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46 软肋

    众人都被那一幕惊到了,他们可以清晰的感觉到空气中那股气息的涌动,其中,墨的感觉最为清晰,那一股股的灵魂之力全朝那关习阮附去时,可见,他周身的气息也越发的强大起来,气流太过骇人,威压与气息的弥漫,就连地面都微微有些震动着,似乎,抵挡不住那股压抑与挤压的气流想要爆破而出一般。

    见此,沐宸风面色一沉,双手凝聚能量气流,凝聚成风火剑,再度朝那关习阮袭去,只是,气势凛冽的一剑这一回却被他周身散发出来的那股阴鸷的能量所吞噬,还没靠近他的身体,就已经爆发出砰的一声巨响,消毁在空气之中,强大的能量气流随着那一剑的爆破而荡开,沐宸风幻化出了他的宝剑,锋利的剑刃注入一股雄厚的风刃,气流与风刃伴随着那长剑而卷动着,如同一条缠上了宝剑的巨龙,在呼啸着,咆哮着,下一刻,黑色的身影划过一道气流如同流星一般的朝那关习阮袭去,只听他沉声厉喝一声,同时双手扬起了那把蕴含着强大能量的利剑。

    “龙啸!吞噬!”

    随着沐宸风的那一声厉喝的落下,他手中的长剑缠绕着的那一股气流和风刃伴随着凌厉而骇人的剑罡之气飞卷而出,如同盘在潭底的潜龙一般腾飞而起,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袭向了那关习阮,那呼啸而出的咆哮声,凌厉如刀刃划破天空中的大气层,直接冲撞而入,向那关习阮吞噬而下!

    “咻!呼!砰!”

    那正吸收着灵魂之力的关习阮感觉到那股骇人的雄厚威压与气流,猛然一惊,只是,那道攻击来得太快,太过突然,又太过强大,让他无法闪避开,只能迅速将灵魂之力涌起汇聚在一起抵挡着这冲天的一击,当两股能量碰撞在一起之时,那股铺天盖地的强者威压与骇人的气流几乎让他浑身一抖的摔向地面,这一刻,他才相信,御兽大帝,玄冥真君,确实非同一般,哪怕,他身体里有了魔神赐予的魔魂和能量,竟然也无法抵挡得住他蕴含冲天杀气的一击。

    “噗!”

    身体被那股爆破而开的气流击飞了出去,弹出近十来米的距离才险险的稳住了脚步,只是,一口鲜血却是从口中喷出,溅落底下,因为这一击,他身上的气息弱了一大半,那原本吸收着的灵魂之力也全停了下来,而在这时,沐宸风打算再度出手,却不想,那关习阮察觉到他身上弥漫而出的杀意后,迅速的往后一跃的同时,两指在手中吹了个暗号,只见,两抺黑色的身影如同闪电般的掠出,来到了他的身边,而那两人的怀里,还扣着两个孩子。

    “曦儿!笑笑!”

    底下的墨和玄月看到两个孩子后,脸色大变,不约而同的惊呼出声,他们凌空而起,却又不敢在这一刻靠近,只能用着一双冰冷而愤怒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那几人。

    沐宸风的脸色也在看到两个孩子后微变,原本凝聚而起的攻击在掌心之中化了开去,双手紧紧的拧成了拳,青筋浮现。此时,一颗心也不由的悬了起来,他的软肋,除了唐心之外便是这两个孩子,哪怕早有心理准备,看到两个孩子此时的模样,心头仍是紧紧的揪成了一团,担心着他们会被对方杀害。

    被魔修扣在怀中的沐云曦看着他爹爹和玄月以及墨他们,脸上浮现了焦急与担忧的神色,他想要开口,但穴道被点住了,根本无法出声。一路上,他试着逃走,可惜,那些人把守得太严,半路上逃走了一次都被抓了回来,此后,便一直没有机会,他知道这些魔修是要拿他们威胁他爹爹他们,而他爹爹他们一定也会因为他在这些魔修的手中而不敢妄动,如果真是这样,那他爹爹他们一定凶多吉少!

    想到这,他深吸了口气,暗暗试着冲开自己被点住的穴道,至少,要让爹爹知道,妹妹并没有被他们抓住。

    那个假的沐云笑,此时则一脸的惊慌之色,眼中尽是泪水,她张了张嘴,也是发不出声音。

    “哈哈哈哈!沐宸风,如何?看到你的孩子在我的手中,感觉如何?”那关习阮拭去了嘴角的鲜血,嚣张的仰头大笑着,笑声蕴含着威压在空气中震荡着,随着他双手的伸开,那底下原本沉寂着的灵魂之力又再度的浮现而起,一点点光芒的朝他涌去,他阴测测的看着那脸色冰冷浑身散发着骇人气息的沐宸风,眼底浮现了嗜血与凶残的光芒:“想不想看看你的孩子在你的面前被撕下一条手臂来?我拥有魔神赐予的魔魂,本不相信会输给你,却不想,依旧不是你的对手,但,就算你的实力强过我又如何?此时,我相信你一定不会想对我动手的,哈哈哈……”

    他张狂而嗜血的阴鸷笑声一落下,突然,一手扣住了旁边黑衣人怀中孩子的脖子,那个假的沐云笑,手,在收紧着,微微往上提着,勒得她的脸色涨红,隐隐有些无法呼吸的样子,她的脸色由涨红渐渐的变紫,眼睛微微往上翻着,似乎,就要断气一般。

    “该死!给本君放开!”沐宸风大怒,挥手袭出一道气刃,削向了那关习阮所在的地方。

    而关习阮似乎早料到他会动手一般,阴测测的一笑,避了开去,但手却是依旧扣着假的沐云笑的脖子,对沐宸风道:“刚才被你重伤,如今我心头的火气可压不下,手一痒,总想扭断谁的脖子来泄泄火,你说,你是不是应该表示一下?”

    所谓关心则乱,无论是沐宸风,还是玄月和墨他们,都因担心而没注意到,那被扣着脖子的沐云笑与他们所熟悉的有什么不同,他们满心满眼都是她那涨得有些发紫的小脸,想动手,却又怕对方真的就那样掐断了她的脖子,不动手,如今这被动的情形,却是让他们处于下风,一时间,竟也不知应当如何。

    “你想怎么样?”沐宸风看着他,目光紧盯着他那扣着沐云笑脖子的手,心,一紧再紧,就如同被人掐住了一般。

    “给你自己一掌,我若满意了,自然不会对你女儿下手,若不然,呵呵新……”他阴测测的笑着,警告的意味十足。

    用他的孩子来威胁他,让他自伤,无论是唐心,还是他,都早就想到了,那一日赶回来,唐心一而再的告诫还在耳边回荡着,他也明白,这样受制于人不是解决的办法,但,他也不能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女儿被掐断了脖子死在他的面前,于是,他面色不变的抬起了手,凝聚了能量。

    “真君!不可!”

    “不能那么做!”

    玄月和墨同时出声,两人眼中都有着担忧与焦急,可看到沐宸风没有打算停下手的样子,再看那被掐得脸色涨紫的笑笑,两人心头也是一阵难受。忽的,墨的注意力被那一旁被扣在黑衣人怀中的云曦吸引了,他悄然靠近了玄月,低声道:“你掩护我,我试着让大鬼上那魔修的身。”

    玄月在听到他的话后,心头一动,不动声色的半掩着他。不让那关习阮他们发现墨的动作,而此时,那关习阮也没注意到他们,他此时满眼兴奋的盯着沐宸风,似乎在期待着他的自伤一样,却不知,玄月在挡着墨的同时,以着传音之法告诉沐宸风,让他先拖着时间。

    没有人看到,一抺飘渺的身影悄然无声的来到那黑衣人的身后,依附了进去,与那黑衣人溶为了一体,占据了他的身体。

    而此时的云曦,因为担心着他爹爹自伤,拼了命的想要冲开穴道,他的灵力本是被封,没有了灵力想要冲开穴道本就不是易事,好在他的精神力较强,体内又有青龙的气息,气急攻心,急火上冲,只感觉喉咙一咸,猛的喷出了一口鲜血。

    “噗!”

    “她不是妹妹!”几乎是同一时刻,云曦的声音一落的同时,因为强行冲破穴道的关系,喷出鲜血后的他便昏死了过去,他的话也惊呆了众人,而逆变也在这一瞬间发生。

    当云曦的话一出,那关习阮一怒,一手扭断了那女孩子的脖子之外,又朝沐云曦袭去,可就是这时,那被大鬼上身的黑衣人猛的抱着昏迷的云曦来到玄月和墨的身边,同一时间,沐宸风手中酝酿着的能量猛的汇聚成一道气刃朝那关习阮袭去。

    “咻!”

    “该死的小鬼!”关习阮怒喝着,阴沉的声音杀气十足,可当看到那魔修竟然抱着昏迷着的沐云曦去到玄月和墨的身边时,更是气得险些咬碎一口牙,他太大意了!太看轻了他们这些人的实力了,明明就要成功,却又发出了这样的逆变,真是该死!

    “本君今日定要叫你灵魂破灭!生生世世不得入轮回之道!”沐宸风低沉的声音蕴含着滔天的杀气,黑色的身影持着长剑攻向了那关习阮,招招凌厉,直逼得他步步后退狼狈不已。

    这一边,玄月接过昏迷着的云曦之后,迅速拿出一枚丹药让他服下,同时解开他身上被封着的灵力,将他带到安全的地方,想要问他,为何说那人不是笑笑?

    而墨则在看到玄月带着云曦落地后,则来到那个被从半空中丢下已经死去的女孩身边,手摸上了那女孩的脸,不一会,便从那女孩脸上撕下了一张人皮面具来,看到确实不是笑笑,心头终于一松,持剑凌空而起,与沐宸风一起对付那关习阮,在两人的攻击之下,闪避不及的关习阮身上被剑罡之气划出了一道道的伤口,鲜血涌出,沾湿了他身上的衣袍,就在这时,眼见后面涌出的那上千名魔修被那些由沐宸风召唤而来的神兽所撕杀,见他身边的人一个个的少了,他自己更是一不小心就会死在他们两人的利剑之下,当即一咬牙,浑身的阴鸷气息弥漫而出,将魔神赐予他的那股魔力全部调动起来,形成了一个如同保护罩一般的气刃,将他护在中间,与此同时,双手再度结出一个印记,嘴里喃喃低语,将那些死去的人的灵魂之力吸收成为自己的力量。

    沐宸风和墨看到这一幕,眉头一拧,因为他们的攻击竟然被弹了开去,那股气息居然能强大到抵挡得住他们的攻击,确实是有些不可思议。

    而那一边,云曦在玄月的以灵力化开丹药促进药效的情况下,缓缓醒来,看到是玄月抱着他,眼中浮现了一抺放心,他咳了几声,问:“玄月叔叔,派人去找妹妹。”

    “你可知她在哪里?”玄月问着,一手轻轻的帮他顺着胸口。

    云曦摇了摇头:“妹妹逃走了,那些人就找了个假的,以为我不知道,我一直装作不知,以为妹妹已经逃回来了。”

    闻言,玄月沉声道:“你不要担心,没落在那些人的手中,她就是安全的,我们一定会找到她的,你强行冲开穴道,气血攻心,先不要说话,好好休息一下。”说着,他朝欧阳修他们几人唤道:“欧阳修,过来保护着云曦,我去帮他们。”

    “是!”欧阳修几人迅速来到云曦的身边,将他护在中间,他们也注意到了,此时真君他们的攻击对那关习阮起不到效果,而他又在吸收着灵魂之力,再这样下去情况可不妙。

    玄月飞身而下,来到沐宸风和墨的身边,三人凝聚体内能量形成一股气流劈向了那个大气层,只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他们的攻击竟然被弹了回来,速度之快,让他们闪避不及,不约而同的被击飞了出去。

    “噗!”

    当唐心急急赶来时,看到的便是沐宸风他们三人被击飞的一幕,再看那一片天空中的乌黑气息,魔气冲天的气流盘旋在那一片天空之中,遮挡住了属于白天的光芒,她眸光一寒,白色的身影从火凤的背上凌空而上,双手结出了复杂的印记,口中念着古老而难懂的经文,下一刻,只听她清冷的声音从天空之中传来。

    ------题外话------

    推荐潇潇慕雨新文《毒医魔女妖孽夫》

    :染毒之体,毒医之尊,魔女之称,她,便是异世之魂的紫夜,炼神丹修神器,驭百兽统万人,绝世之姿傲然于世!

    凡人之身,魔神之尊,妖孽之称,他,便是她命定之人,滚滚红尘之中,与子携手,登顶之峰,俯瞰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