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印巍离去

    “易家先祖有规定,要决定什么事情,必须要五位长老投票,如有一人反对都不能成立。而我都还没有投票。”

    “现在我反对易辰返回易家。易魁,莫非你要违抗祖宗定下来的规矩不成?”易书眼神阴冷,喝道。

    “呸,易书你这小人,真以为我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不成?”一股强横的煞气,从易魁的体内渗透出来,在空气弥漫。

    虽然已经成为废人,但常年在外征战的易魁,所释放出来的气势还是给人一种压迫感。

    “好强的血煞之气。”煞气扑向易书,站在旁边的易辰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脸上浮现起惊讶之色,这是他第一见到易魁发飙。

    “就凭你这兽魂遭到重创的废人,也敢在我面前扮老虎?”易书浑然不惧,伸手一拍,便将那股煞气拍散。

    “老混蛋,你说谁是废人?”易辰拳头紧握,用愤怒的目光瞪向易书。他自己可以吃亏受委屈,但决不允许任何人侮辱自己的亲人。

    “难道不是吗?半年前元玄帝国与邻国开展,易魁挂帅出征。可惜遭到叛徒出深陷重围。”

    “虽然凭借一身修为突出重围,但却被邻国皇子秋绍闲暗算,兽魂受到震荡,导致半身不遂,连修为也调动不了,成为一条可怜虫。”

    “够了。”脸上浮现起一股暴戾之气,易辰愤怒的咆哮一声,两道杀意从眼神闪过,拳头紧握发出‘咯嘎’刺耳声响。“那个帝国皇子秋绍闲,爷我迟早会找他算账。现在爷我非常后悔,为什么刚才没有干掉你。”

    没错,易书说的是事实,只是这个事实激起了他心的愤怒。

    “凭你这庸才,也敢说出这样的大话。那个秋绍闲接受的是七级兽魂,现在修为是黄魂境,你拿什么超过别人?”易书非常不屑的冷笑了声。

    “别激动小家伙,时间会证明一切。”这时,易辰感觉肩膀被人拍了拍,转头看去,发现印巍不知何时来到他身旁。

    “黄魂境是第五个境界,只比你高一个境界,很强吗?”语气充满轻浮和不屑,印巍淡漠的道。

    见到印巍出来说话,刚才吃过鳖的易书不敢反驳,暗暗冷哼一声,不敢还嘴。

    “这位是?”印巍刚才收敛气息,与普通人无异,易魁他也没有注意,在见到易书那副忌惮的模样,当下好奇的询问道。

    “父亲,他是……”

    “浪者无名无姓,只有一个外号印乾。”易辰刚准备介绍,可却被印巍抢了个先。

    听到他这句话,易辰感到十分奇怪,但印巍有意隐瞒姓名,想必也有他的道理,所以易辰倒是没有揭穿。

    “是的父亲,他就是印乾大人,是孩儿在不久前拜的老师。一身修为高深莫测。”易辰将眼角余光瞟向模样狼狈的易书,深有暗示的意思。

    当年易魁可是纵横沙场的战将,智商自然不俗,转头看向易书狼狈的模样,以及他忌惮印巍的眼神,便心领神会。

    “犬子能拜在印乾大人座下,为家门增辉不少,多谢大人对犬子的栽培。”能就辰魂境的易书收拾成这样,足以说明印巍的强大,易魁说话倒是客气。

    “能修炼到阳魂境水准,这都是易辰自己的功劳,我只是个挂名老师而已。”印巍笑了笑,道。

    “阳魂境?”印巍虽然修为还在,但却调动不出,所以感应不到易辰气息,用惊疑的目光看向易辰。

    “几天前不小心突破了。”易辰咧嘴一笑,并没有隐瞒。

    “太好了,拥有阳魂境的修为,打入同辈的第三名就有希望了!”易魁非常的激动,不过很快他的眉头皱起,眼角余光瞟向易书。

    虽然这个小人非常可恨,但他的身份还是易家的长老,易辰想要返回易家,还得过他那一关才行。

    “易辰是我的弟子,我自然不会让他受半点委屈,要是哪些不开眼,我不介意送他们去地府走一遭。”刚才那一幕印巍自然看在眼里,说出一句略带冷意的话。

    这些事易家的事情,印巍自然不好直接插手,这句话带着警告的意味,相信只要不是脑子有问题,都知道这句话是针对易书。

    “希望你能够闯入前三,否则别想留在易家。”刚才被收拾一顿,易书对印巍的能耐可是相当了解,打了个冷颤,留下句阴冷的话,便率先离开了。

    “多谢印乾大人出面相助。”易魁说出一句充满感激的话。

    自从成了废人之后,易魁便将希望压在易辰身上,如今能返回易家,以后易辰在修炼的路上将会顺利许多。

    “举手之劳罢了。而且易辰是我的弟子,我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在这受苦,不然我就算离开,也不会放心。”印巍捋了捋胡须,笑道。

    “嗯?老师你要离开?”易辰听出暗含的意思,当即询问道。

    “我的手头上还有事情要处理,得离开一段时间。”印巍眼眸间闪过冷意,道。

    “是那五个黑衣人吧?”易辰大概能猜到印巍的目的,道:“需要弟子帮你做点事情吗?”

    “你现在需要静心修炼,等我将手头上的事情处理完,自然会回来找你。”印巍笑着摇头,道。

    的确,依照易辰现在的修为,插手不了印巍的事情,就算想帮,那也是有心无力。

    “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一会我就会离开。”印巍转头看向前方,道。

    “这么快?那五个人实力都很强,您老小心老骨头被他们拆了。”回想起那五名黑衣人释放出来的气息,易辰眼神闪过担忧,但表面却是一股无所谓的模样。

    “你这小家伙,真是没一句好话。”印巍笑骂了声,但脸上却没有丝毫的责怪,道:“修炼的功法,我放在床底下,你可以拿去修炼,希望我回来的时候,你能有所进步。”

    “放心吧,绝对不会给你丢人。”易辰淡笑一声。

    “你那头马不简单,好好照料,将来说不定能成为你的一大助力。”印巍将目光移到黑焰身上,道。

    刚才黑焰的表现,的确不是一头普通的马能够比拟,易辰看向黑焰的目光闪过异彩,重重的点了点头。

    “那几个人距离这里不远,为了避免麻烦,我现在就离开,你好自为之。”说出这句话,印巍运转魂力,几个闪跃间,消失在事业当。

    “这老家伙,说走就走,还真是干脆。”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易辰暗自道。

    “好高深的修为。”刚才易魁一直没有插嘴,他也没有多问,每个人都有秘密。

    听闻此言,易辰点了点头,望向易魁坐的那张轮椅,眼眸间闪过冷意。

    “秋绍闲,咱们走着瞧,这笔账我会跟你慢慢算。”他永远不会忘记,废掉易魁的那个敌国皇子。

    “易家族会,希望你们那些所谓的天才,不要让我失望才好。”

    心响起一道阴冷的话,易辰的手不知不觉的摸向怀间,一本坚硬的书籍,传来冰冷的感觉。

    兄弟们,看书过程,有啥建议或是意见,可以去书评区留言。另外本书招收龙套和配角。如果你有好的人名,想让他出现在书,也可以到书品区留言!

    本书有QQ群,大家可以进来玩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