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打脸!父亲

    那股气息完全消失,易辰终于恢复了自由,他转头朝声源处看去,发现出手的居然是印巍。

    “怎么样小家伙,没伤到筋骨吧?”完全无视易书等人,印巍脸上带着轻松笑容,走到易辰身前,道。

    “放心,暂时还死不了。”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易辰动了动受伤的地方,登时一股剧痛传来,疼得他龇牙咧嘴。“怎么样,您老的实力完全恢复了吗?”

    “匆匆忙忙只恢复了六成,不过保你已经足够。”印巍淡笑一声,转头看向易书。

    “你是谁,怎么会在我西平马场?”易书满脸的骇然,对方没有释放出任何的气势,那却给他一种十分沉重的感觉。

    “我是谁,你没有资格知道。”印巍虽然面色非常平静,但这句话却充满了傲然。

    爱装的老头。这是易辰对他的全新评价,不过在看到易书吃瘪,易辰居然有种很爽的感觉。

    “老混蛋,现在看你还怎么狂。”大树之下好乘凉,有个强大的老师就是不同。站在印巍身后的易辰,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即便你的修为在我之上又如何,这是我易家的私事,难道你想要恃强凌弱,插手我易家的事情?”易书倒是没有害怕,冷哼道。

    “恃强凌弱,是又如何?”淡漠的笑了笑,随即印巍身躯一颤,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下一秒出现在易书的身后,扬起手拍向易书。

    “彭。”印巍度太快了,易书还没有反应过来,便感觉背后一疼,被一股巨力震飞出去,栽倒在远处的地面上。

    一位能宰杀四级魔兽的强者,在印巍的面前毫无还手之力,而且前者还一副轻松的模样,这让在场众人目光呆滞。

    “这也太强了吧?”易辰瞪大双眼,显然被印巍这一手震住。虽然知道印巍很强,但像拍苍蝇一样拍飞易书,还是让他感到震惊。

    那些护卫们也是目光呆滞,眼神闪现出不敢相信的神色,平时高高在上的长老,居然也有这么狼狈的时候。

    “怎么可能。”易书那张老脸涨得通红,不知道是因为受伤,还是因为羞怒,从地面爬起之后,怒喝道:“你居然敢动手,莫非是欺我易家没人?”

    “修为不强,狗仗人势的功夫倒是不错。”印巍再度消失在原地,出现在易书的身前,伸手掐住他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道:“就是欺你,如何?”

    嚣张,绝顶的嚣张,见到这一幕,易辰的眼神闪过异色。这是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弱智只能任人践踏,唯有强者才能有尊严的活着。眼前这就是最好的例子,这让易辰对实力的渴望。

    被印巍掐住脖子,易书脸色胀成猪肝色,极力想要反抗,可前者的实力比他强太了,无论他如何努力都挣脱不了。

    那些士兵们虽然想上前帮忙,可怜易书都不是对手,他们去也是白白送死,所以他们非常理智的选择观望。

    “小家伙,杀还是不杀?”淡淡的笑了笑,印巍转头看向易辰,道。

    被这么一问,易辰眉头一皱,待到舒缓之后,双眸渐渐变得阴冷起来,拳头紧握而起。

    易捷是易书的孙子,前者肯定是受后者的指示,才会陷害易辰。这是个强者为尊的世界,不需要怜悯和同情。

    “老师,放了他吧。”一句令人意外的话,从易辰的嘴里吐出。

    虽然与易书有仇,但易辰也要凭借自己的力量,他不想太过倚仗他人。而且现在还不是铲除易书的时候,不然一定会引起家族其他几位长老的不满。

    易家树大招风,如果家族内部动荡,一定会被虎视眈眈的外敌有机可乘,就是因为考虑到这点,易辰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来到马场半年时间,易辰学会什么叫隐忍。所有的屈辱,他会凭借自己的双手,加倍奉还。

    眼神闪过欣慰,印巍暗暗点头。龙渊大陆天资过人的天才不少,但大多都在途夭折。锋芒毕露有时也不是好事,易辰的决定让他倍感欣慰。

    “彭。”右手随意一甩,被印巍钳住脖子的易书,就那样被丢了出去,砸在远处的地面上。

    “咳咳。”模样看起来十分狼狈,易书捂住脖子咳嗽起来,用恨恨的目光瞪向印巍,但却不敢发作。

    慢慢将目光移到易辰身上,易书眼眸充满阴冷和惊疑。他非常的不解。易辰什么时候拜了一位如此强的师父。

    “老混蛋,总有一天,爷我会亲自剁了你。”阴冷目光传来,易辰转头与易书对视着,暗暗在心冷哼一声。

    “驾驾。”这时,几道喝声从远处传来,瞬间吸引易辰他们的注意力,转头向那边看去,只见一辆由三头魔兽所拉的车子向这边疾驰而来。

    拉车的三头魔兽,都是一级魔兽糜柴兽,长得与鹿非常相似。一位老者持着一条长鞭,躯干几头糜柴兽,车顶上插着一根易家的旗子。

    “是易家的糜柴车,不知道是谁来了。”见到这般情形,易辰眼神闪过不解。

    糜柴车只有易家高层才能使用,一般易家的高层都不会来马场,所以易辰他非常的好奇。就连易书也是一样。

    “吁吁。”那辆糜柴车在众人的注视下快靠近,当来到易辰他们身前不远处时,驾车老者一拉缰绳,三头糜柴兽同一时间停下。

    “易总管,他怎么会来这里。”看清那位老者的模样后,易辰暗暗惊疑。

    虽然有半年时间未见,但易辰能够肯定,那位老者就是易家的总管,个人实力不弱于易家的那些长老。

    “易临,你怎么会来这里?”易书也有着相同的疑问,他开口询问道。

    “刚才见到马场发出紧急信号,家主放心不下,特派我与大少爷一同前来查看。”

    易临斜眼看向易书,随后将目光移到易辰的身上,当看见后者安然无恙后,明显松了口气。

    “大少爷?易临叔,难道父亲大人也来了?”听到易临的话,易辰他明显一愣,反应过来赶紧询问道。

    “是的小少爷。”易临那张老脸皱在一起,露出一个笑容,随后掀开糜柴车的篷布,登时一位魁梧的年人出现在眼皮底下。

    与他魁梧的身材不同,他的脸色苍白没有半点血色,好像是受过重伤未愈,他的嘴唇发紫。

    看见那位年人,易辰眼神闪过激动,他正是易辰这一世的父亲——易魁!自从来到这里之后,便再也没有和他见过面。

    易魁亦是看见易辰,没有半点神采的双眼,闪过一道慈爱之色。

    在易临的搀扶下,易魁从糜柴车上下来,坐在一张木制轮椅上,并在易临的推动下行驶向易辰。

    没错。曾经的元玄帝国第一战将,如今就坐在轮椅上,只能借助轮椅走动!

    “咯嘎。”看着那张木制轮椅,易辰的拳头在一瞬间紧握起来,眼神闪现起浓浓的恨意,心被一股暴戾之气堵住。

    他永远不会忘记,半年前那件事情,半年前易魁征战回来时的情形。那一次出征,易魁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辰儿,这半年来辛苦你了。”来到易辰的身前,易魁那张苍白的脸上浮现起喜意。

    “父亲大人,您怎么回来这里?”那些委屈对易辰来说并不算什么,他暗暗深吸口气,平复下心的那股暴戾之气,道。

    “当初让你来到这个地方,也是形势所逼,此次前来是带你回易家。”易魁沉思了下,道。

    “回家?”听到这个原本非常遥远的词,易辰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不行,易辰已经被驱逐出易家,早就在族谱上除名,现在他已经不是易家人,没有资格呆在易家。”不远处的易书喝声道。

    如果是庸才倒也罢,可易辰偏偏表现出过人的修炼天赋。这可是个潜在威胁,所以易书一定要阻止。

    “易辰小少爷虽然离开易家,但流着的是易家的鲜血,岂能由你们这些长老来决定去留。”易临看不过去,哼道。

    “长老有监督易家弟子的权利,易辰想要回易家,得经过我们的同意。”

    “这个五长老不必挂心。家主已经和大长老们谈过了,只要易辰能够在族会上取得前三成绩,就能返回易家。”易魁眼神闪过怒意,强装平静道。

    “族会?”听到这个词,易辰眼神闪过异色。

    易家是元玄帝国三大家族之一,拥有其他势力可望而不可及的底蕴。可一个家族要永远繁荣昌盛下去,需要源源不断的新鲜血液。

    而易家的族会两年举办一次,只要年满十五岁就要参加,届时易家的旁支成员都会前来参加,十分的热闹。

    这是易家挑选新鲜的血液,所以十分的隆重,只要获得前十的成绩,都能够得到非常不错的奖励,所以参加的弟子都非常的踊跃。

    而今年易辰已经十五岁,如果他还在易家的话,估计已经开始为族会做准备了。

    “族会吗?”两道厉芒从易辰的眼眸间一闪而过,拳头在这一瞬间紧握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