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二十五章 分道扬镳

    鬼谷跟圣灵族一点牵扯都没有,双方可以说是没有丝毫的关系,鬼谷还拒绝了圣灵族的邀请,出手将圣灵族的人教训了一顿。

    单只是这一点,就注定圣灵周子不可能对鬼谷有好感,现在说这样的话,未免有拉拢人心的嫌疑。

    在场所有都修者目光都聚集在圣灵周子的身上,他的修为是一位准神,还是圣灵族的族长,是他们只能仰望的存在。

    “圣灵族张,是他杀了鬼谷先生,您一定要是他主持公道!”在场的修者同时大喊一声。

    要是没有一位强者到来,他们想要制服易辰非常困难,如今有圣灵周子这位准神经在场,在他们看来,想要制服易辰,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对于圣灵周子来说,这正是他喜欢见到的局面,这是一个拉拢人心的好机会,同时也是名正言顺除掉易辰的好机会。

    “我本人对鬼谷先生是非常的崇敬,一位如此德高望重的人被杀害,实在让人悲愤,圣灵族在这个时候,很有必要站出来为大家讨个公道。”圣灵周子笑了笑,转头朝易辰看去,冷声道:“心肠如此狠毒,若是今日不处,明日定然会祸害更多的人,你有何遗言。”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易辰做事光明磊落,凡是我做过的事情从来不会否认。”易辰声音不大,算是否认了自己杀了鬼谷。

    “只有笨蛋杀了人才会承认,族长不用跟他废话,杀了他为鬼谷先生报仇。”西门长老说出一道这样的话来,除了南炎之外,其他几门的门主对易辰都有着很大的成见。

    当初还四门还没有统一的时候,他们就派了无数的圣灵族成员追杀易辰,换来的却是一次次的羞辱和打脸,后来易辰为了统一四门,更是使用了暴力手段,让他们屈服。

    因此,两位门主早就怀恨在心,恨不得现在就将易辰杀掉,无奈一直都没有那样的机会,对于他们来说,现在正是干掉易辰的好时机!

    “杀了他!”场上的修者都有着相同的想法,同时散发出自己的魂力气息,目光重新聚集在易辰的身上,只要圣灵周子一声令下,他们就会攻击。

    “来就来,谁怕谁!”小魔兽率先大喊一声,身体表面燃烧起了炙热的火焰,看那样子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少主,等会打起来的话,你先离开,我来断后。”龙仆的脸上尽是凝重,有一位准神在,还有那么多的修者在场,可以说是非常的危险。

    闻言,易辰嘴角一勾,双手掐动出一个法诀,天陨重剑立刻从储物戒里飞了出来,反手紧握在手中。

    在召唤出天陨重剑的那一刻,就能够知道易辰的决心,道:“我易辰只会帮同伴垫后,而不会让自己的同伴帮我挡枪。”

    “这样的个性我喜欢。”炎斗鸣笑了笑,一挥手,一把魂器从他的储物戒飞了出来,看他的样子,也是想要参与这次的战斗。

    “要是在这场战斗当中陨落,你就不能报仇,完成自己父亲的夙愿,确定要这么做?”易辰一脸平静的询问道。

    “我炎斗鸣同样不会抛下自己的同伴。”炎斗鸣的回答非常的简单有力,看来他已经完全将易辰当成自己人来看待。

    “哼,这样的画面看起来倒是感人,杀人便要付出代价,杀!”圣灵周子冷哼一声,在这一瞬间,一众圣灵族的成员同时调动魂力。

    在场的修者同样也是如此,同时掐动法诀,他们并不准备给易辰留半点时间,只想立刻将他解决掉。

    “住手!”易辰也在调动魂力准备攻击,可便在这个时候,张清的喝声便在虚空中响起。

    要是其他人的话,肯定会被直接无视掉,可张清不同,他的身份还是比较敏感,毕竟是鬼谷的徒弟,还是得给他面子。

    一众人同时收回魂力,朝他看去,询问道:“张小侄,是他杀了你师傅,难道你就不想报仇雪恨吗?”

    “我师傅的仇,我张清肯定会报,也会亲自给他老人家报仇,不需要你们帮忙。”张清的话非常直接。

    “若是我们不出手,张小侄恐怕不是那个易辰的对手,还是交给我们来做比较稳妥。”其中一些修者已经有些不耐烦。

    大多数人并不是因为易辰杀了鬼谷而动手,只是想要将他除掉而已,他们都有些不耐烦,可张清是鬼谷的徒弟,这是不容忽视的。

    “我说了,我会亲手为我师父他老人家报仇。”张清哼了一声,并未看那些修者,立刻腾空而起与易辰对视着。

    面对张清,易辰依旧是非常的平静,突然间听闻自己亲人的噩耗,的确让人接受不了,他很清楚,现在的张清需要时间冷静。

    “你走吧,从今天开始,我张清与你恩断义绝,走出鬼谷,他日见到你,我必杀你,为我师尊报仇。”张清沉声道。

    “张清,你是不是疯了。”易辰还没有开口,不远处便响起一道喊声,一道身影快速朝这边飞了过来。

    “逸枫,你怎么来了?”易辰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倒是有些惊讶,道:“你不是正在闭关吗?”

    “弄成现在这个样子,我还能闭关吗?”逸枫的话中带着一丝无奈,然后认真道:“张清,咱们当年经历了那么多的危险,躲过无数的追杀,同心协力一起度过了那么多的难关,难道你都忘了吗?易辰兄的为人相信你非常清楚,他绝对不会对自己身边的人,包括家人动手,难道你不相信他?”

    “信与不信,时时便在眼前,逸枫,现在你有两个选择,第一个就是去他那边,第二个就是来我这边,若是站在那边,从今日开始,咱们恩断义绝,一刀两断。”张清大声喊道。

    这句话没有丝毫回旋的余地,似乎就是要逸枫现在就做出选择,此刻他也已经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过去吧。”逸枫眉头紧皱,易辰的话却在他的脑海当中响起。

    “这怎么行。”逸枫没有想到,易辰会帮他做出选择。

    “这个时候有你在那边,我会放心一些。”易辰道。

    闻言,逸枫点了点头,道:“你们保重。”

    逸枫没有逗留,朝张清那边飞了过去。

    “滚出鬼谷。”张清依旧面无表情,喊出这句话来。

    对于圣灵族的人来说,这个时候正是除掉易辰的好机会,没想到张清就这样让易辰离开。

    在场的修者也都非常的不甘,可张清的态度非常的坚决,就是要让易辰走,算是还他一个人情。

    这个时候他们也不好说什么,毕竟张清是鬼谷的弟子,只能冷冷的看着易辰。

    “保重。”易辰深吸一口,而后转头朝鬼谷外飞去。

    “族长,咱们现在怎么办?”其中一位圣灵族的成员询问道。

    “跟紧他,在这里杀不了,那就在外面杀他。”圣灵周子冷笑一声,那模样杀意已决。

    一众修者跟着易辰的移动而移动,看来他们跟圣灵周子有着相同的想法。

    “就算到了外面,咱们也会受到他们的围攻。”小魔兽有些担心,道:“要是现在有一个传送阵就好了。”

    要是以前的话这些都不是问题,易辰可以自己刻画出一个传送阵来,但他的纹器和纹盘,早就已经碎裂,无法刻画出来。

    “轰!”便在这个时候,易辰前方的空间响起一道沉闷的声响,一个黑色的漩涡立刻在前方凝聚而成。

    这是鬼谷的阵法,除了鬼谷和张清之外,没有第二个人会操控。

    鬼谷已经不在,能够操控这个阵法的只有一个人。

    易辰转头朝张清看去,心中非常的疑惑,为什么张清要弄出个传送阵让他离开。

    不过,从他的脸上只看到愤怒和悲伤,没有其他的情绪。

    “走!”易辰也没有怠慢,喝声响起,几道身影快速朝传送漩涡冲去。

    “别让他们走了,追!”圣灵周子他们都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一大群人同时朝那个传送漩涡冲去。

    “轰!”不过,在他们刚刚到那个传送漩涡的时候,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那个传送漩涡立刻消失在虚空中。

    圣灵周子非常的愤怒,转头朝张清看去,是个人都能够看出来,张清是故意要放易辰离开。

    前来这里的修者也都用疑惑的目光看着张清,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放任易辰离开。

    “这是我跟他之间的事情,不需要其他人来插手,我会亲手宰了他,为我师父报仇。”张清沉声道。

    这句话似乎也说得过去,圣灵周子心中暗恨,道:“凝聚传送阵,追!”

    易辰已经被传送出万米之外,圣灵周子他们不知道易辰的具体位置,已经无法追上。

    “奇怪,张清为什么要让咱们离开?”易辰一众人已经在一处山脉,小魔兽他非常的不解。

    “这样做自然有他的原因,不要猜测太多。”易辰摇了摇头,道:“现在的事情有些棘手,恐怕已经阻止不了圣灵族拉拢人族的修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