间闪过杀意,易捷突然运转魂力,一拳向易辰的脑袋冲击而去。

    “狗嘴吐象牙,小心被插死。”不闪不避,易辰一声冷笑,魂力运转,右腿疾如狂风一般扫向易捷。

    “轰。”闷响声传出,拳头和长腿撞击在一起,而后易辰两人各自退出一段距离,打得个平手。

    “怎么可能?他居然接住易捷的攻击,而且还打了个平手,难道易捷没用全力不成?”那些围观的少年,看向易辰的目光充满不可思议。

    “咻。”周围的议论声,并没有影响到易辰,在卸掉那股巨力之后,他右脚尖踏地,身体急射而出,再度冲向易捷。

    “滚。”身躯腾空而起,易辰右脚在空气勾出残忍的弧度,向易捷的脖子扫去,霸道的力道在空气拖出破空声。

    “雕虫小技,凭你一个庸才,也敢与我争锋?”劲风来袭,易捷冷笑一声,双脚被魂力包裹,不服输的迎上易辰的右腿。

    “碰。”两人的双腿扫击在一起,两人势均力敌,保持同样的姿势停在原地。

    “又是平手?易捷老大已经晋级到阳魂境阶,莫非易辰也是阳魂境?这怎么可能,他才修炼了多久?”围观少年再度惊呼,看向易辰的目光充满震惊。

    不单只是他,就连易捷也是如此,他非常的不明白,被流放到马场的庸才,在没有家族帮助下,为何会有这样的修为。

    “害怕了吗?当初陷害我的时候,那股气势哪里去了?”嘴角勾出一抹残忍的弧度,易辰腰间用力,另一条腿便向易捷的下巴挑去。

    如此战斗经验,让易捷心头大惊,赶紧运转魂力用另一条腿抵挡。

    “碰。”可惜他的反应很匆忙,难以用到全力,易辰一脚将他震退出去。

    静,死一般的安静,众人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易辰。

    “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刚才被挑的地方传来麻木感,这让易捷心的震惊更甚。

    “你不是很喜欢装重伤的吗?这次不用装了,我决定拆掉你身上每一根骨头。”脸上看不到丝毫感情波动,易辰淡漠道。

    “哼,大言不惭。二品上等魂技——狂风腿!”易捷运转魂力,身躯高高跃起,一脚扫向易辰,声势极强。

    “好霸道的狂风腿,看来易捷大哥已经将狂风腿修炼到大成,威力堪比三品下等,这次看那个易辰怎么接下。”感受到那一脚的威势,围观少年们看向易辰的目光充满怜悯。

    “狂风腿,大成境界,有那么点意思。”与他们想象的不同,易辰非但没有紧张,脸上反而刮起笑意。

    “这就是惹我的下场,死吧。”在易捷的眼,易辰不过是强装镇定,当下冷笑更甚,那一脚直取最致命的脑门。

    “让你看看,什么才是最完美的狂风腿。”眼神一凛,易辰身躯瞬间跃起,一股黑色魂力在腿部凝聚,带着奔雷一般的气势扫向易捷。

    “三品等魂技——狂风腿!”心响起这道声音,随即易辰的度猛然快上几分,招式并不华丽,但威力却更加恐怖,在空气拖着恐怖的音爆声。

    “轰。”在众人的注视下,两人凶猛的撞击在一起,时间好像停止了流动,众人屏住呼吸。

    “噗。”突然,原本看起来还很占优势的易捷,猛然间吐出一口鲜血,随即像木偶一般四肢涣散,无力的倒飞而出,重重的砸在地面上。

    出人意料的结果,让围观少年们瞪大了双眼,紧随着看向易辰的目光充满骇然。

    “这就是惹我的下场。”学着易捷刚才说话的口气,易辰十分认真是说出这句话,随即迈开脚步走到易捷身旁。

    “爷说过要拆你的骨头就一定会做到,现在就是你付出代价的时候。”半年的屈辱涌上心头,易辰眼神闪过戾气,抬腿踩向易捷的腰部。

    这一脚毫不留情,完全用了全力。

    “好狠啊!”围观的少年们,额头上流出冷汗,他们没想到易辰真的是要废掉易捷。但他们不敢上前帮忙,只能远远观看。

    “住手。”突然间,一道喝声响起,一位年轻人从人群冲出,右拳一握,被一股魂力包裹之后,向易辰轰击而去。

    “是他。”当看见拿到身影,围观的少年脖子一缩,眼神闪过敬意。

    “易晓哥。”易捷也发现了来人,当下脸上浮现出喜色。

    (对不起啊兄弟们,跟一位很好的兄弟聊了两个小时。让兄弟们久等,真是不好意思。。。)

    (兄弟们,打狗,喜欢不?用收藏跟推荐,支持我们的易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