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易辰

    龙渊大陆广阔无垠,拥有无数国度,各类门派和氏族多不数不胜数。

    元玄帝国:西平马场。

    “隆隆。”

    碧蓝天空万里无云,一望无际的鸀幽草原上,正有两万匹强壮的战马朝南方奔跑,震耳欲聋的奔跑在空气响彻,让人感觉热血沸腾。

    “驾驾。”马群前方响起一道兴奋的呐喊。一匹强壮的黑色战马在前方狂奔着,一位少年坐在战马后背上,他的脸色因兴奋而涨红。

    从年纪上看,少年的年纪在十五六岁之间,身穿着一套普通的黑色长衫,清秀的脸庞没有任何修饰,显得十分的干净,微眯的双眼不时闪过锐利的光芒。

    “你这色马,今天的状态怎么这么差,难道昨晚那匹红枣色的小母马没将你伺候好?”坐在马背上,易辰非常不满的道。

    “吁吁。”那匹黑色的战马十分的通灵性,鼻孔喘着粗气,向前奔跑的身躯开始摇晃起来,好像是想将易辰晃下去。

    “又是这种小伎俩,难道就没有一点新鲜的招数?”易辰咧嘴一笑,没有受到颠簸影响,依旧稳稳的坐在战马上。

    “吁吁。”受到挑衅,黑色战马极度不爽的长嘶一声,随后两条粗壮的双腿猛然蹬地,后半身腾空而起,一股冲力袭向易辰。

    易辰一惊,随后他迅反应过来,只见两股诡异的白色能量从他的体内涌出,将他的脚和马鞍包裹,让他成功躲过一劫。

    “好你个黑焰,居然还会使阴招。如果不是‘魂力’晋级到‘阴魂境阶’,恐怕还真得让你得逞。”轻松化解之后,易辰收回那股白色的能量。

    易辰刚才释放出来的,就是他修炼的魂力,魂力是蕴含在天地间的一种特殊能量。

    前方渐渐出现一个小土坡,看到那个熟悉的地方,黑焰变得乖巧起来,默默的停在那个土坡上。

    遥望前方,易辰脸上没有了刚才的激动,脸色逐渐变得漠然起来。

    片刻之后,易辰伸手摸入怀间,找出一本小册子,打开之后开始阅读起来。

    “天地间蕴含一股特殊能量——魂力,龙渊大陆的魂修者能吸纳魂力,将魂力收为己用。”

    “人体不能直接吸收魂力,需要以兽魂为容器,容纳天地之力。兽魂等级越高,修炼度越快,能够容纳的魂力也越多。”这是第一页的内容,看完后易辰翻开第二页。

    “魂修者一生只能接受一个兽魂。而兽魂的等级强弱,直接影响修者的前途,在选择兽魂时需要谨慎。”

    “目前按照记载,兽魂等级分为一至九级,一级兽魂最差,九级兽魂最好。”

    第二页的内容也不多,易辰很快就看完,不过他的眉头却皱了起来,闭上双眼内视丹田。

    此时,正有一团核桃般大小的气体漂浮在丹田,有一股神秘能量在那股气体游动。

    一生只能接受一次兽魂,难道就不能改变吗?”见到那团气体,易辰眉头皱得更深,睁开双眼之后,翻到小册子最后一页。

    “魂修者等级分明,按照:阴阳星辰划分境界,阴魂境是入门境界,辰魂境则是更为高级的境界。”

    “每一个境界有:初高阶之分。每提升一个境界,兽魂的颜色和魂力的颜色,都会发生转变。”

    小册子后面还有几页不知被什么人撕掉,所以还有什么记载,易辰就不知道了。

    “现在我的修为就是阴魂境阶,不知要到哪个猴年马月,才能提升到高阶。”易辰拍环顾下辽阔的马场,眼神闪过惆怅之色,沉声道:“来到这个世界十五年了,难道真的要当一辈子‘弼马温’?”

    其实易辰有一个秘密,一个只属于他自己的秘密,那就是他不属于这个世界,他的灵魂来自一颗蔚蓝色的星球——地球。

    毫无疑问,易辰他重生了。虽然他到现在还有一种梦幻一般的感觉,但眼前真实的场景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的。

    前世的易辰是个孤儿,父母两个字离他非常遥远,他是在孤儿院长大,成年后就独自出来闯荡社会。

    在社会上厮混了几年,终于在一次与扒皮老板争吵之后,光荣的炒了老板鱿鱼。也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在他刚刚走出公司大门的那一刻,一件不明物品从天而降将他砸晕。

    等到易辰醒来时,才发现自己居然穿越到龙渊大陆,而且还变成一个初生的婴儿,成为元玄帝国三大家族——‘易家’的嫡系成员。

    易家建族至今六百余年,掌握元玄帝国七成兵力,是当之无愧的军旅第一世家。

    而易辰的爷爷就是易家家主,他父亲是元玄帝国第一战将。可以说,易辰是含着金钥匙来到这个世界,注定是羡慕嫉妒恨这五种目光的焦点。

    虽然非常不适应新身份和新世界,但在这个家庭,易辰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家庭温暖,渐渐的易辰也彻底的融入这个世界,接受自己新的身份。

    “易辰少爷又在那个地方发呆。可怜他要不是只接受到一级兽魂,也就不会被流放到这个地方。”

    “真是可惜了,兽魂和修者的前途息息相关。而他的一级兽魂,是最差的兽魂,被家族流放,也是正常的事情。”

    “小声点,虽然易辰少爷很好说话,但千万不要被他听到。”两名身穿铠甲的士兵骑着战马疾驰而过,留下这句话。

    他们虽然控制音量,但还是传入易辰耳,当下他的脸色一沉,拳头在一瞬间紧握起来。

    没错,易辰的兽魂就是一级,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的修为在半年的时间,才只从初阶修炼到阶。

    “吁吁。”好像感受到易辰心境的变化,坐下的黑焰发出低沉的嘶鸣声,好像是在安慰一般。

    “没想到你这匹色马也会安慰人,今晚给你找一匹更漂亮的杂交母马。”脸色恢复不少,易辰拍了拍小黑的脑袋,发出一道轻笑。

    “半年了,难道就没有机会回去吗?”易辰暗暗叹了口气,缓缓转头看向前方,漠然的模样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这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以前易辰在他族长阿爷的庇护下,并没有多大的感触,现在他才知道实力是多么的重要。

    依照易辰是嫡系成员的身份,哪怕他被列为庸才,也不至于被流放到西平马场,这一切都是拜那个同龄天才易捷所赐。

    易捷也是易家人,只不过他并不是嫡系成员,而是易家其一位长老的孙子。打小他就与易辰和不来,可碍于易辰的身份,他不敢在明面上和易辰争斗。

    可自从易辰被盖上庸才之名后,他就不断的嘲讽和挑衅易辰。终于在有一次,忍无可忍的易辰含怒出手,将那个易捷打成‘重伤’。

    易捷当初和易辰一同进入传承之境,接受到的是五级兽魂,被列为易家年轻一辈天才弟子。仅仅两个月时间,他就从阴魂境初阶修炼到阶。而易辰那时才只是阴魂境初阶。

    每一个阶段存在的差距极大,依照易辰初阶的实力,不可能是易捷阶的对手。可结果恰恰相反,易辰反而将易捷打成‘重伤’。

    如果易辰没有记错的话,当时他还没有使用魂力,只是普通的两拳打在易捷的身上,这样都能将他打成重伤,这个结果可真是耐人寻味。

    而且就在他将易捷打成重伤的时候,家族的长老们要求严惩易辰。为了保护易辰,他的阿爷迫于无奈,只好暂时妥协,将易辰流放到西平马场。

    “不就是想将我逼走,你们好争夺未来的家主之位吗?”回想起当日发生的事情,易辰说出一句充满嘲讽的话来。

    在二十一世纪混过的易辰,小说、电视剧以及电影,可是他精神上的粮食。那些电视剧和电影都演透、演烂的情节,如今就发生在他的身上,他怎么可能猜不到问题的关键。

    易辰身为嫡系成员,哪怕他只是个庸才,也还是未来家主之位最有力的竞争者。而那些长老这样的作为,无非就是想拔掉易辰这颗钉子。

    “现在还是按照阿爷所说那样,小心的蛰伏起来,等有朝一日足够强大,再返回易家。”回想起当初离开易家时的情形,易辰沉声道道。

    易辰前世是个孤儿,这也导致他的自尊心比一般人强,有着一颗不服输的心。

    别人认定他是庸才,可他相信的是天道酬勤,只要付出就会有回报。总有一天他会用实际行动,让易家人知道,他易辰可不是庸才。

    “等我回去的那一天,就是你们为我而颤抖的时候。”易辰双拳缓缓握起,望向远方的目光变得坚定起来,微眯的双眼闪过两道锐利的光芒。

    新书期比较难熬,收藏和推荐十分重要,兄弟们看完后,麻烦点下收藏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