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森林打斗

    夜晚的西平马场非常安静,在西面位置有几间茅屋,此时正有一道身穿黑色长衫的身影盘坐在屋顶上,犹如老僧坐禅一般一动不动。

    他的双手握在一起,比划着一个奇特的手势,毛孔俱张释放出一股微弱的吸力,天地魂力顺着毛孔被吸入经脉。

    魂力在经脉游动,易辰将驳杂的魂力进行压缩淬炼,把蕴含在里面的杂质剔除后,方才引导魂力来到丹田处,并注入漂浮在丹田的兽魂。

    就这般持续修炼着,约莫半个时辰之后,易辰感觉兽魂所能容纳的魂力到达临界点时,他才掐断法诀,双手平放在双膝上。

    “一品魂术。按照这样的修炼度,不知该到哪个猴年马月,才能晋升到阴魂境高阶。”缓缓睁开双眼,易辰极是无奈的叹了口。

    魂修者拥有兽魂还远远不够,还需要一种特殊的术法——魂术。以魂术催动兽魂,才能够吸收天地间的魂力。

    越高级的魂术,吸收魂力的度就越快,而魂术的品阶就是根据它吸收魂力快慢来分,总共有:一致九品,一品最差,九品最好。

    魂术品阶的高低,决定魂修者修炼的度,这对他们来说非常的重要。品阶高的魂术,能够缩短修炼的时间,做到事半功倍,缩短与其他强者的差距。

    不过品阶越高的魂术就越稀有,大多数都掌握那些大家族手,普通修者只能修炼品阶低下的魂术。

    易家也有不少高阶魂术,不过刚入门的魂修者,不能直接修炼高阶的功法,所以要选一些低品的功法修炼,以巩固基础。

    易辰当初只学了巩固修炼的魂术,还未来得及学习高品阶的魂术,就被流放到西平马场,也就是说他一直在使用一级魂术修炼。

    如果被外人知道,一定会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因为易辰的兽魂才一级,修炼度比别人慢数倍。

    而且修炼的也只是一级魂术。能够凭借这个,在半年时间内将初阶修为提升到阶,只能说他的修炼天赋太可怕了。

    不过很少与其他魂修者接触的易辰,并不知道这个事情,此时的他正为魂术而发愁。

    “这样的修炼度,别说赶上其他人,不被他们越拉越远,就已经很不错了。”

    依照易辰现在的情况,想要高品魂术谈何容易,当下眉头一皱。

    “看来得想想办法,弄点品阶更高的魂术才行。”暗暗摇头,易辰站起身来准备回房。

    “轰隆。”突然,在他刚准备俯身跳下的时候,西方位置传来一道爆炸声。

    “是有修者在奥西森林打斗。”易辰被爆炸声吸引,转头朝西面位置看去。

    西面位置有一座奥西森林,距离西平马场并不远,里面有各种魔兽出入,是个危险的地方。

    当初易辰因为好奇心作祟,想要进入奥西森林探查一番,结果仅在外围位置,就遇到了几头一级魔兽。外围的魔兽都比较弱小,也就预示着心地带还有更强的魔兽。

    而一级魔兽就拥有阴魂境实力,在易辰眼那也是非常强大的存在,他可不敢舀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进入过奥西森林。

    “西平马场非常的偏僻,平时没有强大的修者出没,究竟是谁在那边打斗。不如过去看看?”

    来到这个世界,易辰还从未见过强者打斗,所以他非常想亲眼看看,这个世界的强者到底有多强。

    “咻。”易辰可是行动派,有了这个想法之后,他直接运转灵力,宛若猎豹一般冲向奥西森林。

    半刻钟功夫,易辰来到奥斯森林外围,恰有一股阴冷的风从森林刮出,易辰打了个冷颤,他刹住脚步停留在原地,双眼看向幽深昏暗的森林。

    也在这时,森林的打斗声戛然而止,这让易辰疑惑起来:“难道打斗之人分出胜负了?”

    “沙沙。”这时,森林传来异响,这并不是普通的声音,而是有东西正快向这边靠近。

    “咻。”一道身影从森林蹿出,看不清他的模样,从身影来判断,他是正常的人类,不过他好像受了伤。

    也在他出现的一瞬间,易辰感觉一股沉重如山的气息袭来,压得他喘不过气。

    “好强的气息,比阿爷他们散发出来的都强。”易辰脸上浮现起骇然,警惕的看着那道突然出现的身影。

    好像感应到易辰散发出敌意,那道身影转头看向易辰。在那一瞬间,易辰感觉好像被看穿了一般,背后的汗毛倒竖起来。

    不过他好像没有敌意,很快就收回目光,而后在易辰的注视下,头也不回的钻入夜幕。

    “好,好强。”那道身影消失后,易辰感觉身上的压力消失得无影无踪。

    刚刚对方单凭气势,就压得他动弹不得,由此可见对方有多强。特别是他的目光,只是一眼就让易辰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咻咻。”这时,森林再次传来异响,随后有五道身穿黑衣的身影从林蹿出,他们同样停留在森林外围。

    他们也没有收气息,铺天盖地的向易辰涌来,再度压得易辰喘不过气,双眼警惕的看着五道身影。

    那五道身影同样发现了易辰,不过他们只是稍微的感应了下易辰的气息,就完全收回目光。对方只是一位小小的阴魂境,对他们构不成半点威胁。

    “鲜血还有温度,看来是印巍那老头留下的。”其一位黑衣人俯下身子,触摸了下地面的血液,沉声道。

    “印巍了我们的封印之术,修为暂时被封印,。这次一定要借助这个机会将他除去。要是不能完成任务,门主怪罪下来,后果咱们可承担不起。”领头黑衣人阴冷道。

    “放心吧长老,咱们循着血迹搜查,一定能够将他找到。”

    “这次他插翅难逃。追。”头领点了点头,随即带着几人朝前方追去,留下满脸冷汗的易辰。

    “不知他们是什么人,如此强横的气息,恐怕不会输给易家任何一位强者。”压力再度消失,易辰回想起刚才那种如坠冰窖的感觉,心有余悸的道。

    不过易辰并未多想,转头看向他们离去的方向,双眼闪烁起艳羡的光芒。

    如果自己有他们那样实力,还用在西平马场牧马当弼马温?还怕回不了易家?

    “这样看来,最先从森林蹿出的人,应该是被五位黑衣人追杀。而且刚才在奥西森林打斗的也应该是他们。”驱逐心的杂念,易辰轻声道。

    这本来就是强者为尊的世界,所以易辰并没有大惊小怪,因为这些事情在龙渊大陆并不稀奇,所以他也没有多想。

    “热闹没凑成,反而虚惊一场。”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易辰回头看了眼漆黑的森林,暗自摇了摇头,步行回到马场。

    当回到西平马场的时候,易辰来到一座茅屋前,推开房门进入屋。

    “咳,咳咳。”可就在他进入房间的时候,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鼻而来,同时乍响起一道剧烈的咳嗽。

    “谁?”西平马场一直以来只有易辰一人,突如其来的咳嗽,让他松弛的神经再度绷紧,拳头紧握,转头往咳嗽的声源处看去。

    新书期比较难熬,收藏和推荐十分重要,兄弟们看完后,麻烦点下收藏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