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51 医治

    付了茶钱,她也起身离开,越过那秦珂身边时,见他停下了脚步,便回头瞥了他一眼,道:“愣着做什么?走啊!”

    秦珂大喜,连忙应了一声,迅速跟上,又跟她道歉,说不应该用那样的语气跟她说话,让她不要见怪。寻找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15;1看書網唐心只是笑了笑,不甚在意。

    他们御剑飞行,用了近五天的时间才到秦珂家中,让唐心没想到的是,这秦珂的家还不是一般的大,里面护卫婢女更是不少,这让她很是诧异,问:“你府中既然有这些人,怎么不让他们出去找就行,还要你亲自去寻医?”

    “府中下人就算找到了也请不到真正有本事的,我亲自去找,不仅在赤之界找,就是别的地界也可以去,因为我的实力到了至尊初阶,可以自由出入别的地界,比较方便。”他说着,又道:“这几天一直赶路回来,此时天色也不早了,圣主,我给你安排住的地方休息一下吧!明日我带我夫人来见你。”

    “也好。”她点了下头道:“不要圣主圣主的叫我,我名唐心,我夫君姓沐,你也可以唤我沐夫人。”她知道,眼前这人虽然是一副三十来岁的模样,但他的年龄绝对不止三十来岁。

    闻言,秦珂便道:“好,那我便唤圣主沐夫人,沐夫人也不必挂心令公子,相信令公子吉人天相,定不会有事的,我会派人四处打听,如果有小公子的下落,一定马上告知。”

    “嗯。”唐心露出一抺笑容,而后,才跟着他往一处院子走去。

    安顿好唐心后,秦珂按奈不住心中的激动,迅速的往主院而去。而秦珂的夫人早已经听管家说秦珂回来,还带着一名绝美的女子,又亲自送了那女子去主院旁边的院落安顿,想到自己越发严重的病情,再想到他带了女子回来,不由的露出了一抺苦笑,忽然,听到外面的脚步声,以及那由远及近的唤声,她迅速压下苦涩的心情,露出一抺笑容来。

    “琳琅,琳琳,我回来了!”秦珂大步走进院子,脸上带着难掩的欣喜与笑容。

    房门打开,一名女子从里面走了出来,脸上带着面纱:“夫君。”虽然带着面纱,但仍能看见那面纱下肿起的一大块,女子的面容也因那肿瘤而变得丑陋,有着肿瘤的那一边脸,眼睛也被挤压得变小。

    “琳琅,你可知我这一次出门,遇到了谁?”他迎上他的妻子,握住了她的手,牵着她房中走去,在桌边坐了下来,兴奋的说着。

    “遇到谁?能让夫君这般欣喜?”她看着丰神俊朗的他,心下苦涩难言,夫妻相伴上百年,本以为两人会永远这样在一起,谁知她却命不久矣,也好,若他能遇到一个喜欢的,日后她走后,他也不至于孤单,她也可以放心了。

    秦珂并不知她心中所想,此时,他满心的欢喜是因为她的病终于有机会治疗了,如果是别人,他还会悬着一颗心,但,是金莲圣主的话就不一样了,她的话,一定可以治好她的。

    “一个你绝对不会想到的人,呵呵,夫人,你今晚好好休息,明天我带你去见她。”他按奈下心中的激动,缓声说着。

    闻言,面纱下的她露出一抺柔和的笑,轻声应着:“好,你一路回来,定是累了,我让人备水给你沐浴。”

    这一夜,因秦珂的满心欢喜,让人备了酒菜,夫妻两人畅饮到深夜才休息。

    次日,秦珂便带着他的妻子来到主院旁边的院落,两人来到院中时,却不想,院中侍候的婢女跟他们说唐心还没醒来,两人一怔,便在院中桌边坐下。

    “我太心急了,来早了。”秦珂一笑,握着她的手,道:“我们就坐这里等会吧!”

    “好。”琳琅回以一笑,对一旁的婢女吩咐着:“让厨房准备些吃的送过来。”说着,又看向秦珂,道:“夫君,你还没告诉我,这位姑娘叫什么名呢!”

    “她名唤唐心,她夫君姓沐,我唤她沐夫人,琳琅,你唤她沐夫人就好。”

    一听这话,她就怔住了,不禁看向他,错愕的问:“沐夫人?她嫁人了?”

    不解妻子错愕的神情是为何,他便道:“是啊!有何不妥么?”

    她微敛着眼眸,沉默着,似乎在思忖着什么。

    秦珂一见,脑海突然闪过什么,不禁一怔,继而笑问:“琳琅,你是不是想歪了什么?”

    “嗯?”

    “呵呵,我本想给你个惊喜,昨夜并没跟你细说沐夫人的来历,其实,沐夫人,她是我好不容易请回来帮你治病的人。”看着妻子那神情,原本并没往那一方面想的秦珂不禁心下暗自摇头,无奈一笑,自从生了这恶病后,琳琅是越发对她,也对他没信心了。

    听到这话,她愣住了,好半响才回过神来,只是,却是摇了摇头黯然的道:“夫君,我这病你也请过不少人看过了,都说无法医治,我是不抱期望的了,倒是你,如果在外面有遇到喜欢的女子,你就带回来吧!至少我以后离开了,也能放心。”

    “又说这些,我实话跟你说了吧!普天之下,估计也只有她能治好你这恶疾了,你可知,她的身份是什么?”他有些神秘的说着,压低了几分的声音,见她摇了摇头,这才道:“金莲圣主。”

    “啊?天之界的领主,金莲圣主?怎么可能?”她因惊讶,一时间没掩住声音。

    而房门,也在这一刻打开,洗漱好的唐心伸了伸腰,走了出来,倚在门边,脸上还带着几分的慵懒,半眯着眼,看着外面的两人。

    秦珂一见,连忙牵着他妻子起身,朝她行了一礼:“沐夫人,早。”

    原本还有几分不信的琳琅,此时看到自家夫君的神情,不由的看向那倚在门边的女子,那般的随性洒脱,那般的尊贵而绝美,她,就是天之界的领主,金莲圣主么?一时间,竟看呆了眼,没缓过神来。

    “不早了,你们俩都在这里聊了半天了,我要再睡下去,估计就要到中午了。”她轻笑着,走了出来,而她的目光则是落在秦珂身边的女子身上,女子穿着一袭淡绿色衣裙,温婉而柔美,面纱下的脸看不见,但那肿起的地方却是十分明显,而其中的一边眼睛也似乎有些被那肿块挤压得变小,可以说,气质是美好的,但那张脸此时却是不能入眼的,倒是难得,秦珂还能对她这般的真心。

    听到她的话,两人不由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而这时,秦珂的夫人也回过神来,朝她行了一礼:“琳琅见过沐夫人,扰了夫人美梦,实在歉意。”

    “一路上我听秦珂总是提起你,今日总算是见到本人了,秦夫人,把面纱取下我看看吧!”她也没多废话,直接就开口示意她取下面纱。

    “琳琅因脸上肿块而导致脸上变形,丑不堪入目,沐夫人还没吃早点,还是等沐夫人用过早饭吧!”她的脸有多吓人,她是知道的,只怕,会吓到她。

    “呵呵……”唐心轻笑着,道:“无妨,拿下吧!”

    “琳琅,沐夫人非一般常人,不会用常人的目光看你,你就拿下吧!”秦珂也开口说着。

    闻言,她这才点了点头,伸手取下了面纱,露出了脸上那一块肿块。

    看到她的脸,唐心神色依旧,走上前,来到她的面前,在桌边坐下,示意道:“坐吧!”她伸手按上她的肿块,果然确定是肿瘤后,这才问:“可曾头疼?”

    “不曾。”

    “我这样按着,会痛吗?”

    “不会。”

    唐心给她检查了一下,最后,才开口道:“这是肿瘤,还是我每一回见过修仙者也会生这东西,不过还好,是良性的,只要切除干净就没事了。”

    “切除干净?这、这样能切?”秦珂被她的话吓到了。

    “嗯,生在这个地方靠近大脑虽然是良性也是危险的,再拖下去确实只有死路一条,好在,你们遇上了我。”她挑了挑眉,看着秦珂,唇角带着几分的笑意。

    “圣主当真难治?”一紧张,他又唤了她圣主。

    “再给我找个打下手的,要懂得医术的,把东西准备好就可以做,不过,做这个还得打一套工具,这些都得你去弄。”她说着,又把面纱递还给她,道:“带上吧!也不用担心,会好的。”

    琳琅在听到她的话后就一直没缓过神来,只感觉眼眶微热,似有什么盈上了眼睛,模糊了视线,心下激动,喉咙却是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她这恶疾还能治?她还能活着?这、这真的不是做梦?

    秦珂在拿到唐心画好的工具后,便迅速让人打造出来,一边又找来了医术高超的医者两名,等着给唐心打下手,在得知秦珂说竟然有人能治秦夫人的恶疾时,两名医者心下是不以为然,根本就不相信有人能治,尤其是得知秦珂请他们来竟然只是为了给一个女子打下手时,更是心生不满与愤怒,旋即又想,要是那女子治不好秦夫人反使秦夫人丧命,到时,可就不关他们的事了,以秦珂的本事与实力,到时,只怕那女子难逃一死。

    因此,在三日后,准备好一切的唐心来到了一处房中,房的中间只摆了一张单人床,秦夫人就睡在上面,已经用了麻醉药让她昏迷着,而且,她的一头头发也都被剃了干净。她在洗好手后,摆放着一侧大小不一的小刀与镊子,而那两名医者则是一名老者和一名中年男子,两人看着唐心,沉默了半响,终是忍不住的开口。

    “姑娘,你真的有本事在秦夫人的脸上这里开刀?这里可是靠近大脑,一个不小心,可是会让她没命的。”

    “如果你没十足的把握,还是跟秦家主说一声,他一定不会怪罪的,若是一个治不好,让他夫人没命,只怕,到时你可就难逃一劫了。”

    唐心闻言,只是一笑,道:“两位放心吧!你们只要保持在我动手的时候,不要打扰到我,还要配合着我就行了,其他的,不用担心。”说着,示意道:“洗好手过来。”

    见状,两人叹了一声,便不再开口。他们本是医者,医德还算不错的医者,虽心中有不满与愤怒,但见到这女子这样年轻,若是那样死了还真是可惜,因此才开口提醒,却不想她根本不将他们的话当一回事。

    秦珂在外面等着,因为唐心不让他进来,他也无法,只能干等着急着。

    房中,在准备好一切后,唐心拿起其中的一把小刀,在那秦夫人的脸上轻轻的一划,只听啵的一声,似乎有什么破开一般,那原本就被肿瘤撑得薄薄的皮肤被划开,露出了里面那令人心颤的一幕。

    饶是那两名医者,看到这一幕,也不由的别开了眼,可唐心却面色如常的动作着,那灵活的双手在那被划开的半边脸上小心的切割着,其中一名医者在她的吩咐下,给伤口上了止血的药,另一人则帮她擦着额头渗出的汗水,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外面等着的秦珂从没觉得时间是那么难熬。

    足足在两个时辰之后,房门才打开,唐心神色如常的从里面走了出来,而身后跟着两名医者却是脸色惨白,但看向唐心的目光却已经是震撼与崇拜,他们的医者也算是顶尖的,却从没想到,她的医术竟是那般的出神入化,被将那秦夫人的脸上的肿块取出后,竟然能将她的皮肤用针缝好,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说什么他们也不会相信。

    见她出来,秦珂连忙迎了上去:“如、如何?”声音中,竟有着一丝的颤抖。

    唐心瞥了他一眼,道:“很好,麻醉药过后她就会醒来,在这段时间别乱吃东西,也别让她吹风,不要碰到她的伤口,我先回去了,明日再过来看她。”说着,便往外走去。

    而秦珂在听到她的话后,则迅速往里面走去,看到妻子脸上的肿块真的不见了,激动得热泪盈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