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零二章 神王被收回到金棺

    “易辰,这里有我们撑着,求你去帮助洪荒神王。”

    在场洪荒古族的成员们也知道情况很危急,在他们看来个人的性命一点都不重要,神王比他们的性命更加的珍贵。

    并且,这个时候他们也非常的客气,毕竟易辰不是洪荒古族的成员,出手也只是念在大家的旧情,不然的话完全可以置身事外。

    “你们先顶住,我会用最短的时间内将他们解决。”

    易辰本来想要留在这里跟他们对抗阴阳河的人,现在也是没有办法,眸间闪过锐利的光芒,朝控制金棺的十几位成员冲了过去。

    “将他拦截下来!”

    多撒的目光锁定在易辰的身上,大喊一声,所有的古战船在此刻再度启动,三十几道更加可怕的能量相互间凝聚在一起,朝易辰冲击而来。

    “拦下他们的攻击,给易辰争取足够的时间!”

    大喊声响起,在场所有洪荒古族的成员同时冲了上来,他们纷纷掐动法诀,释放出强横的神相能量,展开防御。

    如果只是对付阴阳河的成员,他们还是有胜算,可场上还有上百位炎族的成员,他们也都是圣灵境。

    在这样的情况,他们根本一点胜算都没有,可能也正是想到这一点,他们发动进攻的时候都非常的英勇,完全就是不要命的打法。

    “那些人都不重要,将那个姓易的拦截下来。”虚空中再度响起炎无言的喊声。

    这一刻,十几位圣灵境的成员目光锁定在易辰的身上,他们同时冲了上来。

    “停下!”十几位洪荒境的成员牙根一样,迅速摆脱战局冲了上来,他们立刻将那些炎族的成员拦截下来,让易辰朝金棺所在的位置冲去。

    “该死!”见到这样的情形,炎无言冷哼一声,一挥手,一股庞大的混乱朝易辰冲击而来。

    “炎无言,你这个老鬼,在远古神魔塔里面的时候,我们就不应该救你,忘恩负义的家伙!”

    一道庞大的身影从远处冲冲了过来,小魔兽巨大的爪子朝那股能量拍去。

    肉眼可见的能量朝四周扩散开来,炎无言他的攻击被拦截下来,论实力,小魔兽也不弱。

    “各司其主,有何恩情可说?”炎无言冷哼一声,其实他的话也有一些道理。

    “呸呸,本兽要教训教训你这个人渣渣!”小魔兽怒吼一声,庞大的身体立刻冲了上去。

    洪荒泽义的实力已经足够强,下现在小魔兽也加入战场,瞬间炎无言的优势消失得无影无踪。

    同样的,易辰距离金棺也越来越近,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够抵达拯救神王。

    “阴阳河主,你还在等什么?”炎无言这个时候大声喊道。

    闻言,易辰转头朝最大的战船看去,从里面能够感应到非常强横的气息。

    准神境的气息!易辰并不感到意外,当初那些古战船出现的时候,他便已经感应到了那一股气息。

    眉头在这个时候皱了起来,准神经的实力自然不用说,平常时期易辰并不怕,可现在的情形非常的紧张,如果准神出手的话,洪荒神王恐怕是救不了了。

    “轰!”

    一道沉闷的声响在那艘最大的战船中响起,刺眼的光芒闪烁起来,然后一道庞大的身影从里面冲了出来。

    它全身笼罩在黑色的迷雾当中,看不到它的本体,下一秒又是刺眼的光芒闪烁,它的身体在此刻快速收缩,最终形成一个老年人的样子。

    “河主出来了!”阴阳河成员都用敬畏的目光看着阴阳河主,这是阴阳河真正的主人,也是他们的领导人,一位拥有准神修为的领导人。

    他的手中还拿着一条古鞭,强烈的煞气朝四周扩散开来。

    易辰在这个时候停止飞行,他知道就算继续飞行也没有用,准神境能够用最短的时间内追上来,阻挡他拯救洪荒神王。

    “你现在还有机会,可以选择离开。”阴阳河主用浑浊的目光看着易辰,森冷的光芒在他的眸子间闪烁。

    “我易辰此生经历战斗无数,也是踏着尸骨,躺着血海过来的人,你要战,我奉陪到底便是。”

    易辰嘴角一勾,天陨重剑被他收回到储物戒当中。

    “有骨气,可最终还是难逃死亡的厄运。”

    这句话响起的时候,阴阳河主猛然间一甩手,粗大的古鞭带着呼啸的风声朝易辰抽了过来。

    古鞭闪烁着刺眼的光芒,其中蕴含着非常庞大的魂力,刚开始的时候它倒是不大,可攻击的时候,却可以不断的放大,所到之处空间都扭曲起来。

    “天玄冥月神弓!”

    易辰双眼眯成锋芒状,在他的调动下,一把长弓从他的储物戒当中冲了出来,神器之威让周围的海水都翻腾起来,恐怖的煞气朝四周弥漫开来。

    “杀!”

    又是一道怒喝声响起,易辰立刻将天玄冥月神弓拉成满月,一头银龙幻化成一支箭矢,当放出的瞬间,带着恐怖的威势冲了上去。

    “轰!”

    与古鞭碰撞的瞬间,刺眼的光芒闪烁,那攻击瞬间便被拦截下来。

    周围修为较低的成员,被强横的能量波动退开出去。

    易辰成功将他的攻击拦截下来,同时他感觉自己手臂传来了一股吸力。

    那是由准神器释放出来的吸力,他的生命精血正在慢慢的被天玄冥月神弓吸入其中。

    以往天玄冥月神弓蕴含的能量早已被用光,现在用天玄冥月神弓攻击的话,要为此而付出代价,可易辰现在也没有办法,只能使用神器来攻击。

    “神器吸收你的鲜血,随着战斗的持续,你恐怕会在被我打败之前,被天玄冥月神弓吸成干尸,照这样来看,你一点胜算都没有。”阴阳河主笑了笑,道:“这样的超级妖孽,便是远古时期也是少见,倒不如跟着我,我会用尽所在的资源让他成长起来,如何?”

    “这样的话估计三岁小孩子才会相信你吧?”易辰漠然一笑,对方才没有那么笨,培养一个敌人是很危险的。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阴阳河主说出这句话,再度挥舞手中的古鞭攻击。

    易辰立刻进入战斗状态,天玄冥月神弓不断的拉开攻击,与阴阳河主展开凶悍的大战。

    时间逐渐的流逝,易辰眉头皱得更紧,他感觉阴阳河主没有倾尽全力,只是一些应付性的攻击。

    可那样的攻击他又不得不应付,看得出来,对方并不是要杀了易辰,而是要将他拖住在这里罢了。

    其实他也很聪明,易辰只是炎族的敌人,跟他阴阳河没有太大的关系,要是逼急了易辰,使用更加强横的攻击,最终自己都有可能付出极大的代价。

    权衡之下,他觉得没有必要为了炎族卖命,只要将易辰拖在这里就行。

    洪荒古族的人都非常着急,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能够拦截炎族成员的动作。

    “吼!”

    这个时候,远处的虚空中响起一道怒吼声,神王钟此刻也在不断的颤抖。

    “收!”

    十几位炎族的成员大喊一声,重新变换一个法诀,更加强横的魂力顺着经脉汹涌而出,注入金棺当中。

    刺眼的光芒闪烁,更加恐怖的吸力从中汹涌而出,洪荒神王和神王钟同时被吸了进去。

    “神王!”洪荒古族的成员脸色非常的难看,同时大喊一声。

    现在想要阻止完全来不及了,在众多目光的注视下,洪荒神王连同神王钟,直接被吸入金棺当中。

    “轰!”金棺的盖子立刻盖上,刺眼的光芒闪烁,一股可怕的能量朝四周扩散开来。

    “啊!”负责收洪荒神王的成员被那股余波击中,同时惨叫一声,被可怕的余波碾压成肉泥。

    那可是圣灵境啊!连他们都被那股能量余波碾压,可见那股能量到底有多么的可怕。

    “不要理会炎族的人,抢夺金棺先,谁先拿到,谁先离开!”洪荒泽义喊出这句话来。

    在场的洪荒古族成员得到这样的命令,立刻放弃了攻击,他们快速朝金棺所在的位置冲了过去。

    “轰杀他们!”

    多撒这个时候冷笑起来,在他看来这样的选择是非常愚蠢的。

    所有的古战船在这个时候运转起来,可怕的能量相互间凝聚在一起,然后朝洪荒古族的成员冲了过去。

    “啊!”

    刚才还有防御,现在为了抢夺金棺,他们都没有防御,直接就被击中,一大片洪荒古族的成员被碾压成肉泥。

    “派出十个人带走金棺,其他人将那些洪荒古族的成员绞杀掉!”炎无言此刻喊出这句话。

    十道身影快速朝金棺所在的位置冲去,洪荒古族的成员则被拦截下来。

    “主人,现在怎么办?”小魔兽的传音在耳边回荡。

    闻言,易辰嘴角一勾,并未多说什么。

    “杀!”

    前方,响起阴阳河主的怒喝声,古鞭再度朝易辰抽了过来。

    易辰一挥手,直接就收回了天玄冥月神弓,再度一挥手,一个护罩立刻在他的身前凝聚。

    古鞭同时抽在他的护罩上面,直接将他的护罩抽碎,他本人被霸道的力量震飞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