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 闹大【求月票】

    这实在太张狂了,不单只是杀掉了万魔巢的人,而且还当着所有人的面,对万魔巢发出这样的狠话,这样的胆量可不是一般修者能够拥有。

    不过,易辰并未在这里逗留,转头朝黑色的漩涡当中飞去,消失在众修者的眼皮底下。

    与此同时,在场的修者可以感应到,万魔巢那边传来了恐怖到极点的气息,毕竟月皇城是距离万魔巢最近的一座城市,可以清晰的感应到那边的变化。

    “有万魔巢的强者来了!”这一刻,所有的修者同时抬头朝前方看去,在他们的注视下,两道身影朝这边飞了过来,他们都没有释放出自己的气息,但却让天地为之颤抖。

    “真正的圣灵境!”感受到他们释放出来的气息后,在场的修者们脸上都浮现出骇然的神色。

    便在众修者的注视下,两位万魔巢的圣灵境太上长老漂浮在虚空中,他们都用森冷的光芒看着两具尸体,恐怖的杀意在他们的身体周围流动。

    死亡,对于经历过惨烈战争的万魔巢来说并不算什么,但死得这么窝囊,对于他们来说才是真正的耻辱。

    万魔巢可是三大魔族之一,实力何等的强大,易辰呢?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年轻人,他竟然敢这样跟万魔巢叫板,这是任何一个超级势力都无法容忍的。

    其中一位圣灵境太上长老冷哼一声,一挥手,一股庞大的魂力汹涌而出,直接将两具尸体包裹在一起。

    “轰!”又掐动出一个法诀,他释放出来的魂力在这一瞬间炸开,两具尸体都叫绞成肉泥,血雾在那片虚空中缭绕。

    旁边还有不少修者站在那里,此刻都受到了影响,一股恐怖的余波将他们都震退出去。

    圣灵境在普通修者看来,就是宛若神灵一般的存在,他么难道脸上都浮现出骇然之色,要是万魔巢两位圣灵境对他们动手,将会非常的危险。

    “一群蝼蚁,即便杀了你们,也是脏了我的手。”

    其中一位圣灵境的目光,在场上修者的身上扫过,然后没有在这里逗留,两人转身朝远处飞去。

    目送着他们离开,在场的修者总算松了口气,还好他们没有将怒火转移到他们的身上,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易辰实在太疯狂了,没想到他不单只是屠杀了那些魔兽,还杀了两位准圣灵境强者。”

    此刻,在场所有的修者都开始议论起来,这件事情在他们看来,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

    本来关注这件事情的修者有三分之一,经过易辰这么一闹后,关注这件事情的修者在不断地增加,可以说,天炎大陆上的势力和修者,全部都在盯着易辰的一举一动,密切关注着这件事情的发展。

    因为他们有一种直觉,易辰之所以敢这样做,肯定有他的原因,说必定他的身后有一个非常强大的后盾,支撑着他做这样的事情。

    如果真的是这样,这件事情最终会往哪一个方向发展,易辰到底能不能过了这一劫,这是所有的修者都非常关注的事情。

    “吼!”不等那些修者反应过来,一道魔兽的怒吼声从万魔巢所在的位置传出,肉眼可见的音波缓缓朝四周震荡开来。

    “轰”与此同时,圣灵族虚空响起一道沉闷的声响,一道黑色的漩涡在此刻凝聚而成,乌云从四面八方滚滚而来,将整个圣灵族都笼罩在其中。

    一股可怕的魔兽气息从那个黑色的漩涡当中传出来,那是准圣灵境的气息。

    “易辰,你只剩下一天时间!”与此同时,一道霸道威严的声音从那个漩涡当中传出,杀气腾腾。

    “万魔巢有动作了!咱们快点去圣灵族所在的位置!”

    许多修者此刻都没有怠慢,可以使用传送阵的,直接使用传送阵前去圣灵族,不能使用传送阵的修者,则快速朝南门所在的位置飞行。

    这是人族和魔族之间的首度较量,他们都要前去观看,虽然会有生命之忧,但这样无法打消他们前去观看的**。

    修者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他们都停在距离圣灵族还有三公里远的地方,一大群修者目光紧紧的盯着虚空中那个传送漩涡。

    所有的修者都知道,只要时间一道,庞大的万魔巢魔兽便会从那个漩涡当中出来,直接进攻圣灵族!他们都在静静的等待。

    “它们终于要开始做最后的进攻了。”

    强大的法阵里面,响起南炎凝重的声音,他双手负在身后,用凝重的目光看着虚空中的漩涡。

    “这些都在意料当中,自从万魔巢开始苏醒之后,我便料想到会有这一天。”印巍慢慢走上前来,道。

    在他们看来,这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当然,这跟易辰一点关系都没有。

    万魔巢出世,得为自己造势,而圣灵族曾经是一个非常强大的远古族。

    虽然已经没落了,但他的影响力还在,所以万魔巢才会拿圣灵族来开刀。

    易辰杀了万魔巢的皇子,只是他们一个借口罢了,就算易辰不杀他们的皇子,他们也会找到对圣灵族的出手的借口。

    “这一次,想要避过这一劫恐怕没有那么容易了。”南炎仰天叹了口气,道:“现在只希望易辰不要来这里,否则只会多搭上一个人的性命。”

    “依照我对他的了解,你这个愿望恐怕会落空。”印巍的回答非常直接,他对易辰实在太了解了。

    南炎微微摇了摇头,其实他从心里不希望易辰到来,多一个人的性命搭在这里没有任何的好处。

    同时,易辰的一些行动,也让他感到非常的好奇,他为什么要将原来守在外面的魔兽都屠杀掉,本来万魔巢的魔主已经在气头上,他还去激怒对方,这样的行动在他看来是非常不理智的行为。

    不过,依照他们对易辰的了解,后者绝对不会做毫无意义的事情。

    整个圣灵族在此刻非常的安静,可呆在圣灵族里面的成员散发出来的战意却非常的强烈,没有一个人退缩。

    死亡,在任何一个人看来,这都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没有人愿意死去。

    可现在,圣灵族的人已经到了一个没有选择余地的时候,为了一个古族的荣耀,他们只有战!

    虽然他们都知道,依照现在洪荒古族的力量,战的话等于是螳臂挡车。

    可在他们看来,为个人荣誉战死是微不足道的,但能够为家族战死的话,是一件荣耀!

    所以,此刻的圣灵族没有半点悲壮的气息,唯有满满的战意,能够与族人并肩作战,为古族而死,是一种荣耀!也是他们古族人的宿命。

    时间在点滴流逝,距离魔主给易辰的时间一点点的减少,空气中弥漫起一股具有强烈压迫感的气息。

    “傲天,飞羽,你们都留在这里。”一座山峰上,易辰双手负在身后眺望前方,道。

    “你这是在开什么玩笑?”飞羽的喝声从身后响起,只见他愤怒道:“你看我们像是那种贪生怕死的人吗?”

    “没错,以前英雄都是你来做,这一次你阻挡不了我们要成为英雄的**!”傲天此刻也说道。

    转头朝他们看去,只见诺蒂秦天他们同样散发出了非常强烈的战意,不需要任何的语言,已经能够感受到他们的决心。

    十几年兄弟,即便是一个眼神都知道对方的想法,从初出茅庐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一直走到现在,大家一起经历的实在太多太多。

    不过,易辰眉头却是一皱,身为兄弟,他们愿意为自己赴汤蹈火,但这并不是易辰希望见到的场景。

    每一位兄弟对他来说都非常重要,如果他们出现什么意外的话,恐怕他会不安一辈子。

    “不用想那么多了,大家一起去吧。”诺蒂秦天走上前,笑道:“如果你陨落的话,我们也都会内疚一辈子,是兄弟,就一起走,再矫情的话我就不说了,这一次我是去定了。”

    “秦天哥都要去,我怎么能不去。”钟毅此刻走了上来,飞羽他们同样如此,散发出来的战意非常的强烈。

    看着他们,易辰深吸口气,一挥手,十几坛子酒从他的储物戒里面飞出来,用魂力将盖子解开,当即一股浓郁的酒香朝四周弥漫开来。

    “那不是醉仙导师炼制的酒吗?”飞羽他们眼前一亮,立刻冲了上来,他们的目光当中闪烁着炙热的光芒。

    “当初从他那里拿来的酒,一直都没有喝,放在储物戒里十年时间,味道比以前更醇香浓郁。”

    易辰身形一闪,快速飞上前去,道:“咱们兄弟喝了这些酒,然后去杀他们个底朝天!”

    “喝!”飞羽几人同时冲上来,一人一坛酒,酒坛子狠狠的碰在一起,然后便往嘴里灌去。

    一坛酒下肚,易辰猛然间将酒坛甩出,以非常优美的弧度落在不远处的地面上,摔了个粉碎。

    “今天,杀个底朝天!”一副疯狂的杀意朝四周弥漫开来,此刻的易辰,有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