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第一次成功,武极!

    天书能够显现魂术和魂技,易辰想要看看,它能不能显现图鉴,如果可以的话,他要联系魔鉴就简单多了。

    想到这里,易辰也不含糊,非常麻利的拿出天书,并将一星图鉴拿了过来,将那个图鉴牢牢的记载脑海。

    下一刻,易辰调动魂力,顺着经脉渗透出来,随后探入天书,登时一股微弱的光芒从天书渗透出来。

    这正是天书开启的前兆,易辰不敢怠慢,在脑海想象一星图鉴,每一个细节都没有错过。

    双眼同时紧盯着天书,生怕错过每一个细节,心升起强烈的期待,希望天书能够帮忙刻画出图案。

    “难道天书只能演练魂术和魂技?”左等右盼,可天书只释放出微弱金光,没有半点反应,这让易辰忍不住怀疑。

    “咻。”突然,易辰的话音刚落,一道金色的丝线在天书上形成,并且开始游动起来。

    “莫非它真的能刻画图鉴?”见到这样的情况,易辰脸上浮现起惊喜,双眼紧盯着天书,默默的等待着。

    “咻。”在易辰的注视下,那条金色丝线还是游动起来,各种繁复的纹路形成,最终构成一个完整的图案。

    “果然是一星图鉴!”易辰脸上充满狂喜,那个图案和他想的一模一样,就好像是同一个模子刻画出来的东西。

    天书刻画成功,让易辰的心情变得一场激动,他将天书捧起,仔细的观看,发现还真的是一模一样,而且比原图鉴上的更完美无暇!

    “不如就按照天书上面的画。”易辰想起前世上学时,练字帖的情形。

    如果在原图上画,肯定会损坏了原来的图案,而天书则不同。当初易辰为了试验,可使用大刀砍过,都没能在上面留下痕迹。

    将天书平铺在床榻上,易辰开始握紧纹器,开始像练字帖一样,按照天书上面的纹路刻画。

    过程看起来好像简单,但对专注力可是个考验,稍有分心就会画歪,并且久而久之,易辰的手臂都有些发麻。

    浑然无视酸痛,易辰非常的专注,控制手力一个弧度一个弧度的勾勒,尽量做到完美。

    进度非常的缓慢,这是个非常庞大的工程,约莫用了半个时辰,易辰才将整个图案勾勒完成。

    “终于完成了一遍,有模子可以练习,比照猫画虎好多了。”揉了揉发麻的右手臂,易辰暗赞了声。

    前世的易辰可是经过毒害式教育,写作业和练字帖早就习惯,倒也没有多大的感触和感觉,没有任何的休息,继续专心的刻画。

    安静的房间只听到呼吸声,易辰那张脸上满是坚定和认真,一遍又一遍的锻模刻画。

    第二遍还是有些生疏,但度却快上了不少。当第三遍、第四遍、第五遍的时候,易辰的度逐渐加快,而且生涩感也完全消失,最起码不会出现画偏的情况。

    也不知刻画了多少遍,当易辰流畅的刻画完一个图鉴后,他这才停了下来,并不是自己想停,而是右臂发麻得实在受不了。

    “嘶~~”甩了甩发麻的手臂,易辰脑袋袭来一股眩晕感,眼睛也有些算账,长时间的专注刻画图鉴,让他的脑力消耗极大。

    “难道怪那些人说魔鉴师不好学,易懂难精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成功。”休息一会,等到恢复一些之后,易辰感叹道。

    想要在没有辅助的情况下,在刻盘上刻画完美的图鉴,需要长时间的练习。单只是那份孤寂,就足以让许多人望而却步。

    并没有多想,易辰再度拿起纹器练习。

    “看看能不能刻画成功。”约莫三个小时后,易辰才停止练习,将天书放在一旁,并将纹盘拿了过来,准备检测练习成果。

    经过无数遍的练习,易辰对那图案的模样,早已深深的记在脑海。

    “咻。”运转魂力注入纹器,易辰开始在纹盘上刻画起来。在没有对照的情况下,刻画的度显得极慢。

    开始自己刻画,易辰有一点不习惯,第一次刻画得很凌乱,只有外形看起来有几分相像。

    并没有气馁,易辰将那个图鉴抹去,重新刻画一个,这个比刚才的像样了不少。

    “咻。”当易辰刻画第三个的完成的时候,纹盘突然释放出黑色的光芒,那些刻画的纹路好像脉络一般,一股神秘的能量在流动。

    “成功了!”这个图案虽然并不完美,但见到这一幕,易辰身躯一震,随即脸上浮现起狂喜。

    以前他见过别的魔鉴师鉴定魂石,对一幕他非常的熟悉,赶紧拿过一颗一星魂灵石,放在图鉴的正央位置。

    “咻。”纹盘释放出来的金光,集合在一起冲向那颗一星魂石,并且融入魂石当。

    “咻。”蕴含在魂灵石的能量,开始不断的翻涌起来,那些杂质和斑驳的能量,好像受到指引一样被吸了出来,并且在图鉴的纹路游动起来。

    “嗡。”片刻之后,那颗一星魂灵石轻轻一颤,紧随着一道黑色光芒冲向四周。易辰眯起双眼,待睁开之后,一个能量纯净的魂灵石出现在眼前。

    “成功了!”将鉴定好的一星魂灵石拿在手,易辰非常的激动,这是他第一次鉴定魂灵石,也是第一次成功!

    好半响才从激动恢复过来,易辰感觉一股深深的疲惫感席卷全身。

    “魔鉴师,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神的职业。”苦笑一声,易辰无奈的叹了口气。但脸上的坚定更甚,为了家人,哪怕再艰辛,他也会一直走下去。

    做什么事情都有张弛,修炼一途亦是如此,易辰深吸一口气,将纹盘那些东西收好。

    “嗯?怎么会有个戒指?”正当易辰准备将包袱收好时,一个黑色的戒指引起他的注意,这个应该也是印巍留下来的东西。

    “难道是储物戒?”将那个戒指拿在手查看一会,易辰寻思道。

    龙渊大陆有一种非常神奇的物品,那便是储物戒,里面有一个特殊的空间,能够储藏物品,只需调动魂力便能够开启。

    想到这里,易辰调动魂力探向黑色的戒指,登时那个戒指释放出一股微弱的光芒,一个独特的空间出现,足有一间房子大小。

    “果真是储物戒!”易辰面带笑意,一直以来他都想要拥有一个储物戒,可无奈实在太过昂贵,就算一个普通的储物戒,也需要二三十万金币。

    “怎么还会有一间铠甲?”并没有想太多,那片空间的角落,有一件黑色的铠甲,引起易辰的注意。

    没有丝毫的犹豫,易辰调动魂力,将那件铠甲拉了出来。

    “彭。”那件黑色铠甲看起来很薄,但掉落在地面上,却发出一道沉重的闷响。

    这个让易辰感到不可思议,他伸手去捡铠甲,但却发现自己用尽全力,也只能勉强将它拿起来,仅片刻额头上就流出热汗,青筋暴起。

    “彭。”不得已,易辰双手一松,铠甲重新掉落在地面上,他猛喘着粗气。

    “有没有搞错,这件铠甲该有多重?一千斤还是两千斤?”易辰气喘吁吁,由于修炼的魂力,他的气力比普通人大上不少,可却只能勉强抬动。

    “咻。”这时,那件黑色铠甲,冲出一股蓝色魂力,易辰没有防备,那股魂力直接冲入他的脑袋里。

    “怎么回事?”易辰一惊,神经在这一瞬间紧绷起来。

    “小家伙不用害怕,这是我留给你最后一件物品:武极铠甲。它足有八百斤重,而且每当你的修为提升,它的重量也会增加。”

    “并且穿上它,你的魂力会受到压榨,运行的度比以前慢一倍。等你的修为到达星魂境,便将它穿上,不到万不得不要脱下。”

    “久而久之,你的**力量会得到提升,它会不断压榨你的身体潜能。等你脱掉武极铠甲的时候,便是鱼儿得水,战力翻倍。”

    “这仅是我的一股魂力,持续不了多久。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铠甲里封印有一样东西,等你的修为达到了,自然就会开启。放心绝对是不错的东西。”

    “好好修炼吧,魂术和魂技我就不留了,一切只能靠你自己,记住别给你老师我丢人。”

    就在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在易辰的脑海响起,让他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不少。

    “老家伙,居然还有这一手。”那道声音很快消散,易辰亦是努了努嘴,重新看向铠甲的目光闪过炙热。

    “武极铠甲,只有星魂境才能穿,真是叫人期待。”舔了舔嘴唇,易辰咧嘴一笑。

    “不知道老家伙在里面封印了什么东西。”摸了摸看起来非常霸气的铠甲,易辰心非常好奇。

    暗暗摇头,想太多也是无用,还是尽快提升自己的修为,到时不就知道了。

    想到这里,易辰将那件铠甲收回到储物戒,并将储物戒带着拇指上。

    “距离返回易家的日子不远了吧?”算了算日子,易辰的脸色逐渐变得阴冷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