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44 杀戮之夜

    深邃而泛着冷冽气息的目光在掠过一个个黑衣人之后,落在了半空之中,一名戴着面具的黑衣男子身上,男子的身边围着数名浑身散发着阴邪气息的修士,他们宽大的黑袍在风中拂动着,发出呼呼的声音,看不清对方的修为,但,可以知道的是,对方的修为绝对在至尊级别以上,而且,他们不是修仙者,应该是邪修。

    身上的气息涌动,他提气而起,凌空而立,深邃的目光直视着那名戴着面具的黑衣男子:“本君的孩儿呢?”

    他的一句话,霸者的气势顿现,强者的威压更是直射而出,那声音中的冷冽以及杀气,让那护在黑衣人身边的几名至尊邪修都不由的浑身一震,警惕的看着那前面的黑袍男子,沐宸风,一个令人不得不小心谨慎的强者。

    “杀!”

    面具男子眯着眼,蕴含杀气的声音从他的口中传出,身边的几名至尊邪修当即握着手中的剑,袭向了那前面的沐宸风,剑气凛冽而泛着阴邪的气息,杀气腾腾,几人围攻而上,似乎,想在他应接不暇中取他性命,毕竟,饶是他再强,也不过就是至尊级别的强者,而他们也是至尊级别,虽然说级别也许比不上他高,然,他们几人联手,又岂会无法伤他分毫?

    看着那几名至尊邪修飞袭而来,沐宸风从空间中取出了长剑,深邃的目光一眯,下一刻,黑色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的飞掠而出,凛冽的剑罡之气在夜色中划过一道摄人的寒光,锋利的气刃咻的一声,带起了一阵寒风与杀气。

    “铿锵!咻!”

    只听刀剑相碰时发出的铿锵声夹带着凌厉的气刃在夜色中响起,强者之间的战斗,至尊级别的威压与气流他们身上,以及他们手中武器中弥漫而开,在空气中形成了一股强大的气流,周围,实力较低的修士们在触及这股威压与气流后,惨叫一声,身体如同断线风筝般飞了出去,一口鲜血喷出之后昏死在地上。

    底下风雨楼的人知道他们的实力强悍,在攻击那些修士的时候都避开了沐宸风他们威压与气流的弥漫着的周围,对方知道风雨楼的实力,因此,他们所带来的黑衣人实力也很强悍,人数也很多,近乎有五百来人,其中,大部份还是邪修,当他们唤出契约兽一起战斗时,那实力竟也不逊于风雨楼的众人。

    战斗的气息在空气中涌动着,凌厉的剑罡之气四处飞袭,空气中,那股由众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压与气流如同一个大气层一般,让众人战斗的速度与攻击的招式都有一定的影响,浓郁的血腥味在夜色中弥漫而开,一具具倒下去的尸体,一个个受了伤仍在战斗着的修士,如同浴血的战士坚定的守护着他们的地盘。

    狼牙成员们各施本领,他们有的是隐藏在暗处以着以着暗箭攻击,而战斗力较弱却精通药物的则利用药物来放倒那些敌人,混战着的人群中,玄月与墨的身影最为显眼,因为他们两人身上没有一道伤口,每一个靠近他们的敌人都在眨眼不到的时间死在他们手中的利剑之下,他们是跟在唐心身边的利刃,杀人的手法与招式以快而狠,准而凌厉着称,饶是那些修士本就有着不弱的战斗力,但一对上他们,却是不堪一击。

    两人的狠厉与厉害让那些邪修们心底产生了恐惧,因为无论实力高低,一靠近他们,被他们视为对手猎杀的,没有一个逃得过他们手中的利剑,那滴落着鲜血的利剑,让他们心底有些发寒,谁也不想一上去就被杀死,因此,一些人都有意无意的避开着他们两人,转而攻击其他人。

    半空之中,沐宸风一身黑袍在气流中涌动着,原本围攻着他的至尊强者有六人,如今,只剩下四名,那两人已经被他拦腰砍断死在他的剑下,对于他那骇人而强悍的战斗力,那剩下的四人心中隐隐的生出了惧意,却又因身后的主子而不敢后退半分,只能紧咬牙关,压下心中的惧意,再度飞袭而上。

    至尊强者的威压强大而骇人,前面的两人以利剑攻之,后面的两人双手凝聚了一股阴邪的气流,形成了一个能量球对准着沐宸风的后背朝他击去,明明想着他被前面两人缠着绝对避不开的,可没想到,那抺黑色的身影如同一道光电般一闪,瞬间失去了踪影,而由那后面邪修击出的能量球却击中了前面的一名至尊邪修。

    看着那蕴含着强大杀气与能量的光球朝他袭来,那名邪修一惊,想要避开,然,对方实力与他相同,饶是他此时想要闪避,也已经闪避不及,只能本能的以手中的长剑汇聚体力能量挡之,然,那道光球的厉害,却是瞬间将他整个人击飞了出去,摔向地面的同时,所落的方向是墨所在的方向,墨只是抬眸一瞥,手中的剑袭出一道寒光之余,另一手蕴含着凌厉的气息往上穿去,嗖的一声,他的手竟是直接穿入了那名邪修的心脏之处,一把掐爆他心脏的同时,在那名邪修身体里的手往下一伸,捏碎了对方的内丹。

    “嘶!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划过夜色,又骤然而止。这血腥又骇人的一幕,惊呆了周围那些想要攻击他的邪修们,一个个看着他那血红色的诡异眼睛,看着他冷冽而嗜血的神色,不由的,打了个寒颤,竟是咽了咽口水,一步步的往后退着。

    他们惧!惧怕于眼前的这个人……

    他们被他的手段震摄了,那样的血腥,那样的残忍,可偏偏他却一副冷血无情的模样,仿佛做着再正常不过的事情,那样的面孔,那样的目光,让他们心惊胆战。

    “砰!”

    墨随手一甩,将那死去的邪修甩了开去,他的手,血淋淋的,那触目的鲜血顺着他的手指滴落在地上,他抬眸,血色的眼眸看向了那些邪修,下一刻,在他们惊恐的目光中,黑色的身影一闪,掠了上前。

    半空中的那几名至尊邪修也被下方墨的手段震摄住了,那一瞬间的闪身,其中的一人脖子处却是咔嚓一声,整个人的气息瞬间像被掐断了一般,他的四肢在挣扎着,双眼暴睁,舌头吐了出来,不一会,手脚皆无力的垂落了下去。

    沐宸风看也没看手中死去的那名邪修一眼,他的目光,直直的落在那戴着面具的黑衣人身上:“与本君作对的人,只有一个下场,触了本君逆鳞的人,则将生不如死!”说着,他将手中死得不能再死的邪修丢了开去。

    那剩下的三名至尊邪修心头一颤,握着剑的手竟是微微颤抖着,他们已经到了至尊级别,惧意,本应不该在他们身上出现,但现在,他们不由自主的对眼前这个人产生了惧意,那是一种打心灵之中涌起的惧意,被他的强大所震摄而产生的惧意,因他的手段而生出的恐惧,不可否认,他的这话,让他们有种想要转身逃走的冲动,但,他们也知道,如果此时逃走,他们的主子也绝不会饶了他们。

    “呵呵……”

    那一直都不曾动手的面具男子阴测测的笑着,他看着沐宸风,阴沉的声音带着杀意的道:“魔神即将挣脱封印破界而出,到时,魔神一统六界,顺者昌,逆者亡!哪怕你是玄冥真君,拥有号令万兽之能力,到时,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六道众人为魔神主宰!而你,还有唐心,将是魔神势必诛杀之人!”

    “本君还道何人胆敢与我们为敌,原来,是那天魔的魔爪,想要一统六界?就凭你们区区魔修又怎能一手遮天!待本君将你们们诛杀之后,再前往天之界封印天魔之处,将他当场诛杀,灭了他的魂魄,让他永不得超生,看你们是否还敢大言不惭!”低沉而蕴含霸气的声音从沐宸风的口中而出,下一刻,他衣袖下的手汇聚起了一股能量,似乎是将空气中的威压与气流尽收掌中一般。

    看到他浑身威压与气流的涌动,以及手心之处形成的能量球,那周围的三名至尊邪修一惊,竟不由自主的倒退了一步,而就在这时,那面具男子阴沉着声音喝着:“没用的东西!还愣着做什么?不是他死,就是你们亡!”

    “是!”那三人一惊,其中一人提起体内的火属性,汇聚成一头火焰狮子的模样朝沐宸风袭去,见此,另外的两人也提起体内的属性能量,对他进行攻击,既然气流的攻击起不到效果,那就合他们身体的属性能量试试,主子已经下令,如果不能令其致命,那么,他们的下场也只有一个死字!

    这一回,三人抱着一死的决心用尽了全身的战斗力围攻他,这一回,他们没有给自己留退路,招招凌厉,招招逼紧,每一招的袭出都带着必死的决心,因为没给自己留了退路,他们三人联手起来的战斗力大大的提升,竟是把沐宸风逼得有些后退,见此,三人的攻击越发的凌厉,同时,一边服下了瞬间提升实力的丹药,他们的丹药是魔修炼丹师提炼的,并不如修仙者的炼丹师那样,魔修的炼丹师所提炼的有着极为诡异的效果,可以让他们瞬间杀红了眼,实力暴涨,就算是他们身上受了伤,在体内丹药的作用之下,也不会感觉到有疼痛的感觉,以及不会感觉到能量随着战斗力而消失,相反的,越战会越勇,但,这样的药效却只能坚持两个时辰,两个时辰之后,药效一过,他们如果不能将对方击杀,那么,死的就会是他们。

    “咻!咻咻……”

    沐宸风的攻击在这一刻起不到效果,对方明明身上被他的气刃所伤,却似乎没感觉到痛意一般,相反的,他们的速度与实力的提升,竟到了近乎与他一样的高度,以一敌三,在这一刻,他显得有些吃力。

    “穷奇!麒麟,出来!”他的一声低喝,两道光芒随着从他的身体中飞扑而出,穷奇是嗜血吃肉的恶兽,一出来便扑向了其中的一名邪修,那邪修许是没料到他竟然会唤出穷奇,想要退开,可却仍慢了一步,一条手臂就那样硬生生的被上古凶兽穷奇给撕扯了下来。

    “嘶!啊……”那被硬生生扯下一条手臂的邪修终是忍不住的惨叫出声,手臂被那样撕扯出,鲜血滴落,血肉模糊,痛得他脸色瞬间惨白一片,凌空而立的脚步也因此而踉跄一下,险些从半空中摔了下来。

    “咔嚓,咔嚓……”穷奇口中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那从那名邪修身上扯下来血淋淋的手臂三两下的就被它咬碎吞进肚子,未了,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角,嗜血的目光紧盯着那头皮发麻的邪修,不用沐宸风交待,它低吼一声,再度扑上前去。

    “呼!”

    火麒麟张嘴便喷出了一道火焰,飞扑上前的身影如同一道火光一般的掠过,锋利的爪子一亮而出,对准了那其中的一名邪修,邪修一惊,迅速闪避而开,同时,手中利剑一挥,凌厉剑气泛着阴寒的气息袭出,袭向了火麒麟,火麒麟往上一跃,避开攻击,再度扑上去,锋利的爪子在对方的胸口划出了深深的几道血爪子,由于它的爪子带着火焰,瞬间,烧焦的气味伴着那修士的惨叫在夜色中响起。

    “啊……”

    一场场的战斗,一次次的厮杀,似乎永无止境,那些黑衣人杀了又出现,似乎,杀不尽的一样,随着时间的流逝,夜空中的明月渐渐的隐去,东方的升起的一缕鱼白微微照亮了天空,清晨,即将到来,然,这一夜的厮杀,却还没停止,浓郁的血腥味弥漫在风雨楼之中,以及,它的周边,那一地的尸体,有风雨楼护卫的尸体,也有着邪修的尸体,一具具的相叠着,凌乱的倒着……