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52 月无双

    回到院中的唐心,让人备了水沐浴一番后,便往床上躺下休息,只是躺下后,却了无睡意,脑海中不由的想着曦儿和笑笑的下落,也不知他找到笑笑没有,看到她和曦儿一起掉入旋涡,估计他会很抓狂吧!原本她想给他们送个信的,但却没找到合适的人选,倒是这秦珂……

    秦珂的实力可以离开这赤之界,明日,就交待他去办一下这事,免得他们担心。边想着,边思忖着接下来的事情,渐渐的,困意袭来,便睡了过去。

    而此时,在另一处地界的笑笑,却是百般无聊的发着呆,她自从来到这里后,因为在养伤,整天就是吃了睡睡了吃,让她整个小身板都圆润了起来,小肚子也圆圆的,精致的脸蛋也变得有些婴儿肥,每每她拿着铜镜看了看,捏着脸上那两砣粉嫩嫩的肉,就忍不住的叹着气。

    “唉!再这样下去,我一定会变成小肥猪的,到时候爹爹娘亲就认不出我来了,样子也不会跟哥哥一样了,唉!怎么办?好像又胖了。”她趴在桌子上,看着铜镜中的自己,一恼,伸手将那铜镜往桌上一按,抬眸朝一旁看去,那跟在她身边侍候着的四名婢女微垂低着头,恭敬的站着,跟木头似的,很是无趣。

    她看了他们一眼,问:“月无双呢?”

    “回小主子,主子在前殿。”

    “你们别跟着我。”她下了桌子,同时吩咐着,警告般的瞪了她们一眼,迈往着小短腿往前殿走去,在这里已经呆了这么久,对这里面也很熟悉了,只是,月无双却不让她去外面,她的活动范围也只有这座宫殿,虽然说这里要逛的话一天也逛不完,但她本就生性跳脱,哪里会呆得住。

    四名婢女原本打算跟上,可听她这么说,再一想到往日的情形,相视一眼,便低下头站在原地。

    前殿中,月无双正处理着事务,交待着底下的人一些事情,眼角瞥见殿外一抺小身影正探着脑袋张望着,眼底划过一抺笑意,唤来了一名中年男子,对他道:“你把事情详细跟他们说一下。”他说着,便起身往外走去,留下身后面面相觑的众人。

    殿外的笑笑见他出来,连忙往一旁躲去,身影还没躲进进花丛中,衣后领就被提起,整个人顿时离了地面:“放开我放开我!”她手脚并用的挥舞着,踢拍着,却在而后被一双大手抱进了怀里。

    “那些花带剌的,这样跳进去刮伤了怎么办?”月无双宠溺的说着,一手抱着她,一手则捏了捏她粉嫩嫩的脸蛋,谁知那小丫头一张口,就朝他的手咬去。

    “还是这么调皮。”他无奈的叹着,看着被她咬着他的手,瞪着一双圆碌碌的眼睛,不由的一笑:“好,下回不捏你的脸就是了。”语落,手掌一松,他一看,两排的牙印还带着口水。

    云笑得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见他无奈的神情,下巴哼哼的抬起,问:“月无双,你有没给我爹爹娘亲送信?你打算把我留在这里多久?我快呆不下去了。”

    “送了。”他抱着她走,睨了她一眼:“我这里包吃包住还包睡,你就住得这么不乐意?上哪找我这么好的地方?在这里呆不下去也得呆,要是觉得太无聊了,以后就好好修炼,免得在外被人一手指就给碾死了。”

    “我没有灵力修炼不了!”她瞪着他,大声的说着。

    “就算不能修炼,也可以先学别的,而且,你的灵力也是不能恢复的。”他看着她,缓声说着,抱着她来院落中,这才将她放下来,定定的看着她,半响,这才道:“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徒弟了,以后要乖乖叫师傅。”他的眸光深似海,让人猜不透他的用意。

    “啊?你要当我师傅?”云笑也没料到他竟会这么说,一时间愣了愣,有些没反应过来。

    “怎么?我当你师傅不够格?”他挑了挑眉,似笑非笑的睨着她。

    “哪里会!你可是领主,跟我娘亲一样厉害的,有这么厉害的师傅,以后我不就可以横着走了?”她笑眯着眼睛,当即唤了一声:“师傅。”又端着桌上婢女送上的茶,就要跪下去,却不想被托起。

    月无双接过她手中的茶,看也没看她的说:“跪就不用了,敬茶就好,入我门,你只要记住以下几点就行了。”说着,轻抿了一口茶水,掩去了眼底的光芒。

    云笑眨了眨眼,笑眯着眼道:“师傅请说。”

    “第一,师傅的话就算是错的,也是对的。”

    “啊?”她不解,错的就是错的,为什么还是对的?

    “第二,你爹娘的话可以不听,但,师傅的话一定要听。”

    “啊?”好奇怪的门规。

    “第三,你的婚姻大事,得由师傅做主。”

    “……”笑笑无语的看着那一本正经的他。

    月无双放下茶杯,看着面前的云笑,从空间中拿出一个盒子来,递上前给她:“这是千玑玉骨,可解你体内的琉璃玉髓,你若应下这些门规,那么,这块千玑玉骨就是你的了,你的全身筋脉骨骼将重塑,修为更将是一日千里。”

    “这就是千玑玉骨?”云笑诧异的看着他,接过打开一块,那只是一块小小如玉质一般的晶莹的玉石,却散发着一股柔和而温润的光芒,浓郁的灵力气息随着盒子的打开而弥漫而出,看着这块玉石,她好半响才缓过神来。

    娘亲说她身上因琉璃玉髓而被封的灵力和堵塞的筋脉,普天之下也只有这千玑玉骨可以解开,而且,这千玑玉骨也是天地灵气幻化之宝物,就是娘亲也只知道这千玑玉骨是在一个领主的手中,却不想竟然是在月无双这里。

    “应下那三个条件这个就归我了?”她眨巴着眼,实在不解,他干嘛定那奇怪的三个条件。

    “嗯。”月无双点了下头,带着笑意的目光看着她。

    “好,我答应!”她盒上盒子一笑,宝贝似的将那千玑玉骨收入怀中。

    闻言,月无双唇边的笑容加大了几分,眼底的笑意也漫延开来,他拉过她,抱着她让他坐在腿上,道:“这千玑玉骨你收着,晚上我过来帮你溶入身体,化解你身上的琉璃玉髓。”

    “好。”终于她的灵力可以恢复了,娘亲和爹爹知道的话,一定也会很开心的。

    饶是云笑再聪慧,此时也绝不会想到,自己掉进了月无双挖的一个大坑里,被卖了,还在偷着乐……

    次日,恢复了一身灵力的笑笑恢复了往日的一身修为,兴奋得她蹦跳个不停。月无双看着她欢喜的神情也是愉悦的勾起了唇角,对她说:“这阵子,你就在这林中修炼,再过段时间,我就带你去见你爹娘。”

    “真的?师傅,你真好。”她欣喜的扑向他,抱住他的大腿蹭了蹭,一脸的开心。

    “你是我徒弟,我不对你好,对谁好?”他笑着摸了摸她的头,眼底笑意满满。

    “嗯嗯,师傅,你真好,我长大了以后一定好好孝顺你的。”

    听到孝顺两字,月无双嘴角抽搐了一下,道:“去修炼。”

    “哦。”她应了一声,放开他的大腿,往竹林中而去。

    月无双站在不远处看着,看着她先是重新练习着一些攻击的招式,而后又以林中叶练习速度,最后才盘膝静坐,调息静休,他看了一会,便转身走出了竹林。

    只是,让月无双没想到的是,他前脚刚走,后脚笑笑就从地上弹了起来,狡黠的一笑,唤了一声:“金龙姨姨,我们出去玩!”只见她声音一落下,久没出现的金龙从她的身体里腾飞而出,在林林中盘旋着,飞窜了几圈,这才来到她的面前:“笑笑,上来,我带你出去。”

    “好。”笑笑翻身跃上,直接伏在金龙的背上,飞出了月无双的宫殿。

    出了这宫殿,她才知道,这宫殿竟如同在云中仙山一般,有着一种与世隔绝一般的存在,外面,浓雾弥漫着,隐在浓雾中的翠绿更是若隐若现,伏在金龙背上的笑笑见了,也不由的惊呼出声:“真厉害!这宫殿竟然是在天空之上的,难道是天空中的岛屿?”

    “这些划地为界的领主他们的宫殿都是这样的,这地界之下是他的臣民,领主住的地方是跟他们不一样的,而且,一般人也上不来。”金龙说着,呼吸着这外面的空气,也不由欣喜的道:“笑笑,你这次是因祸得福,如果你娘亲知道了你解开被封印着的灵力和堵塞的筋脉,一定会很开心的。”

    “嗯嗯,师傅说再过段时间就带我回去看他们。”她笑眯着眼睛,笑嘻嘻的说着。

    “那月无双真的很奇怪,怎么会对你这么好?”金龙疑惑不解的说着。

    “他可是我师傅,不对我好对谁好?”笑笑扬起了下巴得意的说着。

    而另一边,在金龙和云笑前脚出了宫殿时,月无双就知道了,只是无奈的摇头一叹,让人暗中跟着保护她,交待着,天黑之前一定要回来。

    ------题外话------

    似乎,每次到将近收尾我就没什么动力,发觉,每次新开的故事都会有种想要一写到底的冲动。囧啊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