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二十章 元武精元

    易辰脸色瞬间凝重起来,顺着小魔兽他们目光的方向看去,只见一道身影正躺在血泊当中,身上的盔甲早就已经被击碎,模样看起来极度狼狈。79阅.

    正是猴子,此刻他的气息非常的凌乱,血肉模糊,受伤非常的重,特别是胸口位置,已经被打穿。

    伤得这么严重,就算对于一位修者来说,也是非常致命的伤,随时都有可能将自己的性命丢掉。

    “猴子,还能撑下去吗?”易辰心中非常的着急,这猴子虽然非常的贪财,但遇到危险的时候,很多时候都会挺身而出。

    从一开始的争锋相对,到后来的慢慢熟悉,跟猴子间倒是有不少的感情在其中,这一次更是为了帮助小魔兽他们逃跑,易辰除了感动之外,还有感激。

    一个将自己性命看得非常重的人,在遇到那种危险的时候,可以将自己的命交出来,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他的猴品如何。

    “猴爷我还死不了,炎族那个小鬼,要是猴爷我巅峰状态的时候,一根手指头就能够戳死他。”猴子龇牙咧嘴,极度的不爽。

    “先不要说那么多,我帮你疗伤。”易辰一挥手,一颗疗灵石从他的储物戒里面飞了出来。

    “这种普通的疗灵石对我没有太大的作用,神王的能量全部都在我的体内,会造成永久的伤害。”猴子摇头道。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要是不能治疗,恐怕要看着猴子死在自己的面前,易辰立刻抽动疗灵石当中的能量,注入猴子的体内。

    以前治疗的话伤口会以非常快的速度愈合,现在猴子的伤口却没有丝毫愈合的迹象,还是不断有鲜血流出来,猴子的气息也更加的凌乱。

    “没想到猴爷我会以这样的方式离开,最后还是没有见到他最后一面。”猴子抬头看向东面位置,眼神当中尽是落寞。

    “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你的伤口愈合?”易辰牙根一咬,拳头一握,那颗血红色的疗灵石被一股恐怖的力量碾碎。

    猴子笑了笑,道:“恐怕没有那个机会了,你们走吧,现在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气息,相信炎族的人很快就会来到这里。”

    “你这是不拿我当兄弟。”易辰脸上浮现出怒意,道:“你觉得我易辰是那种抛弃同伴人?有办法就快点说,不然就算你重伤,爷也要揍你一顿。”

    “兄弟?同伴?”猴子愣了下,仿佛这是他听到最陌生的称呼,半响后,却是狂笑起来,似乎触动到了伤口,又开始咳嗽起来。

    “这么重的伤,还有神王的魂力残留,这样的情况,只有元武精元才有机会治愈。”这个时候,青衣叹了口气,道。

    “元武精元?”这个东西的名字易辰并不陌生,当初猴子就跟他说过。

    只要有这个东西,猴子就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到巅峰状态,那是极度难得的天地神材。

    “在什么地方可以得到?”易辰立刻询问道。

    “那种天地神材非常稀有,就连我也只听说过名字,而从来都没有见到过,更不要说在什么地方可以找到。”青衣摇头道。

    “猴子你应该知道在什么地方可以得到元武精元吧?”易辰继续询问道。

    “要是可以得到那东西,我现在的实力早就恢复到了巅峰状态。”猴子眼神中尽是不甘,虎落平阳被犬欺,他可算是彻彻底底的体验了一把。

    “炎族的人来了。”小魔兽感应到了别的气息,抬头朝西面位置看去,道:“是炎无言的气息。”

    “来得倒是挺快,没有时间离开了。”易辰拳头紧握起来,强烈的战意在身体周围弥漫。

    不管如何都要将猴子带走,想要给他们争取时间离开,只有想办法杀了炎无言。

    “少主你们离开,让我来。”龙仆快速飞上前来,道。

    “不用了,他已经来了。”易辰摇了摇头,双眼眯成锋芒状。

    一道身影出现在眼皮底下,正是炎无言,他也发现了易辰一群人。

    此番只有他一个人前来,看来他们都是分头行动,但易辰相信,其他的炎族成员距离他并不会太远,要是战起来的话,他们都会闻声而来。

    “没想到你会先追到这里,看来我的天陨重剑,要加上一条准神境的命。”强烈的战意在易辰的身体周围弥漫,杀意已决。

    “走。”岂料,炎无言并未多说其他的废话,漠然一挥手。

    这倒是让易辰感到非常的意外,道:“什么时候炎族的人变得这么好心,放我们走,你就不怕回去被责罚?”

    “我炎无言心狠手辣,只要是站在我对立面的人,通通都得死。”炎无言的话中尽是凶狠,一会又话语一转,道:“但凡是对我有恩之人,我炎无言一定会十倍补偿,这一次放你走,下次要是见到你,我一定不会手下留情。”

    这番话倒是让人颇为意外,易辰用审视的目光看了他一眼,道:“这并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你为自己赢得了一次跟我谈判的筹码,当然,这是未来。”

    炎无言并未多说什么,转头朝炎斗鸣看去,道:“你父亲的事情我感到很抱歉,当年若是我出手相助,事情也就不会这个样子,不要想着报仇,先让自己成长起来。”

    “哼,不用在这里惺惺作态,你这个模样让我觉得非常的恶心。”炎斗鸣呸了一声。

    炎无言叹了口气,整个人看起来似乎颓废了很多,道:“你们的时间不多,再不走,其他炎族人就会来到这里。”

    话音落下,炎无言没有在这里逗留,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现,朝远处飞去。

    “你们走。”猴子摆手道。

    “信不信爷揍你一顿?”易辰瞪了他一眼,道:“青衣前辈,有什么办法可以暂时稳住伤势吗?”

    “少主不必担心,青衣有一术能帮上忙。当年少主在幽冥鬼域被人打成重伤,垂死之际,圣女曾用这一套秘术保住了你的性命。”青衣道。

    幽冥鬼域,当初易辰的确受了重伤,差一点就陨落在里面,后来被人所救,只是一直不知道对方是谁。

    经过青衣这么一说,易辰总算知道救自己的是什么人,原来正是他的母亲,没想到那个时候自己就距离自己的母亲那么的近。

    “劳烦青衣前辈相助。”易辰抱拳道。

    “少主也算是我们天玄一族的人,不用那么客气。”青衣摇了摇头,然后掐动法诀,一股青色的能量顺着她的体内涌出。

    “天玄秘术,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只有天玄族圣女才能练习此术。”猴子感到非常意外。

    “天玄族已经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以前所定下的规矩,在这个时候已经行不通,这套秘术早在之前圣女便已经传授给我,没想到今天能够用上。”

    青衣笑了一声,然后双手迅速结印,点中猴子的胸口位置。

    庞大的能量汹涌而出,相互间凝聚在一起,直接进入猴子的伤口当中。

    一道道纹路在猴子的皮肤表面浮现,在他的伤口上形成一个图案。

    不断往外面淌出来的鲜血,在此刻终于得到了控制。

    “还好你会天玄秘术,不然猴爷我今天肯定会陨落在这个地方。”猴子的脸上浮现出兴奋的神色。

    “天玄秘术只能够暂时保命,神王的能量非常强大,迟早会将封印上的能量消耗殆尽,等到那个时候,一样会死。”青衣道。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咱们先离开这里。”易辰道。

    “少主,您要跟青衣一起前去幽冥鬼域一趟。”青衣道。

    看来应该有事,不然青衣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道:“母亲他找我?”

    “是的,青衣现在就凝聚传送阵。”青衣一挥手,一个竹简飞了出来,摊开的瞬间,无数的纹路涌出,在虚空中凝聚出传送阵。

    一众人没有逗留,带上受重伤的猴子冲入传送阵当中。

    下一秒,一众人便来到了幽冥鬼域所在的位置,这里跟以前一样,依旧是阴森森的样子。

    “幽冥鬼域的能量,好像比以前稀薄了非常多。”易辰瞬间便发现了异样。

    “这也正是找少主来这里的原因。”青衣道。

    “发生什么事情了?”易辰询问道。

    “前天,炎族的人对幽冥鬼域发动了进攻,虽然被我们拦截了下来,但却消耗了不少的阵法能量,要是早不解决,迟早会被炎族的人攻破。”青衣有些无奈道。

    这个消息让人感到意外,没想到炎族的人竟然对幽冥鬼域动手了。

    青衣的脸色也非常的平静,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来,这应该不是炎族第一次进攻幽冥鬼域。

    “青衣,你们回来了。”一道身影从幽冥鬼域中飞出来,正是瑶奚。

    她的模样看起来有些疲惫,似乎透支了非常多的体力。

    易辰飞身上前道:“母亲看起来怎么这么疲惫,难道受伤了?”

    “只是透支了魂力,不碍事。”瑶奚只是摆了摆手,道:“你们遭到炎族的人伏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