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0 将魂现

    这时,众人才看到,他身上被封住的灵力一经释放,浓郁的灵力气息瞬间弥漫而开,看到他熟练的将灵力内敛压下,他们心下震惊不已。15[1看書网言情内容更新速度比火箭还快,你敢不信么?

    这孩子才五六岁吧?那一身浓郁的灵力气息,可不像是五六岁的孩子就能拥有的,一般五六岁的孩子哪怕是修炼天才,估计也才入修炼之道不久,品阶也不会太过吓人,而这个孩子的修炼品阶……

    几人相扶起身,目光在云曦身上打量了片刻后,看向了顾家主。而顾家主则咳了一声,道:“你灵力刚解封,身体也还没好,先休息会吧!”说着,便朝几人点了下头,迈步走了出去。

    顾成枫临迈出房门时,看了云曦一眼,道:“若有什么需要,就吩咐下人。”说着,便走了出去。

    看着他们离开,云曦缓了缓气息,灵力恢复的感觉让他感到安心,当下,便先以神识与青龙说了几句话,而后才放下心来,走到里面床上,盘膝而坐,从空间中拿出他娘亲给他防身用的丹药服下,他的内伤虽重,但有他娘亲的极品内丹,相信不用多久就可以恢复了。

    另一边,回到主宅的顾家主他们却没散去,而是众人都坐在厅中,其中一人顿了一下,问:“家主,还不知这孩子的来历吗?”

    “已经让人在查了,估计过段时间会有消息。”顾家主说着,看向顾成枫,道:“那孩子住在你那里,平时多注意一下,还有,留意外面有没什么大的动静。”

    “是,父亲放心,我会的。”顾成枫点头应着。

    而后,顾家主让他们各自回去调息,毕竟解开云曦封住的灵力时,他们都被那股灵力弹伤,得静心调养一番才行。

    让顾家的人想不到的是,在三天后,他们还没打听到沐云曦的来历,他却已经说要走了,当顾成枫听到他这么说时,怔愣了半响,看着他已经红润的脸色,也不再见有咳嗽了,不禁问:“你真打算走了?你一个小孩,确定这样出去会安全?还有你身上的伤……”他把自己关在房中三天,三天后出来,竟然不见有一丝病症,着实是让人惊讶,秦老不是说,就算有那一枚上品丹药,他的伤一时半刻也好不了吗?

    “我的伤已经好了。”云曦说着,从空间中拿出一个瓶子,道:“这里面是一枚治疗内伤的丹药,给你。”又拿出一个遁轴,道:“这是一卷一次可以带走十人的遁轴,虽然不足以酬谢你们的救命之恩,不过,他日若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的。”

    顾成枫暗暗心惊,十人的遁轴?那得是什么样的炼器师才能炼制出来的东西?要知道,他们这赤之界可不曾听说有一次带走十人的遁轴,难道,他不是赤之界的人?他一个五六岁大的孩子,竟然一出手就是这么珍贵的东西,这若收下,又似乎……

    “这应该是你父母给你防身的吧?你还是留着自己吧!”他虽没打开看,但也相信,他能在这么短的三天时间里身体恢复过来,一定是极品丹药的缘故,这瓶中所装的,定然比他给他服下的那一枚上品的要好上很多,虽说是救了他一命,便也用不着这般珍贵的东西为报答。

    闻言,云曦看了他一眼,道:“这是谢礼。”

    “呵呵……”顾成枫笑了笑,道:“如果是你父母给的,我自是不会客气的收下,但,你一介五六岁大的小孩,拿出这两样有价无市的珍宝给我,我却是不能收的,这一收下,若是落下个坑骗小孩的名声,岂不得不偿失?”他低低一笑,推了回去,道:“你拿回去吧!既然你要走,一个人也不太安全,留点东西防身也好,还有,你等一下,我去跟我父亲说一声,然后送送你吧!”

    云曦看着他说着,转身就要离开,不由看了手中的东西一眼,继而,开口唤道:“等等。”

    顾成枫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他一眼:“嗯?”

    “你们有没办法送我离开赤之界?”

    “离开赤之界?”听到这话,他更是肯定了他不是这里的人,当下,便道:“想要打开赤之界的结界进入别的地界,除了要有神王巅峰以上的实力之外,便只有赤之界的领主才能做到,以我们的实力,是办不到的。”见他眉头微皱,他走了回来,问:“你是哪个地方的人?看来,真的不是我们赤之界的人啊!你的父母知道你在这赤之界吗?”

    听着他的话,云曦敛下了眼眸,他爹爹娘亲估计也不知他在这里,不过,他们一定会找他的,他知道他娘亲的那一方天地为天之界,也正是封印天魔的地方,如果他去了天之界,相信一定会很快见到他们,只是,要神王巅峰才能打开地域的结界么?

    与此同时,在另一个城镇中的唐心,则跟着那议论着的人流,走进了一处拍卖会中。进了里面,她在人群中找了个位置坐下,周围光线微暗,看不太清这拍卖会中所坐的众人的面孔。

    随着拍卖会开始,一件件的宝物被呈上拍卖台,以着最高的价格成交,场中一片的热闹之声,竞价的声音每一件拍卖品的出现便开始高低不一的叫喊着,人群中,唐心一手托着脸,漫不经心的看着台上一件又一件的拍卖品拍出,直到,当拍卖师郑重的呈上一个盖着黑布的托盘时,她的眼底划过一抺暗光,另一手的手指也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敲椅子的扶手。

    “各位,各位!这是今天最后的一件拍卖品,也是本场最为贵重的一件珍宝,你们一定不会知道这件珍宝的来历,现在,这让我们来揭开这件珍宝的神秘面纱!”随着那拍卖师的声音一落下,他手一掀,将那黑纱掀开,露出了里面一颗散发着耀眼光芒的珠子:“这就是本场最后的一件宝物!传说中,十二将魂珠中的其中一颗!据闻,每一颗十二将魂珠都可幻化成一名拥有超强战斗力的将神,而且,这曾是天之界,金莲圣主座下十二将神,随着天之界金莲圣主的轮回再生,这十二颗将魂珠也失去下落,如今我们赤之界有幸得到一颗,在这里,价高者得!下面,拍卖开始,起拍价是一百万金币,每一次加价不得低于五十万!”

    这起拍价高,每次所加的价格也高,但,却丝毫不减众人的兴奋与期待,随着拍卖师的声音一落下,下面的叫价声就高低不一的喊起。

    人群中的唐心眯了眯眼,目光看着那放在托盘中的那颗将魂珠,无声的勾起了唇角,就在他们拍着价钱的时候,唐心以神识唤动了那那颗将魂珠,感觉到将魂珠的回应后,她灵力一涌,几道气流从指尖袭出瞬间击落了拍卖会中的灯光,同一时间,白色的身影一闪,在漆黑中掠过,握住了那颗将魂珠,收入空间中,众人只看到白影如同鬼魅闪过,下一刻,便失了踪影。

    “啊!将魂珠被偷了!”

    随着光线的亮起,那空空的托盘顿时让那拍卖师惊呼出声,里面一片的混乱,有的人在喊着:“快!守住大门,不要让人出去了!”

    然,唐心却早已经步出了那拍卖会,缓步走在大街上。拿到了将魂珠,心情甚是愉悦,她一路走着,直接出了城门,往城外而去,到了城外,这才停下了脚步,唇角噙着一抺笑,转身看向了身后,道:“阁下跟了这么久,不打算露面?”

    一抺玄色的身影从不远处的树后闪出走了出来,他看着那前面的白衣女子,目光带着探究,沉声问:“你,究竟是何人?”

    “阁下莫不是管得太宽了?我是何人与阁下有何关系?”她挑着眉,唇角带笑,然,笑容却是不达眼底。此人应该是从拍卖会上就注意到她的,而她开始竟然无所知,直到临出城门才发现被人跟着,可见实力非同一般。

    “你所盗走的将魂珠,正是我偶然所得之物,本欲拍卖,却被你盗走,你说我意欲如何?”玄衣男子沉声说着,深邃而蕴含威严的目光有着久居上位者的威仪,在唐心的目光之下,竟也能坦荡荡的与之直视而不闪避她的目光分毫,就知此人并不简单。

    唐心听到这话,手一扬,那颗被她收入空间的将魂珠再度出现在她的手中,她一边把玩着手中的将魂珠,一边道:“哦?原来这将魂珠,还是你所得?既然知道这是将魂珠,阁下应该知道这本是何人之物,偶所之下还拿来拍卖,阁下的胆子倒是不小。”

    玄衣男子闻言,眉头微皱,看着她,眼中有着一抺深究之意,想到他所得到的消息,他迟疑的看了她半响,道:“我听闻,金莲圣主与她儿子因故不知跌入哪一位领主的地界,莫非,尊驾便是金莲圣主?”虽是不太确定的问话,但这一刻的语气却已经有所转变,带着一丝的敬意。

    不怪他会这么想,眼前的女子浑身散发出来的尊贵气息,绝非常人所能比,而她又拿了那将魂珠,更是让他多了几分的肯定,要知道,将魂珠虽可幻化为将神,但,却也只有他们的主人,金莲圣主有那个办法让他们现身听令,别人得到了也没什么用,因此,他才会拿了那将魂珠去拍卖,却不想竟因此而遇到了她。

    “消息倒是灵通。”她瞥了他一眼,冷笑着,转身便准备离开。

    “圣主请留步。”那玄衣男子知晓是她,当即闪身来到她的面前,朝她恭敬的行了一礼:“适才多有冒犯,还请圣主莫怪。”说着,未待唐心开口,他又再道:“没想到竟能在这里遇到圣主,还请圣主相救。”说着,竟是跪了下去。

    唐心见状,挑了挑眉:“至尊级别的修为,跪地求我相救?”漫不经心的声音带着几分的玩味,道:“莫非我看起来,像是很好心的人?”说着,不再理会他,迈步便往前走。

    她虽不至于冷血,但也没有随手就救人的善心,非亲非故的他求她就得救?

    见她迈步就走,玄衣男子一怔,迅速起身跟上,在后面道:“圣主……”他才开口,就被那扫来的清冷目光震得闭上了嘴,一时间竟也不知该怎么说,只能紧跟在她的身后。

    唐心没去理会他,那人于他没杀气,她也就懒得管,走她自己的路,找她儿子才是重要的,别的,都一边去吧!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身后的人一跟竟然是跟了她足足半个月之久。

    半个月后的的某一天,她在酒楼坐下,看着那个坐在另一桌的玄衣男子,皱了皱眉头,道:“过来。”

    秦珂一听心下一喜,迅速上前,朝她行了一礼:“圣主。”

    “你打算跟着我到什么时候?就不怕,你家里的那位等不到你回去就死了?”她喝着茶水,嘴里说着甚是无情的话语:“既然你说你的夫人脸上长了不知名的东西整张脸肿成一团,必是丑不入眼,何不再娶一个得了?以你的地位实力,相信并不缺女人,那命薄之人,又何必留恋呢?这样一来,你好我也乐得清悠,不用总被你跟着。”

    听到她的话,他的脸色一变再变,衣袖下的手紧紧的拧成了拳头,他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她,道:“圣主,这一路上你百般刁难,我都可以忍受,我本想你并不是无情之人,却不想,你竟是如此冷血,既然圣主不愿相救,也罢,秦某就不强求了,告辞!”压抑着半个月的怒气终于因她的话再也忍不住了,想到他的妻子如今所受的苦,再想到眼前这人的冷漠,他实在无法再让自己厚着脸皮跟在她的身边求着她了。

    若是她肯施手还好,可看她的样子,原本就不想相救,什么金莲圣主,也不过是冷血无情之人!

    看着他愤怒的转身离开,唐心终于缓缓的勾起了一抺笑意。无论是不离不弃的亲情,还是不离不弃的爱情,她都十分欣赏,显眼,这秦珂对他妻子的不离不弃并不是装出来的,既然如此,帮他一把又何妨?

    ------题外话------

    妹纸们,新文已开,文名:鬼医圣手

    初开新文,十分需要你们的收藏,你们的每一个收藏于我都十分重要,希望都帮我收藏一下,相信我,新文,十分精彩。

    如果没搜到,可以看作者其他作品列表那里有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