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布阵护天府

    易辰漂浮在虚空中,久久没有说话,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易斯庆他们站在远处,用骇然的目光看着远古血冥兽王离开的地方,空气中残留的气息让他们有一种空前的震撼。

    要知道远古血冥兽王是一头真正的神级兽王,刚才相当于一位神境强者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可怕的气息让他们的心神差一点就崩散。

    等到已经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也都没有去打扰易辰,一众人都知道易辰在想些什么,的确,现在的情况非常的棘手,不容乐观。

    本来知道元武精元是一件好事,可知道具体位置的那个人,却是易辰目前遇到最危险的敌人之一。

    能够帮助远古血冥兽王破开法阵的至宝就在易辰手中,不然它也不会一而再再而的前来找麻烦。

    从开始到现在,易辰已经杀了不少远古血冥兽,双方结下了非常深的仇恨,这样的关系已经很难逆转。

    不要看远古血冥兽王现在非常客气,那是有求于人,要是让他出来的话,易辰要面对的可能是一头已经被困了万年的愤怒凶兽。

    “不能让远古血冥兽王出来,不然不管是人族还是妖族,都会陷入万劫不复,可现在只有远古血冥兽王知道元武精元在哪里。”

    “是啊,究竟是让远古血冥兽王出来,还是救猴,真是一个非常难的抉择,现在就看少主他会怎么选了。”

    在场的成员们都看着易辰,纷纷在议论着,他们不希望远古血冥兽王出来,当然也不希望猴出什么意外,易辰同样也是如此,否则也就不会如此的头疼。

    “易辰,你准备怎么做?”易斯庆终究还是忍不住,飞身上前来。

    “阿爷想让我怎么做?”易辰向来都是一个非常果断的人,如今却左右摇摆不定,对他来说这是一件非常难得的事情。

    “一个是为了自己身边的人,一个是为了天下苍生,选择义便没有了仁德,选了仁德便失了义,这注定是个两难的抉择,阿爷也无法帮你做出选择。”易斯庆摇头道。

    他当然不希望自己的孙是一个不仁不义的人,可这仁义之间,又必须从中选一个,易斯庆无论如何都不能帮易辰做出选择。

    “仁德。”易辰摇了摇头,道:“人族兴衰,这些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我只是想,要是让远古血冥兽王出来,咱们所有人都逃不了。”

    没想到易辰是在担心这个,易斯庆倒是没有想到,得到了元武精元可以救猴,但放了远古血冥兽王出来,同样会杀了猴和易辰等人。

    也就是说,就算救了猴,最终可能会导致更多人的死亡,要是选择不救的话,便是用猴的性命,换大家的性命。

    “人要是能够自私一点,有时候会活得更加轻松一些。”易斯庆摇了摇头,终究还是没有帮上忙,一切还得靠易辰去选择。

    “猴一定要救。”易辰拳头一握,语气非常的坚定。

    “不管你做什么样的决定,易家所有人都会支持你。”易斯庆笑了笑,对易辰的决定非常的赞成,并没有反对。

    他不可能劝说自己的孙去当一个不仁不义的人,也正如他当年所说,不管易辰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易家上下都会站在他这边。

    就算他辜负了所有人,易斯庆依旧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主人你真的决定要将那头远古魔王放出来吗?”小魔兽紧张的询问道。

    “猴还能够撑一段时间,咱们试试能不能通过其他途径找到元武精魄,实在不能的话,再想办法从远古血冥兽王那里得到消息。”易辰深吸口气,道。

    小魔兽点了点头,猴当初是为了救出他们而重伤,当初他们有危险的时候猴站了出来,现在是猴生命垂危,他们也不能放弃猴。

    “一泼未平一波又起,有一个炎族就已经够让人头疼,现在又有一头远古血冥兽王。”

    “不单只是远古血冥兽王和炎族,现在的圣灵族也让人非常的头疼。”苍狼他们皱着眉头议论道。

    “跟着我,让大家受苦了。”易辰心中尽是歉意,如果不是跟了他的话,相信苍狼他们都会活得很快活和潇洒。

    “少主这是什么话,能够跟着您是我们的福气,以后再说这话我们可就不高兴了。”苍狼他们立刻说道。

    苍狼他们倒是无所谓,可正是这样,易辰才有无尽的压力,要是不能带着他们腾飞,怎么对得起自己身边的人?

    一众人没有在外面逗留长时间,苍狼他们也没有闲着,转头回到自己的房间,不一会便传出了魂力波动。

    不用别人敦促,所有人都在不停的修炼,他们都知道大势很快便会到来,等到那个时候,要是没有足够强大的实力,很难自保。

    易辰倒也没有闲着,拿着鬼谷送给他的纹器和纹盘,开始在天府附近刻画起来。

    圣灵族等势力都在寻找易辰和天府,要是让他们找到的话,将会非常的麻烦,易辰得赶紧在这里布下阵法,让他们找不到天府的位置。

    一道道纹在纹盘上面形成,而后在易辰的控制下汹涌而出,在天府四周凝聚成一个个法阵。

    每一道纹都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一种特殊的法则之力在阵法四周弥漫,一笔一划间,尽是道的力量。

    “没想到你已经能将法阵刻画到这样的地步,看来我真的是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印巍来到了不远处。

    听这话好像是在跟易辰说,可他的目光却是盯着易辰所刻画出来的法阵上面,眼睛当中闪烁着异样的光彩,脸上也有吃惊的神色。

    很显然,易辰刻画出来的阵法将印巍震住了,印巍本身就是一位魔鉴师,钻研阵法已经有许多年,对于许多阵法都很了解。

    平时已经很少有阵法能够让他感到惊艳,毕竟他平生见到过的阵法非常多,可易辰刻画出来的阵法还是将他给震住了。

    这个阵法当中竟然蕴含着道的力量,整个阵法仿佛有自己的灵魂,跟天地法则的力量完全不同。

    魔鉴师刻画阵法的时候,必须跟天地法则契合,否则的话整个阵法无法成型。

    而易辰刻画出来的阵法,完全没有跟天地法则融合,已经悟出了自己的道,一笔一划间,都有一种奇特的力量在缠绕。

    易辰依旧在认真刻画阵纹,没有丝毫的大意,现在刻画的是超大型阵法,稍有不慎便会将整个阵法都引爆。那个能量非常的恐怖,整个天府都会被夷为平地。

    时间在不断的流逝,阵纹与阵纹之间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六个时辰过去了,易辰依旧还在刻画,整个阵法已经完成了分之二。

    一直在旁边观看的印巍此刻已经完全被震得说不出话来,易辰刻画出来的阵法实在让人震惊了。

    在他看来,想要刻画出一个这么巨大的阵法,需要无数强大的魔鉴师才能够完成,并且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

    可易辰的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凭借一个人的力量就刻画出了一个如此浩大的法阵,实在让人不敢相信。

    “凝!”在他的震惊注视下又过了几个时辰,易辰双手掐动一个法诀,一道沉闷的声响在虚空中回荡。

    此刻,所有刻画出来的阵纹已经完美的结合在一起,那股道的气息越来越强烈,但整个阵法并未启动,而是匍匐在地面上,好像一头正在酣睡中的巨龙。

    “困阵,幻阵,杀阵,好几种阵法完美的融合在一起,你是怎么做到的?”印巍魔鉴术已经非常的厉害,但还是感到不可思议。

    将所有的阵法都融合在一起,形容一个自己创造的阵法,这可以说是所有魔鉴师们的梦想,但却没有多少人能够做到。

    易辰现在却是将自己所有会的阵法都用上了,并且都完美的融合在一起,这样的做法可以用疯狂两个字来形容。

    每一个阵法都不一样,要是强行两两个阵法融合,如果失败的话便会立刻爆炸,产生恐怖的能量。

    而易辰却是将很多个阵法融合在一起,这样要是爆炸的话,那产生的能量将会更加的恐怖,可见易辰对自己的魔鉴术是非常的自信。

    易辰刻画这个阵法压力也非常大,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将自己所的阵法都融合起来。

    “准备启动这个阵法,能不能成功,就看最后能不能成功启动。”易辰的脸色依旧没有轻松,双手掐动法诀。

    魂力顺着他的经脉涌出,在他的控制下打入阵法当中。

    “轰!”便在这一瞬间,一道沉闷的声响在这片天地间响起,一道道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朝四周震荡开来。

    整个阵法在这一瞬间启动,一道刺眼的光芒闪烁,紧接着,天府瞬间消失在眼前,取而代之的是一坐山峰,跟刚才所见到的场景完全不一样,并且其中也看不出丝毫破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