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 远古神魔塔(十二)

    “凝!”

    心中默念出一个法诀,魂力形成护罩将易辰保护在其中,这样的话就能够将那些音波都阻挡下来。

    可便在这个时候,前来传来的曲子突然间变了,从原来的柔美变得无比的凌厉,一股股音波就好像是锋利的刀子。

    “啪啪!”易辰的护罩响起一道道清脆的声响,那些音波全部都撞击在他的护罩上面,一道道裂痕在他的护罩上面浮现。

    每一道音波能量都非常凶悍,易辰相信这并不是对方最强的攻击,这是一种直觉,能够将音乐当成武器,他的修为一定非常凶悍。

    只是一会的功夫,易辰的护罩上面就布满了裂痕,随时都有可能碎裂。

    “嗡!”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在易辰准备退开的时候,本来凌厉的音乐立刻沉寂下去,四周在此刻恢复平静,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这是怎么回事?刚才是他在试探吗?”易辰脸上的疑惑之色更浓,一挥手撤掉了支离破碎的护罩。

    心中有着各种疑惑,他也没有多想,现在只想要见一见那个人。

    也不知道是为何,易辰的兽魂好像心脏一样跳动,似乎遇到了让他感兴趣的东西。

    当来到音波传出的位置后,易辰抬头朝前方看去,只见一道笼罩在白雾中的身影出现在那里。

    她身穿着红色长裙,万千丝带随风飘舞,一把古筝摆放在她的身前,看起来朴实无华,却让易辰脸色凝重。

    那古筝看起来好像只是普通的乐器,可易辰却能在其中感应到极其浓烈的煞气,显然那把古筝不像表面感应那么简单,一定是一把杀器。

    “竟然是一个女人。”可让易辰更加感到吃惊的还是那一道身影,刚开始的时候他还以为对方是一个男人。

    此刻,易辰看不到对方的容貌,却能感觉到对方在注视着他,给他带来了非常大的压力。

    眼前这个女人,千万不能因为性别而小瞧,她给易辰一种感觉,要是她出手杀人,自己分分钟都有可能被她干掉。

    “你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易辰并未开口说话,那道身影竟然先说话了。

    “晚辈无心闯入,还望前辈莫怪。”易辰的话不卑不亢,并未因为对方的修为而表现得卑曲讨好。

    “前辈?”很显然,易辰的话让白雾中的那个人无比的疑惑,他为什么要叫自己为前辈?道:“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什么?赔罪?”

    “赔罪?”她的话让易辰更加的不解,道:“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听不懂?”

    “既然来了,又何必装疯卖傻,莫非你又想戏弄我不成?”那道身影显然有些愤怒了。

    若是惹怒对方的话,可不是一件好事,可易辰根本不知道对方到底在说些什么。

    “我只是无意间进入远古神魔塔,并不知道这里有西神殿,来这里也只是巧合,并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易辰道。

    这一刻,白雾中的那个人散发出非常强烈的杀意,目光死死的盯着易辰,放佛是想要将他看透一般。

    这样的关注的确非常有压力,易辰还是笔挺的站着,并未受到丝毫的影响。

    “难道那个消息是真的?”不一会,里面又传出了充满了疑惑的声音。

    “什么消息?”易辰更加的不解,难道自己跟这位西神殿的神秘人物有什么关系?

    “咻”

    便在这个时候,里面刮起凛冽的劲风,一股能量带着呼啸的风声汹涌而出,直接就将易辰笼罩在其中。

    那股魂力实在太庞大了,并且出手的速度也极快,易辰反应过来的话已经太晚了。

    此刻,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被禁锢了一样,身体都不能够动弹,从这里可见对方的实力到底有多么强大。

    “为什么会这样。”半响后,那股能量又全部都被撤掉,白雾里面传出一道充满了悲戚的话。

    “为何我封门等待万年,却是这样的结果,这就是你最终给我答复?”

    最大的心伤,莫过于死,那道身影再度抚摸古筝,开始继续弹奏起来。

    此刻的曲子诉尽人肠断,整片天空都变得昏暗下来,每一个音符都好像重锤一样,撞击在易辰的心脏上面。

    易辰感觉自己的神经,好像被什么东西绷紧了,不知道为何有一种想要哭出来的感觉。

    特别是漂浮在丹田里面的兽魂,闪烁着一缕缕魂力的光芒,它在轻轻的颤抖,释放出来的频率,亦好像是在哭诉一般。

    这种诡异的现象,易辰从来都没有见到过,白雾当中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仔细想想,从一开始的时候,对方完全用好像跟老朋友讲话一样的方式,开展了后续的对话。

    而易辰可以非常肯定的是,自己跟对方并不熟悉,也从来都没有见过面。

    要么对方真的见过他,并且关系还不浅,要么眼前这个人有病,并且还不轻。

    很显然,对方不可能是后一种,这就是让易辰无比疑惑的一点。

    一曲断肠曲终了,最后一个音符落下,一滴眼泪从白雾当中滴落下来。

    “轰!”那滴眼泪溅落在那片虚空中,一道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能量波动好像涟漪一般朝四周震荡开来。

    那一片空间都扭曲了,易辰立刻调动魂力将自己包裹在其中,然后便被那股威势往后面推去。

    一滴眼泪,天地都为之色变,从这里可以看出那滴眼泪当中蕴含的能量多么可怕,白雾当中的那个女人有多么可怕。

    她刚刚说自己等了万年,亦就是说她也是远古时期的人物,这其中应该有不少的故事在其中。

    “你是他,又不是他,若是他,为何万年前不来,既不是他,为何现在要出现在这里。”

    易辰来不及想太多,因为那道目光又重新所在他的身上,他的脸色再度凝重起来。

    目光当中,有爱亦有恨,爱到深处便是恨,这并不是特别复杂的情绪,只是这样的情绪是那个女人用在易辰的身上,这让他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你说我是应该杀你,还是应该让你走?”声音再度响起了,有一股杀意在周围的空间弥漫开来。

    “咱们素不相识,你杀我,对你来说虽然能够泄愤,但并不能解决你的问题。”即便如此,易辰依旧非常冷静,并未受到丝毫影响。

    这样的回答倒是让对方感到非常的意外,道:“素不相识,好一个素不相识。”

    她的杀意更加浓烈了,让易辰有一种如坠冰窖的感觉,这人绝对是远古时期的绝世强者。

    “我易辰喜欢说实话,明明不认识,不会假装认识,你若是想杀我,可以立刻动手,我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易辰回应道。

    超出意料的回答,让白雾中的女人身躯一颤,脑袋当中浮现出一道挡在她身前的身影,那种不卑不亢,藐视一切,战意盎然的身影深深吸引着他。

    “你走吧,我不想杀你。”白雾中的女人睁开眼睛,杀意在此刻尽数收敛,一声叹息,仿佛心也跟着死去了。

    易辰心中总算松了口气,道:“不知道前辈可否放了洪荒神王,让他跟我一起出去?”

    “他本来就是你东神殿的人,自然会让你跟他离去,一天之后,远古神魔塔会再次开启。”

    声音在虚空中回荡,那一片空间扭曲起来,白雾渐渐的消失了,那道身影也凭空消失不见。

    这是易辰见到最让他震惊的场景,对方竟然凭空消失了,在那一瞬间他并未感应到阵法的存在,这就这样很自然消失的。

    实在不可思议,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可以遭到这样,那修为得多么的强大?

    “她刚刚说的东神殿是哪里?难道是另外一个势力?一个跟西神殿差不多的地方?”易辰心中的疑惑又多了许多。

    现在暂时不知道这些到底是什么,相信总有一天自己会知道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易辰摇了摇头,将脑海当中的所有想法都驱逐出脑海。

    “咚!”神殿所在的位置,又响起一道充满了悲戚的声音,然后一道魁梧的身躯再度从里面飞了出来,正是洪荒神王。

    他直接朝神魔塔下方飞去,并不需要任何人的指引,那个样子看起来就好像洪荒神王已经恢复了自己的意识一般。

    “神母已经让你离开,请勿在这里逗留。”虚空中威严的声音再度响起,容不得任何人拒绝。

    “我现在就走。”易辰转头朝小魔兽他们所在的位置飞去。

    “主人你去哪里了?”小魔兽他们已经从迷幻当中醒来,刚才一直都在寻找着易辰,见到他回来松了口气。

    “事情等回去之后再跟你们说,咱们现在先回到神魔塔第一层。”易辰道。

    “洪荒神王呢?”小魔兽继续询问道。

    “他也正在返回第一层,出口将会在一天之后打开。”易辰道。

    炎斗鸣他们都不知道易辰遇到了什么,心中都很好奇,硬是忍了下来,跟易辰一起往第一层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