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三十章 处于崩溃边缘的星辰月族

    各种阵法非常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形成了现在这样一个极度完美的阵法,印巍亲眼目睹了这一切,感到非常的震惊。

    他的刻画水平非常高,但也只是局限在一个非常小的空间里,而易辰的魔鉴水平,已经超出了他的认识。

    那是一种对阵法极度了解的人才能够做到,易辰现在魔鉴的境界已经远远超出了印巍。

    在整个目睹易辰布阵的过程当中,印巍他也得到了非常多的启发和感悟,这些对他来说都非常的重要。

    当初易辰刚开始学习魔鉴的时候,是他带易辰踏入这个领域,如今是易辰反过来带着印巍进入另外一个更高的领域,这一次看易辰刻画,可以说是受益良多。

    易辰感知能力非常强,虽然在专心刻画,但还是能够感应到印巍的到来,因此他刚才刻画的时候,完全将自己所感悟到的东西展现出来。

    魔鉴这东西就是这样,目的便是为了让印巍看到更多的东西,接下来能够学到多少东西,就看印巍自己的天赋和感悟了。

    “没想到阵法还能够这样玩,我这百来年真的是白活了。”印巍摇了摇头,道。

    “当年龙渊大陆的世界太小了,也限制了老师的眼界,如今继续追赶倒也不迟。”易辰笑着道。

    龙渊大陆顶尖高手并不多,印巍停留在那个境界止步不前,也是情有可原。

    易辰早早便来到了天炎大陆,见识到了更多强大的阵法,遇到了无数的高手,正因如此他的魔鉴水平才会提升得这么快。

    “你这么一说,天炎大陆和龙渊大陆相互融合,倒也不是见坏事?”印巍道。

    “虽然两块大陆打通之后会带来很多问题,可对于所有的修者来说都是一件好事。”易辰点了点头。

    让龙渊大陆的修者们见识到外面更大的世界,能够学习到更多的东西,穷山恶水难以走出什么大人物,只有在这样的世界才能够更快的成长起来。

    印巍笑着点了点头,易辰现在分析事情的眼光非常独到,这让他无比的满意和放心。

    一直以来他都在外面闯荡,要是没有犀利的眼光和对危险独特的嗅觉,会非常的危险,如今易辰的成长让他放心了不少。

    当然,易辰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能够说明一些事情,要是没有敏锐的嗅觉和临危时对局势的判断,他也难以活到今天,在许多方面的优点,从一开始就展现了出来。

    已经有不少天府的成员走了出来,他们都是被刚才的威势多惊醒,纷纷出来对着易辰布下的阵法指指点点,相互议论。

    原先那些龙渊学院的成员更是震惊,他们都有学习魔鉴术,瞬间可以看出易辰布下阵法的可怕,在震惊的同时也是非常的振奋,如此恐怖的阵法,他们要是好好研究的话,能够得到非常多的好处。

    “当年在学院的时候,易辰师兄的魔鉴术已经非常的厉害,没想到几年时间不见他施展魔鉴术,竟然已经恐怖到了这样的地步,现在就算是印巍院长都难以超越他了吧?”

    “这也是在意料当中的事情,身为有可能成为神王的存在,易辰师兄要是没有这样的天赋和潜力,也就不会被那么多人看好,超越印巍院长也只是时间问题。”

    一众龙渊学院的弟子们都在讨论,看向易辰的目光也尽是崇拜和崇敬,当初都是同一个学院的学员,易辰一路走来,他们都看得一清二楚,自然是非常的崇拜。

    布下一个这样的法阵,易辰放心了不少,最起码其他的势力想要找出天府的话,没有那么的容易。

    “艾薇她们还在闭关吗?”易辰没有在外面逗留,回到天府内部。

    “最近她们一直都在闭关修炼,从她们的气息来看,应该快晋级成为准远古境了。”苍狼道。

    这样的修炼速度倒是很快,易辰点了点头,如果达到准元古境这个境界的话,艾薇她们自保的能力将会提升一大截。

    “天星石被炎族的人抢走了,咱们要不要将这个消息告诉星相城主?”小魔兽询问道。

    “正准备去一趟星辰界,将这个消息先告诉城主,看看他有什么办法。”易辰点了点头。

    目前要做的事情非常多,天星石就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之一,只有想办法将天星石抢回来,才能够帮助星相城主将星辰月族的成员从沉睡当中唤醒。

    易辰一直都是个说走就走的人,从储物戒当中拿出一份竹简,正是当初离开星辰界的时候,城主给他的传送竹简,通过这个就可以进入星辰月族。

    “少主咱们一起进去。”龙仆和小魔兽同时提出这个要求,显然是放心不下。

    “星辰界里只有城主在里面,炎族的人进不去,你们不用担心。”易辰摆了摆手,双手掐出一个法诀,竹简从储物戒当中飞了出去。

    在他的控制下,魂力注入竹简当中,一道刺眼的光芒闪烁起来,竹简瞬间打开,一道道纹路相互间交织在一起,形成一个星形图案。

    “轰!”又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那个图案瞬间炸开,而后一个传送阵便出现在前方。

    一股苍凉的气息从传送阵当中传出来,伴随在其中还有星相城主的气息。

    此刻,易辰可以感觉到,传送阵的另一边似乎传来了打量的目光。

    是谁在感知外面的情况,易辰非常的清楚,并未在外面逗留,迅速朝那个传送阵飞了过去。

    “主人等等我!”小魔兽并没有理会刚才易辰的话,快速跟了上来,一同进入传送阵当中。

    一道刺眼的光芒闪烁,易辰便来到了星辰界,这里跟上次来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不同。

    只是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烈的死气,悲凉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人隐隐不安。

    “易辰,你来了?”一道苍老的声音从星辰界的深处传来,正是星相城主的声音,只是他的声音当中带着深深的疲惫。

    闻言,易辰没有在原地逗留,和小魔兽快速朝声音传来的方向飞了过去,当来到这里的时候,瞬间便望见一道身影漂浮在远处的虚空上,一道道魂力从他的兽魂当中涌出,注入远处漂浮在宫殿当中。

    此刻可以见到,一道道黑色的死气正是从宫殿当中传出来。

    那个地方正是星辰月族成员沉睡的地方,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似乎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城主,这是怎么回事?”易辰转头看向城主,询问道。

    “上次炎族的人闯入殿中,将维持沉睡族人的至宝打碎,现在只能依靠我的魂力来维持他们生存。”星相城主用疲惫的声音道。

    “依靠这样的消耗,也维持不了多长时间。”易辰眉头一皱,道。

    “这也没有办法,若是放弃的话,族人都会陨落在殿中,守卫他们是我的责任。”星相城主深吸口气,道:“你回来这里,莫非是有什么信息带过我?”

    “天星石出现了。”易辰没有拖泥带水,道。

    “什么,天星石?”这一刻可以非常明显的感应到,星相城主的情绪出现了很大的波动,道:“这个消息是真的假的?”

    天星石一直是他苦苦寻找的天地至宝,一种可以将星辰月族成员唤醒的至宝,一直苦寻无果,现在易辰却带来了天星石的消息,他怎么可能不激动。

    “千真万确,我亲眼所见。”易辰道。

    “有没有得到?”星相城主几乎是在他话音落下的时候询问。

    易辰遗憾的摇了摇头,道:“当初炎族的人在场,我们都没有抢到,猴子也因此而身负重伤,生命垂为。”

    “炎族?”星相城主愣了下,脸色有些不好看,道:“怎么是他们,难道天星石被他们抢走了?”

    “所以才来这里问下城主,打算怎么办。”易辰道。

    天星石,关系到星辰月族,并不只是他一个人的事情,得跟星相城主商量一下才行。

    而且,依靠易辰现在的实力,并不是炎族人的对手,跟他们作对的话无异于找死,想要抢夺天星石的话还得从长计议。

    “天星石一定要得到,否我维持不了太长时间。”星相城主眉头紧皱,道:“易辰,虽然我知道这个事情对你来说不太容易,但恳求你一定要帮帮星辰月族。”

    “能够帮到,我一定会尽力。”易辰点了点头,眉头微微一皱。

    星相城主此刻也有些沉默,炎族现在的实力太强了,依靠易辰一个人的力量,不是他们的对手,想要夺回天星石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有可能将自己的性命搭进去。

    易辰的想法也是非常的简单,首先抛开他跟城主的关系,也得想办法将天星石弄出来。

    要是让星辰月族的成员苏醒,便可以将炎族牵制住,易辰也可以跟星辰月族的人搭上关系,一同对抗炎族,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所以不管如何都要想办法将天星石从炎族里弄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