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 回家!!

    双手掐着法诀,易辰盘坐在床榻上一动不动,一股无形的劲风,将他身上的黑色长衫吹起。一股吸力从他的体内渗透出来。

    “咻。”在他身前漂浮着一颗一星魂灵石,源源不断的魂力从石渗透出来,被易辰吸入体内,并引导入丹田。

    吸收的度极快,那颗魂灵石蕴含的能量,以肉眼可见的度减少。

    “彭。”当最后一丝能量被完全吸收后,它直接从半空坠落,掉落在床榻上,发出一道清脆的声响。

    “轰隆。”修炼完毕,易辰准备掐断法诀,可就在这时,一道闷响声从他的丹田传出。

    “怎么回事?”心头一惊,易辰赶紧内视丹田,登时发现兽魂扭曲起来,化作一个漩涡,并释放出更加强烈的吸力。

    见到这熟悉的一幕,易辰的脸上逐渐浮现出喜意,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赶紧驱逐心的杂念,重新进入修炼状态。

    “咻。”在那股强横吸力的引导下,魂力宛若洪荒猛兽一般,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透过毛孔钻入易辰的体内。

    那股魂力十分的驳杂,易辰不敢有半点分心,将那魂力引导入经脉淬炼,在变得纯净无暇时,才敢引入兽魂。

    整个过程易辰都小心奕奕,不敢有半点大意,任何的差错都会让他的根基受损。

    “咻。”在魂力源源不断的灌入之下,就那般持续了半刻钟,随后那股吸力逐渐消失,天地间的魂力也宛若潮水一般散去。

    兽魂恢复平静,易辰也在一瞬间掐断法诀,赶紧内视丹田的情况,发现兽魂蕴含的魂力,比原来多了三分之一。

    “终于晋级阳魂境阶了!”面上逐渐浮现出喜色,易辰心升起一股成就感。同时也有一种身在梦的感觉,他没想到幸福来得如此之快。

    “拥有阳魂境阶的修为,参会族会又多了几分夺冠的希望。”暗暗说出这句话,随后易辰脸上浮现出无奈。

    虽然修为是晋级了,可他却将印巍离开时,所留下的一星魂灵石全都用光。

    魂灵石每一颗都非常珍贵,但舍不得孩子套不找狼,也好在那些一星魂灵石没有白用。在吸收完九个之后,他终于触摸到契机,进阶到阳魂境阶。

    不单只是修为提升了,易辰这几天来,在刻画图鉴方面也没有落下,如今他已经能非常熟练的刻画一星图鉴。

    拥有天书帮助,练习刻画图鉴简直就是事半功倍,别人练习需要半年甚至是一年的时间,而易辰的度缩短了足足十几倍,只需要很短的时间。

    这个优势只属于易辰,所以他有绝对的信心,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再加上坚持不懈的修炼,他相信自己一定能成为魔鉴大师。

    来日方长,易辰也并没有想太多,他轻吐出一口浊气,然后从床榻上跳下。

    易辰他还拥有二星图鉴,但他并没有继续练习。一星图鉴是基础,只有将基础打牢了,以后要练习更高级的图鉴,也就容易得多。

    “时间差不多了吧?”转头看向窗台,易辰发现天已经蒙蒙发亮,当下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在房间收拾东西,将一切能用得上的物品装入储物戒。

    片刻之后,易辰拍了拍手,看了看空荡许多的房间,随即转头走出房门,并吹出一个细长尖锐的口哨。

    “吁吁。”远处响起一道嘶鸣,随即一头壮硕的战马疾驰而来,并停在易辰的身前。

    “好你个黑焰,恢复得倒是不错嘛。”望见黑焰精神抖擞的模样,易辰走上前拍了下它的脑袋,同时眼神闪过惊异。

    那天黑焰受了重伤,如果是普通的战马,最少需要一个月时间才能恢复,而黑焰却只是用了短短的三天时间。

    这还不止,在伤势恢复之后,黑焰居然释放出一级魔兽的气息,身体变得比以前更加的强壮,可见它并不是一匹普通的战马。

    当日遭到赤狮兽的攻击,黑焰召集其他战马帮忙,从这里便能看出它的不凡,现在晋级成为一级魔兽,更能确定它不简单。

    “黑焰,走。”并没有多想,易辰直接跳在黑焰背上,同时一拉缰绳看,嘴里发出一道喝声。

    “吁、”黑焰非常的通灵性,发出一道嘶鸣,随即宛若离弦之箭,向马场大门急射而出,度快到极点。

    此时马场大门外,停着一辆糜柴车,有一位老者手持长鞭坐在车上,好像在等待什么人一样。

    “易临叔,可以出发了吗?”很快易辰就来到马车旁边,转头看向那位老者,笑着询问道。

    他正是易家的管家易临,而今天就是出发返回易家的时候,一想到返回易家,易辰的心就不由自主的激动起来。

    “现在时候也不早了,很是快出发吧。”车厢,响起易魁略带虚弱的声音。

    “嗯。族会即将要开始了,这段时间非常忙。”易临点了点头,随即扬起长鞭,打在糜柴兽的身上,三头糜柴兽吃痛之下,便是扬起蹄子向前方冲去。

    看着糜柴车的车厢,易辰的脸上浮现起坚定。我易辰一定要成为最强的魔鉴师,这样就能弄到最高级的疗灵石。

    深深的吸一口气,易辰转头看向马场,看着自己足足呆了半年的地方,他的眼神闪过冷色。

    “我发誓,以后只有我易辰欺负别人,而没有任何人能够欺负我。仁慈,都他娘的见鬼去吧。”

    留下这道阴冷的话,易辰一拉缰绳,随即黑焰以极快的度冲出,跟上渐渐远去的糜柴车。

    易家总部在帝都,而那个地方则是元玄帝国最繁荣昌盛的地方,距离西平马场并不远,只需短短的两个小时。

    全力赶路之下,易辰他们只用了一个半小时,就来到了帝都,并且顺利回到易家庄园。

    偌大的庄园占地面积极广,门庭若市的场景惹人侧目,敞开的大门人来人往极是热闹,前来拜访的宾客不乏达官显贵。

    停在易辰大门的门前,易辰看着人来人往的人群,脸上充满了漠然。目光缓缓移动,最终定格在大门的牌匾上,那里书着‘易府’二字。

    人来人往的人群,在见到那个牌匾时,脸上均是露出敬畏,而易辰却双眼泛冷,他永远不会忘记,当初像丧家之犬一般,被扫地出门的情形。

    “易家,我易辰,回来了。”拳头在一瞬间紧握起来,易辰紧咬着牙根,挤出一道这样的话。

    “辰儿,我还有事情要安排,你先回去自己的住所。”易魁推动轮椅来到身旁,笑着道。

    听闻此言,易辰点了点头,随即给黑焰安排住所之后,便朝易家的庄园深处行去,来到一处非常偏僻的地方,这里正有一座大宅。

    这座大宅是易辰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所以他并不陌生,非常熟悉的走入大宅。

    “柳虹姐姐,柳玉妹妹,我回来了!”脸上带着激动,易辰在宅子里开始寻找,可却法没有发现半个人影。

    “奇怪,她们去哪里了?”又找了一遍,可还是无果,这让易辰不解起来。

    易辰口的她们,则是易家最漂亮的两位女佣,与易辰的感情极好。

    “少爷,是你回来了?”这时,易辰身后响起一道略带哭腔的话。

    闻言,易辰转头向声源处望去,登时便见一道靓丽的身影站在门外。

    她的衣服有些凌乱,如羊脂般的玉脸上,满带着慌张之色,美目薄雾缭绕,楚楚可怜的模样叫人心疼。

    “柳虹姐,难道又是那群人渣又欺负你们?”见到柳虹狼狈的模样,易辰脸色一凛,隐隐间好似猜测到了什么。

    佣人在家族的地位如何,完全是看自己服侍的主子地位有多高。而被家族流放的易辰,哪怕其是易家嫡系成员,也毫无用处。柳虹和柳玉两姐妹,自然而然的成为最底层的女佣。

    也许是家族的其他弟子,嫉妒易辰嫡系传人的身份吧,他们不能找易辰麻烦,便让侍从拿柳虹两姐妹出气,因此她们姐妹两经常遭到欺凌。

    “少爷,你终于回来了。”听到易辰的话之后,柳虹眼睛里溢出两道委屈的清泪,哽咽说不出话来。

    见状,易辰拳头紧握起来,心烧起熊熊怒火,轻声问道:“柳玉妹妹去哪里了?”

    “刚刚我们两人被拦下来,是柳玉妹妹帮忙我才得以离开,现在她被易捷少爷的护卫拦下走不了。”

    “易捷。”听到这个令人心生厌恶的名字,易辰的面色逐渐的阴冷起来,当初陷害他的就是那个易捷。

    一股杀意在空气蔓延,易辰环顾四周,最后从墙角找到一根粗大的铁棍,抽起之后便往大宅外走去。

    “少爷,您这是?”见到这天这幅杀气腾腾的模样,柳虹当即擦干眼泪,快步上前询问道。

    “今日。正是打狗的好日子。老虎不发威,别人只会当我们是病猫。”两道狠色从易辰眼神一闪而过,话音带着冷意。

    (今天是元宵节,祝兄弟们节日快乐。由于过节家里热闹,码字度慢了。还有一章估计在九点三十分。)

    (兄弟们很给力,咱们在签约作家新书榜,已经爆了好几位的菊花,继续加把力,创建个账号收藏+推荐,咱们冲上第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