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48 昏倒

    在唐心和云曦掉入别的地界半个月后的某一天,一直在寻找笑笑下落的沐宸风他们,收到了一封神秘的来信,信中没有说沐云笑在哪里,只是告诉他们,她很安全,原本一直担忧着的沐宸风在知道她平安的消息后,也渐渐放下心来,虽然不知她在哪里,但,既然那人送来信息,便可以知道,她现在的安危是不用担心的。

    在寻找无果之后,他也猜测着,也许笑笑跟唐心和云曦一样,到了别的地界去了。想到这一点,他心中微沉,毕竟,虽然是在同一个天界中,但,天界之大,他们所在的地方若是不同,便会有不同的天地规则与限制,就算他们想回来,只怕也没那么容易,不过,让他有松一口气的是,曦儿那里有唐心在,就算他们回不来,以她的能力,应该也是可以办到给他们带来信息的,想到这一点,这才轻呼出一口气。

    这时,玄月和墨从外面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成峰主和帝殇陌,看到他们,他示意道:“坐吧!”

    几人也没客气,在座位上坐下后,成峰主便看向他,问:“明月和云曦如今不知下落,你打算怎么办?”

    “我打算去天之界,她的领地那里等她,天魔如今就被封印在那里,我相信,不用多久,她一定会去天之界的。”沐宸风说出了他的打算,这也是他原本和唐心商量的打算,所以,就算找不到她,他也相信,不用多久,她会去天之界,因为那里是她的能力开辟出来的一界天地,是属于她的领域,有着她精神力笼罩着的地域。

    闻言,帝殇陌看了看他,顿了一下,这才道:“我跟你一起去,天魔被封印在那里,到时我也可以帮点忙,而且,我知道天之界的地缘地界在哪里,可以带你们过去。”

    沐宸风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只是一手在桌面上轻轻的敲打着节奏,似乎在想着什么。

    这时,玄月和墨相视了一眼,也开口道:“真君,我们还要留在这里处理剩下的事情,暂时也不能跟着你,有他跟着也许能帮上忙。”经过半个月前的那一战,他们接下来得让欧阳修他们几人扶起来,让他们站到巅峰之上,才能放心跟去天之界,而且,这边他们也得留守着,如果有什么别的信息,也不至于收不到。

    最后,沐宸风才开口道:“三天后起程。”

    听到这话,帝殇陌露出了一抺笑意:“好。”

    同一个天界,却身处不同地界之中的唐心,此时正冷着一张脸,浑身散发着令人退避三舍的清冷气息,那一日她虽然跟着曦儿同进了一个黑色旋涡,掉入同一片地界,但,她掉落之时,身边却没有曦儿的身影,找了半个月也没找到他的下落,她的心情可想而知。

    在这里半个月了,知道这片地界被称为赤之界,这赤之界的领主据说称号为玄赤真君,一句话,这里最大的就是这玄赤真君,哪怕是实力比他强的人进了这里,也会被他的精力力所设立下的天地规则所约束着,唐心本就是至尊级别的强者了,如今进了这里,实力却因这天地规距的原因,被降至神王级别,这是天地规则自动保护这里领主的办法,可以说,每一个被划分出来的地界都会这样,除非那人可以冲破这里领主所设下的天地规则的约束,否则,实力都会不如这里的领主。

    因为天界那一块地域发生的事情,一些别的地域的领主多少也知道了一点消息,而能让他们注意的并不是那里发生的事情,而是因为那些事情而暴露出来的那两人的身份,金莲圣主和玄冥真君,这两人的本来就是一方天地的领主,实力更是是各方领主之上,他们多少都有些忌惮他们,多少年没有听到他们的消息了,如今竟然听到他们出现的消息,岂能不震惊?要知道,由于金莲圣主和玄冥真君两人重入轮回之道开始,他们的那一方天地除了他们所笼罩之的精神力和所设下的天地规则之外,如今可以说是被别的强者强占了领地,他们若是回来,估计那些强占了他们领地的人也要遭殃了。

    同时,也是因为忌惮着他们两人的实力与威望,各方领地的领主在得知金莲圣主和她的儿子也许就掉入他们当中谁的领地之后,都暗中吩咐着手底下的人,多注意着有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如今有发现金莲圣主和她儿子的下落,请得给请到他们宫殿中来,以他们这种划分天地各自主尊的领主来说,自是不会傻到去招惹那两个可怕的人。

    一身白衣容颜又出色的唐心走在街上,自是引人注目,只是,她浑身的那股清冷气息以及那沉着的脸色,可不是一般人就敢上去找事的,一些修士见她浑身尽是自己看不透的修为,就更是不敢惹那样的人了,自觉的避开,哪怕是一些有些好色的男子见了,也是因她那似乎想找人出气的脸色而退避三舍,因此,她一路走着,来到一处茶摊上坐下,叫了杯茶喝着,心下则在思忖着,曦儿如今会是在哪里?

    歇了歇脚,喝了杯茶后,她的脸色也缓了几分,半响,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在付了茶钱后,问了佣兵任务处的地方,便往那佣兵处而去。

    她如今所在的这城镇,算是一个繁华的地方,这里有佣兵接任务的地方,想到,以自己一人之力来寻找,倒不如发个佣兵任务让那些佣兵帮忙找。

    当她走到那一处佣兵工会前面时,那些围在外面的佣兵们也一个个的都在打量着她,当她走来,众人不自由主的让开了一条道,让她可以过去,见她在那么多人的目光中淡然走过,众人在她进去后,便在议论着。

    “那女子是什么人?怎么一个人来佣兵工会?你们看出了她的修为没?怎么我没看出来?”

    “那女子长得真不错,修为我也看不出,应该在我们之上吧!要不然怎么会看不出?再说,你们没见她在我们的目光下那淡然的模样吗?估计还不是一般人。”

    “嗯,说得也是,只是,我还是比较好奇,她一个人来这里做什么?一个人总不会是来接任务的吧?难道是来发布任务的?”一名佣兵汉子说着,众人也不由的往这一方面想。

    而进了工会里面的唐心,在一名妙龄女子的接待下,来到一间厢房中,女子端上了茶水,这才恭敬的问:“尊敬的阁下,不知有什么可以帮到您?”

    原因无他,因为进来的唐心看到了那一旁的工会规距,知道如果想要让他们尽快处理她所发布的任务,本身除了要有高额金币为酬劳之外,还要发布任务的那个人有代表实力的徽章,唐心直接翻手就让他们看了一下高级丹神的徽章,因此,才有了这般礼待。

    “把你们这里的任务拿我看下。”唐心抿了一口茶水,淡淡的说着。

    “好的,阁下请稍等。”女子应着,退了出去,不一会又进来,双手恭敬的奉上他们这里的任务表。

    唐心翻看了一下,大概的看过他们这里发布着的任务之后,这才合上了那任务表,道:“我有一个任务,你帮我发布下去,酬劳是一百万金币。”

    女子一听,顿时眼睛一亮,恭敬的问:“不知这任务的性质?”

    “找一个男孩子,五岁半,我会画一张图像给你们,但要注明,如果找到这个孩子,要小心照顾着,不得让他有一点受伤,这个任务不限制谁接,只要谁能先将人找到,这一百万金币,我便支付给谁。”说着,她的声音一顿,语气依旧,但却带了几分的冷意:“同样,若是佣兵之间为了争这任务而伤了这孩子一根毫毛的,无论是谁,虽远必诛!”

    女子听到这话,心头一震,唇边得体的笑意一僵,看向唐心的目光越发的恭敬:“阁下请放心,我们一定会按阁下所说的,一字不差的记在任务榜单上。”

    “嗯,给我准备笔墨纸。”

    “是。”女子恭敬的应着,迅速退了下去,不多时,端来了笔墨纸放在唐心的面前。

    唐心在纸上仔细的画着曦儿的画像,约半个时辰后,在画像中画下了一个只有他们才知道的暗号,这才停下笔,将画像递给那女子,顿了一下,又道:“凡是接下这任务的,给他发一张画像,同时,让他们在找到那孩子时,先将画像给他看。”会画暗号,也是担心就算那些人找到曦儿,曦儿会以为有危险而不跟他们前来,但若看到这暗号则不同,看到这暗号,他便会知道是她来了。

    女子接过画像后,看了看,继而,这才笑道:“好的,阁下请稍等。”她将画像拿到印刷的地方,复制了上百张,而后才拿到前面,将任务贴出去后,便回来跟唐心禀报。

    唐心在听到女子的话后,这才点了点头,交待好一切,这才走出外面。

    而此时的外面,又见任务栏贴出新任务,外面的佣兵都凑上前去看,一看到那任务竟然是没有危险的寻人任务,而且还有那么高的酬劳,一个个眼睛都直了,再看任务上所说的竟是不限制接任务人数的,只不过要遵守上面的规定,不得伤了要寻的那个孩子,否则,虽远必诛!

    众名佣兵哪个平时不是接那些高危险的任务?此时看到这个任务没有危险,酬劳又高,自是迅速进了里面领那孩子的画像,每一个人也都在记熟悉了上面的规距后,兴奋的出发,寻找那画像上的孩子。

    而此时,众人正在找着的云曦,却是脸色苍白气喘吁吁的坐在一处山道边休息着,他身上依旧是白色的小衣袍,只是,脸色却是不太正常,坐在山道旁,越发觉得胸口闷疼着,喉咙痒痒的,似要咳嗽,而他也确实在深吸了几口气之后,像是被什么哽到似的,猛的咳了起来,越咳越凶,到最后,竟是咳出了血。

    “咳、咳咳……”

    看着手帕上染着的血,眉头微拧着,脸色也显得苍白无血色,就像,随时都会晕倒下去一般。他收起帕子,见天色也不早了,此时还前不见村,后不着店,便强忍着身体的不适,站了起来往前继续走着,可走没多久,又是一阵咳嗽,紧接着,只见眼前一黑,整个人终是坚持不住的倒了下去。

    “驾!驾!”

    一辆马车从远处而来,奔驰在这山道中,带起了一阵的尘烟,驾车的男子挥动着鞭子,马儿奔跑,速度极快。也好在天色还没黑下来,也应该庆幸那驾着马车的男子有着一定的修为,因此,在远远的看到那前面山道上倒着的那抺白色小身影后,连忙勒住了马。

    “吁!”

    马车急停,坐在马车里面的几人因为惯性而猛的往前倾去,好在,马车中的男子连忙扶住了他的娘子和女儿,见他们没事后,这才沉着声音问:“怎么回事?”声音中,带着一丝的不悦。

    “爷,前面好像有一个小孩倒在那里。”那驾车的男子说着,已经翻身下了马车,往前面走去。

    而马车里的一家子一听,相视了一眼,男子对女子道:“娘子,你们在车上等着,我去看看。”说着,这才下了马车,往那前面走去。

    前面,那驾车的男子正翻过趴在地上的云曦的身子,看到他脸色苍白,嘴角带血,没说话,直接看向了走来的主子:“爷,是个男孩子。”

    男子一听这话,扫了那驾车的男子一眼:“爷难道看不出他是男孩子?”

    “嘿嘿。”那驾车的男子咧嘴讪讪一笑。

    这时,那负手而立的男子打量了昏倒的云曦一眼,这才道:“把孩子抱上车吧!”心下则在奇怪着,这孩子模样俊俏,身上衣着也不俗,怎么会昏倒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