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45 吞噬灵魂

    一夜的杀戮,终将是引来了一些也暗中注意着风雨楼的势力,只不过,他们并没有靠近,只是远远的在观看着那一场战斗,那样强者如林的战斗,绝对不是他们可以掺和进去的,他们只在乎着,这场杀戮的盛宴到最后谁会是胜利者?

    凌空而立的面具男子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风雨楼的顶楼之上,在他的周身之边,强大的阴邪气息在涌动着,看着这一夜的谈战斗竟然还不能击垮他们,面具下,他勾起了阴鸷的笑容:“风雨楼确实强大,耗费了这么多的人,竟然还不能将他们你一网打尽,一夜下来,居然还能拥有这样的战斗力,确实是不错,只可惜,阻挡魔神一统六界的脚步,只能杀无赦!”说话间,他手中放了一个信号上天,砰的一声巨响在清晨的天空中响起,刹那间,竟然从周围再度涌出了上千名的黑衣魔修,这些,全是魔修,浑身的邪魔之气掩盖不住,那嗜血的气息,阴邪的目光,让那些做壁上观的修士们心头猛然一惊,看到那上千名的魔修竟然朝他们发起攻击,顾不得多想,迅速出手。

    魔邪,他们不会管那些人是否是他们的敌人,在他们看来,修仙者便是他们的天敌,看见一个,便想杀一个,哪怕这些人是躲在这不远处观看的,也一定得死在他们的手中!

    这些做壁上观的修士原本都是一些大家族的人,他们本不想掺和这件事,却不想这些魔修一出手就想要他们的命,看着身边有的修士反应慢了一步被吸了精元与一身修为,脸色大变,此时,不想战斗也得战斗了。

    沐宸风他们也看到了这一幕,那些人原本是想旁观,只可惜,他们并不知道,这些魔修杀人可是不会挑人的,既然不愿掺入应该走远点,如今掺和进来,就算是被魔修击杀,他们也不会眨一下眼睛心生怜悯。

    但,因那魔修太多,风雨楼的人经过一夜的战斗剩下一半不到的修士,这一半的人就算是都能以一敌十,也对付不了那上千名嗜血魔修,看到情况不太乐观,他跃到火麒麟的背上,稳稳的站着,同时,双手结出了复杂的印记,低沉而蕴含着威压的声音如同来自远古一般在天空中传开。

    “万兽听吾号令!”

    那如同来自远古的低沉声音蕴含着强大的威压在天空中传开,一**肉眼可见的能量气息在天空中涌动着,向远处涌动,如同平静的湖面荡开的一圈圈波纹一般,以他为中心点往外荡开,除了他口中说出的这一句蕴含着威压与强者气息的话之外,余下的话语没有人听得懂,就像,他在念着一种不曾出现在这天界任何一个地方的语言一般,低沉而古老,如同经文一般。

    没人听懂他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只知道,从他口中念出来那如同经文一样的话语有着一种震摄人心的强大气息,底下,那些原本有着契约兽的魔修,他们的契约兽在这一刻颤抖着趴了下去,低声哀嚎着,似在求饶,又似极致的恐惧,失去战斗力的它们被风雨楼的人一剑击杀在当场,兴许是因为惧于那来自于沐宸风口中的那股威压,以及那如水纹一般荡开弥漫在空气中的气息,那些魔修的契约兽们连回到它们主人的身体也不敢,只能瑟瑟发抖的趴在地上,而一些魔修在震惊过后,则迅速回神,强行将自己的魔兽唤了回来,免去了它们一死的劫难。

    在这里的众人不知道的地方,隐藏在森林之中的万兽,凡是神兽级别的都纷纷猛然起身,往森林外面奔去,一些具有飞行能力的神兽则飞奔而是,禀承着那远古的召唤之力,如同极速光线一般的掠向万兽之主所在的地方……

    这一动荡,惊呆了天界所有的人,当他们看到那些神兽级别的幻兽飞一般的越过他们往着同一个方向而去,看着那些神兽如同有号令一般的不伤一个人的跃在屋顶之上飞奔而过,因为不曾见到过这样的场面,大部份的修士都紧随其后,跟着想去看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何那些潜伏在各处森林深处中的神兽都涌了出来,还朝同一个方向奔去?

    而这些神兽的涌动,也让正赶往风雨楼的唐心看到了,在看到那些神兽都往风雨楼的方向涌去时,她便让火凤加快了速度,能让沐宸风动用万兽诀,事情一定很棘手。想到这,脸上不禁浮上了一抺凝重之色,两个孩子不知怎么样?

    与此同时,那立于风雨楼顶楼的面具男子看着沐宸风冷笑着:“就算你能御万兽又如何?别忘了,你的两个孩子在我的手中,而且,今日,不仅是你的孩子得死,就是你们,也都得将灵魂以及你们的灵魂之力祭祀魔神!”他阴测测的笑着,就在声音一落下之时,宽大的衣袍一拂,一股阴鸷的气息自他身上弥漫而出,与此同时,原本因东方缓缓升起的阳光而明亮的天空,竟被一股漆黑的乌云所笼罩着,这一股能量气息竟隐隐有种想要吞噬沐宸风身上弥漫而出来的威压下气势的节奏,在这一股阴鸷的气息之下,修仙者们纷纷感到体力不适,就连战斗力也减弱了下来,而那些魔修却一个个如同能量得到提升一般,纷纷吸收着这股气息,敞开着全身就的邪魔气息,与那股阴鸷的气息相互呼应着。

    看到众人的战斗力都下降,底下玄月和墨相视一眼,玄月朝墨微点了下头,墨便抬头看了一下那被乌云笼罩着的天空,阴沉一片,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当下,他从空间中拿出万鬼幡,嘴唇微动的同时,扬动了手中的万鬼幡,原本小小的万鬼幡随着被他注入能量而变大,一扬,狂风呼啸而起,阴冷的气息瞬间弥漫在空气之中,莫名的让众人都打了个寒颤,伴随着他口中念念有词的声音传出,一抺抺黑影从万鬼幡中飘出,朝着那些魔修缠去。

    这一幕,不仅仅是那些魔修们惊呆了,就是风雨楼的众人也不由的咽了咽口水,倒抽了一口冷气,除了熟悉他的人之外,风雨楼中的人也只有闻人笑见过墨控鬼的这一本事,其他的人看到这诡异而令人心惊的一幕都忘了应有的动作,直到,被玄月冷喝一声才回过神来。

    “还愣着做什么!快动手杀了他们!”玄月厉声大喝着,同时,朝那些魔修们掠去,被万鬼缠着的魔修,身上有着那些喜阴的万鬼所喜欢的阴寒邪魔之气,被万鬼缠住后,神王以下的那些修士没有几个脱得了身的,而神王级别以上的那些修士则能灭了那些鬼魂。

    站在火麒麟身上的沐宸风看着那面具男子以一人之力遮住了这头顶上的一片天,不由的,想到了那一次在飞仙界他们与天魔之战,当时,那天魔也是将那一片天地覆盖了他的能力,这个人,如果只说是天魔的爪牙,又怎么会使出与天魔一样招数?如果他们今日还是当日的他们,只怕,还真的无法与他匹敌,只可惜,今日的他们,绝非当日在飞仙界的他们,今天,他势必将他砍杀!摧毁他的灵魂!

    手中印记停了下来,但那空气中属于他的气息而威压却仍往空气中荡去,他的手中印记停下,但却涌上了另一股的火焰气息,风刃呼啸着,夹带着火焰形成了一个能量球,下一刻,他放下了手,那个滚动着火焰与风刃的能量球被他倒吸在手中,黑色的身影忽然一闪,如同光速划过一般的朝那站在风雨楼顶楼上的面具男子掠去,与此同时,手中的能量球忽的一变,形成了一把利剑般的形状,咻的一声飞袭而出。

    “咻!呼!”

    面具男子迅速闪避着,同时手中凝聚一股气流与那蕴含着风刃与火焰的形如长剑的利剑相博,他被那风火剑追得有些狼狈,几次险险剌中他的身体,却最后被他避开,只是擦伤了他的身体,凌空而立的沐宸风双手指挥着那把风火剑,只见,咻的一声,风火剑直逼那面具男子的面门,那面具男子避无可避之时迅速往后一仰身,往后弯下了腰去,那把风火凤咻的一声在他的面具上擦过。

    “咔嚓!”

    咔嚓的一声,那面具被风刃和火焰割开,从半空中碎落了下来,而那面具男子的面貌,也在这一刻浮现在众人的眼前。

    “关习阮?”下方,战斗着的玄月在抬眸看向上面时,看到了那男子露出来的面容,目光一冷。

    “嘶!怎么可能!”不远处,关习凛也看到了那张熟悉的面容,只是,没想到这个人竟然会是他,他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看着,看了一会,摇了摇头:“不,不对,他不是关习阮!”

    玄月在扫了关习凛一眼后,再度看向那半空中的关习阮,冷峻的眉头一拧,一个月前他们在半路上遇到的那个关习阮与眼前的这个关习阮确实不一样,那时的关习阮实力没有这么强,而且也是修仙者的气息,而如今的关习阮,浑身弥漫出来的那股强大气息绝不低于真君,尤其是,他的眉心之处浮现的那一抺黑色的印记,更是让他知道,他,绝不是当时的关习阮。

    “哈哈哈哈……”

    突然间,天空中的关习阮传来了阴鸷的大笑声,他双臂大张,疯狂的涌动着周身的黑暗气息,那嗜血而阴冷的声音从空中传来,目光一扫,落在关习凛的身上:“关习阮?这具身体早已经是本君的了,他的灵魂被本君吞噬,永生永世都不得超生!他的怨气成为了本君的能量,本君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变得这么强大,关家大公子关习凛,你功不可没!”

    底下,战斗着的关习凛握着剑的手一抖,他虽然跟关习阮之间有恩怨,但,他本想着抓到他之后废了他的修为将他赶出关家,毕竟,他的身体也是流着他父亲的血,他答应过他的父亲会饶他一命,可如今,关习阮竟然被那邪魔占了身体,就连灵魂也被那邪魔吞噬,得知这一消息,心中复杂的感应无法言语。

    “都起来吧!已经死亡的尸体,将你们的灵魂贡献给本君!”半空中的那关习阮双手伸开着,他原本束着的发也因浑身能量的爆涨而散开,凌乱的在空气中舞动着,天空中被那乌云遮得看不见一点阳光的射入,乌黑的一片,如同暴风雨即将来临时的阴沉,狂风涌动,强大的魔气压住了墨的万鬼幡涌出的阴寒之气,那些原本缠着魔修的万鬼尖叫着,纷纷被逼回了万鬼幡之中,阴沉的天空之中,强大的风刃呼啸着,吹得令那些凌空而立的修士们身形不稳的往后倒退而去,就连沐宸风在这一刻也无法看清那狂风之中呼啸着的黑暗气息,只能隐隐的看到,那地上死去的尸体中,似乎有什么被抽离了出来,如同光球一般的朝那成魔的关习阮涌去。

    也就在这时,由远及近传为了万兽低吼的声音,有的从空中飞掠而来,有的从地面上狂奔而来,那涌动着的众多社兽让地面都为之一震,发出轰隆轰隆的声音,如同万马奔腾一般的气势磅礴,神兽一经出现,谨遵沐宸风原本所下的命令,扑向了那些魔修,将之撕咬成碎片,一时间,尖叫声,惨叫声,划过天际,如同鬼哭狼嚎一般不断响起……

    然而,站在风雨楼中的众人却感觉地面在晃动,他们的身体在狂风中摇晃着,地面的晃动太过剧烈,空中涌动的狂风将有的修士卷倒在地上,看着那如同光球一般从死去的尸体中浮起的光点涌向那关习阮,众名修士心头都是一惊。

    那、到底是什么?难道真的如同他所说,是那些修士死去的灵魂?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