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八十七章 炎斗鸣【求月票】

    一个拥有两种天地法则并存的地方,绝对不同寻常。

    易辰他还感应到,那股阴寒的天地法则,对他无比排斥。

    若还是至刚至阳的天地法则在与它对抗,恐怕它会立刻攻击易辰。

    “这里若是阴阳位面传送通道所在处,为何不见传送法阵?”易辰面带疑惑环顾四周,并没有任何的发现。

    天书此刻也有了反应,轻轻颤抖了下,立刻从储物戒里面飞了出来。

    它漂浮在虚空中,释放出刺眼的光芒,轻轻的颤抖,一股股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朝四周震荡开来。

    这一刻,至刚至阳的天地法则同样在颤抖,竟然跟天地神书形成了特殊的共鸣。

    “轰!”

    那股阴邪的天地能量同样在颤抖,但给易辰的感觉,它似乎是因为紧张而颤抖,好像天地神书的出现,给它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威胁。

    前方的山体,此刻也释放出一道刺眼的光芒,在其中一小块地方里面,有一个凹印。

    易辰的视力非常敏锐,隔着老远也能够看到那边的情况,目光立刻就被那个凹印所吸引。

    仔细观察,易辰发现那个凹印下有着非常多的纹路,似乎跟那些流淌出血红色河水的龙头,紧密的结合在一起。

    见到这样的情况,易辰的脸上闪现出疑惑的神色,身形一闪快速飞了过去。

    “那个地方我的记忆里也有过一些印象,在传承记忆里面,好像有人将天书放到里面去。”小魔兽使用传音道。

    “天书吗?”易辰眸间闪过异色。

    天地神书本来就是远古时期很重要的神物,跟六大古族也有着紧密的相连。

    没有想到的是,他跟阴阳位面这个地方,也有着非常神秘的作用。

    当然,那个作用也只是易辰想象而已,天书在这里有反应,定然跟阴阳位面的传送有关系。

    现在,易辰倒是有一种想法,不知道将天书放到里面去会怎么样。

    到底天书会打开阴阳位面的传送阵,还是会开启一些其他隐秘的东西,这些他都想要知道。

    “主人,要不要咱们试一试?”小魔兽询问道。

    易辰摇了摇头,道:“还不知道放入天书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要是导致阴阳位面打开的话,对于阳位面来说将会是一个灾难。”

    “那真的是太遗憾了。”小魔兽摇晃了下大脑袋,道:“要是我的记忆全部都觉醒的话就好了,这样就可以知道非常多的秘辛。”

    易辰只是一笑,很多东西他也想要知道,只是没有那个途径,当然那些东西他也不强求。

    “没想到你竟然跑到这里来了。”

    便在这个时候,不远处传来了阴冷的声音。

    易辰双眼瞬间眯成锋芒状,这道声音实在太熟悉了,立刻转头看去,只见炎无言正用阴冷的目光看着他,没想到他竟然追到这里来了。

    不过,炎无言他的目光却是被天地神书所吸引,眼神闪烁着炙热的光芒,道:“天地神书!他果然在你那里,莫非是你想要开启阴阳位面的传送通道?”

    从他这句话当中,易辰便知道了自己想要的信息,也庆幸自己刚才没有将天书放到凹槽里面去。

    “这么快就追来,你的速度倒也不慢。”

    在说出这句哈的同时,易辰快速敲定法诀,天地神书颤抖了下,立刻飞了过来,得赶紧带着天地神书离开这里才行。

    “哼,留下天地神书!”

    炎无言知道天地神书的珍贵,炎族的传承可是跟天地神书联系密切,对于他们来说也非常的重要,不管如何都要得到。

    他立刻释放出一股魂力,直接将天地神书笼罩住,不让易辰带走。

    准神的实力非常强横,就算使用神器战斗,也只能跟他打成平手,时间一长的话也会溃败,天地神书被他抓住,有很大被抢走的几率。

    “天书!”易辰却没有丝毫的紧张,立刻掐动出一个法诀。

    天地神书颤抖了下,释放出万张金光,一股能量波动震荡开来。

    天地神书的能量可不得了,炎无言他的魂力立刻就被撕开,消散在空气中。

    没有受到丝毫的阻碍,天地神书就这样被易辰成功的收回到储物戒当中。

    下一秒,易辰并未在这里逗留,迅速朝前方冲了过去。

    自己的抢夺又失败了,炎无言非常的不甘心,继续追了上来。

    在速度方面,他可不是易辰的对手,想要将他甩掉,对于易辰来说,可以用轻而易举两个字来形容。

    一个时辰之后,炎无言再度被甩掉,易辰藏在一处森林当中。

    “刚才咱们已经跑得非常远,但还是被他找到,这有些不同寻常。”小魔兽瞥眉道。

    闻言,易辰立刻进入内视状态,只见神魔塔当中正有一张大网在轻轻颤抖。

    那正是炎无言的准神器,它还渗透出一个微弱的气息,要是不注意的话,根本感应不到。

    “原来是这个准神器的原因,还好提前发现,不然的话咱们又会被他们找到。”易辰一挥手,一股魂力将神魔塔牢牢的包裹在其中,不让准神器大网的气息泄露出来。

    “这一下子就不用担心他们找到咱们了。”小魔兽道。

    “火域这边地域非常辽阔,肯定还有许多咱们不知道的东西,继续四处找找,或许还有其他发现。”

    易辰环顾了下四周,而后并未在森林里面逗留,继续朝远处飞去。

    “炎斗鸣,哪里走!”

    辽阔的火域中,响起一道狰狞的声音。

    一位衣衫不整,带着血迹的年轻人,快速从远处飞了过来。

    他的脸色苍白,已经受了重伤,身后还有一群身穿着炎族的服装的成员在追赶。

    “再这样下去,恐怕就要被他们追上了。”

    炎斗鸣转头看去,眉头一皱。

    追杀他的有两位圣灵族太上长老,要是硬碰硬的话,他根本就不是对手。

    “炎斗鸣,家主只是召你回去,并非想要伤害你。”其中一位太上长老喊出朱这句话。

    “当年放逐我的时候那么痛快,突然间又有要我回去,你们觉得我炎斗鸣是那种可以随意使唤的人吗?”

    炎斗鸣的话当中带着怨恨,看来当年也是经历了一些事情。

    “你父亲的死只是一个意外,只要你乖乖跟我们回去,保证没有人敢伤害你。”太上长老继续喊道。

    “意外?我能相信你们?”

    炎斗鸣冷冷哼了一声,并未停下,速度反而还加快了几分。

    “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见到说不动炎斗鸣,两位圣灵境相互间对视了眼,开启掐动法诀,庞大的魂力汹涌而出,凝聚在一起朝炎斗鸣冲了过来,快到了极致。

    虽受了伤,但炎斗鸣的速度倒是不慢,艰难的转身朝左边位置躲开。

    “轰!”

    即便这样,肩膀还是被击中,立刻被震飞出去,重重的摔倒在沙粒当中,砸出一个深坑。

    “噗”一口鲜血吐出,炎斗鸣整个人的气息变得凌乱。

    “跟你说过不要抵抗,这是你自讨苦吃。”

    两位长老冷笑一声,来到他的身前。

    “我炎斗鸣就算是死也不会屈服。”炎斗鸣拳头紧握道。

    “一个元古境,在我们面前宛若蝼蚁,你觉得自己能拒绝?”

    “不用跟他废话了,实在不行的话就将他绑回去。”

    另外一位长老说出不耐烦的话,对于他们来说,这的确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办法。

    “带我回去?哼,恐怕,你们只能带走我炎斗鸣的尸体。”

    炎斗鸣说出一道咬牙切齿的话,脸上浮现出悲愤之色,道:“爹,恕孩儿不能给您报仇,孩儿不孝。”

    下一秒,炎斗鸣掐动法诀,一道沉闷声响从丹田里响起,能量波动朝四周震荡开来。

    “他想要自杀,快点拦住他。”

    两位太上长老反应极快,同时掐动法诀,魂力相互间凝聚在一起朝炎斗鸣冲了过来。

    “蓬!”

    便在此刻,一股膨大的魂力从远处汹涌而来,与他们的魂力相互间撞击在一起。

    那股魂力同样不弱,即便有两位圣灵境同时出手凝聚,依旧被击散。

    炎斗鸣和两位太上长老同时被震退出去。

    “什么人?”炎族两位太上长老眸间闪过森冷的光芒,转头朝能量传来的方向看去。

    只见远处正有一道身影漂浮在那里,用漠然的目光看着他们。

    “我是谁?我想,应该不用我来一个开场白吧?”易辰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

    “易辰,你怎么会在这里。”两位炎族太上长老脸色一沉,杀意盎然。

    “难道只允许你们炎族的人来,而不许我易辰来吗?”易辰一耸肩,道:“要自己滚,还是要我送你上路,自己选择。”

    “自大!”

    拥有圣灵境的修为,他们是修者中的佼佼者,自然有他的傲气,况且自己面对的还是一个年轻人,自然不会逃走。

    两人迅速掐动法诀,两把魂器从他们的储物戒当中飞了出来。

    催动魂力注入其中,两把魂器闪烁起刺眼的光芒,一股血色的能量在流动,是要攻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