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八十八章 远古神魔塔(一)

    “杀!”

    只听得他们一声怒喝响起,手中的魂器同时朝前方劈出,两股恐怖魂力凝聚在一起,带着凛冽的劲风朝易辰冲击而来。

    圣灵境的攻击自然是强横无比,所到之处空间尽数扭曲。

    他们都知道易辰的实力很强,只可惜跟他们圣灵境相比,终究还是弱了一分,想要杀易辰,轻而易举。

    “易辰兄弟小心!”炎斗鸣大喊一声,眼神里面尽是担忧,生怕易辰出现什么意外,毕竟后者是为了救他而出手。

    “这种程度的攻击,有何惧之!”

    易辰漠然一笑,双手掐动出一个法诀,一股血红色的能量从心脏处汹涌而出,在他身后凝聚成一个巨大的神相。

    “宇级下等斗战技——神王斗战技第一重!”

    锐利的光芒在眸间闪过,易辰直接使用洪荒神王当年修炼的斗战技,神相释放出刺眼光芒,一拳迎上去。

    这一招威力自然不同凡响,立刻将他们两人的攻击拦截下来,一股能量波动缓缓朝四周震荡开来。

    两位圣灵境长老感觉到前方传来霸道的力量,两人同时被震退出去,稳住身形,用森冷和惊讶的目光看着易辰。

    他们都没有想到的是,易辰竟然将他们的攻击拦截下来了,并且他们还被震退出十几米,易辰本人竟然安然无恙。

    便就是说,在刚才的碰撞当中,易辰取得上风。

    “一时间要拿下他并不容易,先离开再通知其他成员前来绞杀他。”

    他们不单只是实力强,做事也并不鲁莽,知道什么时候该进,什么时候该退,转头便朝远处冲去。

    易辰并未追击,若是他们真要逃跑,也只能够留下其中一人,这样反倒浪费时间,倒不如让他们离开。

    心神一动,所有神相能量回到心脏中,易辰抬头朝炎斗鸣看去,嘴角一勾道:“你说我是该叫你天玄斗鸣好,还是叫你炎斗鸣比较好?”

    天玄斗鸣,正是当初易辰遇到的年轻人,当初韩敏被抓走的时候,他也帮助过易辰不少忙。

    当时问他的名字,他便是说出了天玄斗鸣这个名字,当初以为是真名,现在才知道自己当初太过于单纯。

    “抱歉,当初我不该骗你。”炎斗鸣咳嗽两声,想要从储物戒里面拿出疗灵石疗伤,却发现储物戒早在先前逃亡中丢失。

    “或许你需要这个。”易辰拿出一颗疗灵石丢给他。

    炎斗鸣接住疗灵石,却并未使用,而是眼盯着易辰,似乎很是顾忌一般。

    “当初帮助过我,自然欠你一个人情,而我易辰向来不是个喜欢欠债的人。”易辰倒是理解,道:“而且,你一个被炎族逐出的人,对我来说也没有任何的利用价值,不用担心我加害于你。”

    “人心险恶,不得不防,抱歉。”

    从他的脸上看到了真诚,这是炎斗鸣从未在别人脸上看到的。

    易辰提醒道:“火域有炎族不少人,赶紧吸收了疗灵石离开这里再说。”

    炎斗鸣点了点头,体内释放出一股非常强烈的吸力,疗灵石中的能量瞬间便被吸了出来,进入他的身体当中。

    一些伤口非常明显的开始愈合,炎斗鸣的脸色变得好上不少,只是一会炎斗鸣便能行动。

    两人都没有逗留,快速朝其中一个方向飞去,炎族的人很快就会回来,赶紧离开为妙。

    半个时辰后,两人便在一处山谷停下来,这里没有半点生机,唯有火红色的能量在跳动,还有嶙峋的碎石和沙粒。

    易辰没有其他动作,目光如炬看着前方,炎斗鸣同样也是如此,气氛陷入沉默当中。

    好半响,炎斗鸣深吸口气,道:“有什么事情你尽管问吧,看在你救我的份上,一定知无不言。”

    这么直白,易辰倒是不客气,立刻询问道:“你怎么被炎族逐出族外,他们对你似乎有着强的敌意。?”

    “我父亲当年是炎族他一百八十位炎尊之一,后来不知发生什么事情,我父亲被冠上叛族的名头,被活活处死,而我则被他们流放出来。”

    炎斗鸣拳头紧握起来,易辰的话又让他想起了当年所发生的一切。

    易辰耸肩道:“如若是我,绝对会斩草除根,不会让你跑出来,难道炎族的人没有想到这一点?”

    炎斗鸣道:“炎族里的炎尊当中,还有不少我父亲的好友,是他们帮我说情,最终废了我的兽魂,并且将我放逐,一个废人对他们来说,根本构不成任何威胁。”

    易辰道:“你现在是元古境,早已修复了丹田,难道是因为这一点,他们才要抓你回去?”

    炎斗鸣摇头道:“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还有一个跟你有一点关系?”

    易辰疑惑道:“我?看来我才是导致你被追杀的罪魁。”

    炎斗鸣道:“当年我帮助过你的事情,不知道炎族人如何得知,派人前来抓我,便是为了你。”

    易辰道。“有可能是他们想要利用你来对付我?”

    炎斗鸣道:“这样的可能性很高,你手头上有他们一直想得到的天地神书。”

    易辰继续询问道:“这东西对炎族很重要吗?”

    炎斗鸣道:“具体我也不清楚,可在一本记载里面有提到,天地神书跟炎族的传承有联系。”

    又是传承,易辰继续询问道:“那些古族的传承到底是什么?对他们很重要?”

    炎斗鸣道:“我父亲曾经跟我说过,不管古族衰落到何种程度,只要传承启动,便能让一个古族瞬间复苏,传承对他们来说是极其重要的东西,说到底便是一个古族能否继续延续下去的根本。”

    一提到自己的父亲,炎斗鸣的眸子间浮现出哀伤之色。

    他这番话,给易辰带来了非常强烈的震撼,万万没有想到,一个传承竟然能够恐怖到这种地步。

    一个家族崛起,需要面对极多的困难,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有的家族一衰落,便无东山再起之日,而那传承却能让一个衰落的古族,瞬间恢复到鼎盛时期,由此可见它的可怕之处。

    “祭天书,启传承,天地神书跟几大古族的传承都有关系,不单能够开启炎族的传承,还能够开启其他几个家族的传承。”

    易辰摸了摸下巴,看来不管对哪个古族来说,天地神书都是极其重要的东西。

    炎斗鸣点头道:“炎族打压其他五个古族非常成功,若是让传承启动,他们所做一切便功亏一篑,这便是他们着急得到天地神书的原因。”

    这一点倒是重点,不单只是为了自己,同时也为了防止圣灵族等势力的反扑。

    但有一点易辰又感到很疑惑,道:“炎族有许多强者,更是有一位神王在世,他们亲自动手岂不是更容易抢到天地神书?”

    炎斗鸣睁大眼睛,道““什么?神王在世?”

    易辰疑惑询问道:“你不知道炎族的神王还活着?”

    炎斗鸣道:“炎族长辈多少有说过,只是我们一直没见到,你是怎么知道的?”

    易辰道:“当初在神望山的时候,炎族神王对他们出手过。”

    炎斗鸣的眼睛当中已经尽是骇然,同时也又难以置信,易辰竟然能在神王的攻击下幸存下来。

    “你们真的很幸运。”炎斗鸣摇了摇头,道:“没想到神王真的还活着。”

    易辰道:“神王活着你不是应该高兴吗?”

    炎斗鸣眸间浮现出仇恨之色,道:“所有的炎族人都是我的仇人,将来我一定会杀了他们为我的父亲报仇,神王钟就会成为我的绊脚石。”

    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坚定,还有浓烈到极点的杀意,让人怀疑不了他所说的话。

    易辰也没有丝毫的怀疑,那样的恨意,无法装出来,这是一个真正经历过痛苦的人。

    易辰道:“想要复仇极其困难,你一个人也成不了大事。”

    这一瞬间,炎斗鸣转头朝易辰看来,这是对他实力的怀疑,对他努力的质疑,在他看来这是无法接受的。

    “你看不起我?”

    长时间的压抑让炎斗鸣变得非常敏感,只是一句话便已经触动了他的神经。

    易辰耸肩道:“我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个人的力量再强,将来的成就终究也有限,况且还有一位神王在世。”

    炎斗鸣与易辰相互间对视着,气氛变得紧张起来,易辰那样的话,激起了他心中那一股不甘的气。

    半响后,炎斗鸣收回目光,叹了一口气,整个人变得颓废起来,道:“也许你说的是对的,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有限。”

    像刚才的追杀,若不是易辰出现的话,恐怕他早就已经被杀掉。

    易辰笑道:“如果你愿意的话,咱们可以尝试着合作。”

    对于他的邀请,炎斗鸣很意外,道:“我一无所有,跟我合作可捞不到半点好处,还会找惹来麻烦。”

    易辰不以为然道:“我这辈子什么都缺,可最不缺的就是麻烦,大家都有着共同敌人,一起联手,成事几率更高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